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71章 这般嚣张?

第371章 这般嚣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撒娇似的直接缩进了他的怀里:“我倒是想不急,给空了一个月的时间出来,还以为肯定充足的,但是现在看来,时间实在太不够了,要准备的东西太多,我想不忙都不成。”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脸:“有什么可忙的?要忙也是那些姑娘们忙,有你什么事儿?又轮不到你登台。”

    心禾抬头轻瞪了他一眼:“就算不是我登台,这可比我登台还辛苦!”

    若是她登台,倒是简单了,毕竟这些她都会,从前也是常年接触,没什么难的,可这些姑娘们不一样啊,她们从未接触过这些,要接受就要花一段时间,还得自己琢磨着练习,费劲的很。

    但是即便如此,心禾也是必须要将一个月后的花魁大赛办的妥当才是,绝对不容许半点将就。

    “那你说说哪里辛苦?”穆侯楚轻声笑道。

    他知道这小丫头这会儿就是要吐苦水的,若是不让她说,她这会儿心里还不定怎么憋屈呢。

    心禾便道:“你说,我得教她们吧,那些新鲜的才艺,她们其实也没接触过,我还不是教一个两个,我是教一大群!我今儿还没教呢,就只单单挑了个人,就把我眼睛给挑花了,接下来,还得安排乐师,编曲,编舞,准备花魁大赛的表演戏台子······噢!还有个最重要的事儿,服装!这可是大事儿啊,这次的服装,也得让我一手包办,不然她们自己准备的衣裙肯定是不适合的,唉,实在是麻烦的很!”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你不必这般辛苦的。”

    心禾却缩在他的怀里嘟囔着道:“我乐意,既然我已经选择了去做这件事,就必然要一鸣惊人!否则,我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心安的。”

    穆侯楚笑了笑,她的性子,他又不是不知道,便也不再多说什么:“罢了,随你去吧,我还拦得住你不成?”

    正说着,便见门外传来叩门声,听着这么中规中矩的叩门声,心禾便知道肯定是凌风,穆侯楚虽说来了这连安镇,却也半点不空闲的,凌风几乎每日都会拿到从京城来的消息和公文,等着穆侯楚过目。

    心禾从穆侯楚的怀里抬起头来:“罢了,我也不跟你说了,我去看看小北去。”

    “嗯。”

    心禾推门出去,果然凌风已经躬身在外面等着了。

    “参见夫人。”

    心禾点了点头,便往前院去了。

    现在天气还正热着,小北最怕热了,屋里摆了一大盆冰块,心禾进屋便便瞧见他和小柴火正玩儿冰块呢。

    “我还以为你正用功呢,原来就贪玩。”心禾笑着进来,语气里却是没半点斥责的。

    小北吐了吐舌头,撒娇似的道:“我才没有,先生安排的功课我都做完了,这才歇一会儿的,小柴火能作证!”

    小柴火慌忙将刚刚玩儿冰块玩的通红的手藏在了身后,有些心虚的样子。

    心禾笑道:“罢了,你们两个玩儿的到一块儿去也好,省得我担心什么。”

    本来还怕他们两相处不愉快,现在看来,大概也是多虑了。

    “你们玩儿吧,别总玩儿冰块,当心冻坏了手,怎的没出去找狗蛋他们玩?”

    小北闷声道:“狗蛋这几日正忙着他们家的地里的活儿呢,也没功夫跟我玩儿。”

    心禾摸了摸他的头:“也是。”

    正说着,便见季东脸色有些不好的进来了。

    心禾诧异的道:“大哥怎么了?”

    季东这种人,心里根本藏不了事儿,什么情绪都是写在脸上的。

    “我方才从作坊那边回来呢,就看到那个季秀兰,招摇的回村来了,趾高气昂的样子,像是谁都看不起!碰见了我,还奚落了一番,真真的······”季东气恼的道。

    心禾诧异的道:“季秀兰?她招摇什么?”

    小北扯了扯心禾的袖子,才道:“姐姐不知道吧,季秀兰在姐姐当初去京城不久,就嫁人了。”

    季东“呸”了一声:“什么嫁人?就是给人当妾!咱正经人家的闺女,谁去给人当妾的?真要当了妾,那也是怎么也抬不起头来的,她倒好,还招摇的要命,真以为自己算什么东西了!”

    心禾好笑的给季东端了杯茶,让他顺气:“我还当什么事儿,原来就这么点儿小事儿,还能让大哥气成这个样子?她自己瞎威风,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季秀兰会去给人当妾,我一点儿也不奇怪,她这样的眼高手低的人,能嫁什么好东西?”

    “岂止是当妾啊,她可是给一个快入土的糟老头子当妾!”季东满脸的鄙夷之色:“罢了罢了,不说了,我现在说起她就烦!”

    心禾笑道:“这可是大哥在这儿生气呢,不搭理就是了,何必为了这种人气着自己?”

    季东气恼的道:“可她还······”

    “她怎么了?”

    季东看了一眼小北和小柴火,这两孩子十分识趣的出去了。

    季东这才道:“她还奚落你,说的话难听至极,反正我是气的不行!”

    心禾听到这个,便突然问:“大哥,丁氏呢?”

    “丁氏?你怎么突然问起她来了?”

    心禾秀眉微蹙,有些事大哥不知道,丁氏此前去过京城,还被送进了公主府,故意被公主拿来给她难堪的,丁氏对她的事情便是了如指掌了,她若是多嘴将什么事儿说出去,怕是不安逸的很。

    心禾便干脆问道:“秀兰到底说我什么了?”

    季东咬牙道:“还能说什么?就说你新婚当日被夫君抛弃了,自己还恬不知耻的追出去找,最后死皮白赖的将那相公请回来的,她这张嘴,跟她娘一样恶毒!”

    心禾听着这话,倒是半个字也不和她京中的事儿沾边,以季秀兰这个蠢货的性子,她若是知道什么,必然就说出来了,没有说,那就是不知道?

    大概也是丁氏从公主府放出来的时候,就受了威胁,半个字也不敢对外说吧。

    心禾放心了几分,这才闲适的问起来:“季秀兰这是当了谁的妾?这般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