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75章 想什么

第375章 想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吴掌柜深吸一口气,似乎是被心禾此时的眼神给震慑到了,也似乎是心不由自主的开始想要相信她了。

    只是面上,却依然做出将信将疑的样子

    “哦?”

    心禾笑了笑:“吴掌柜,这归林居大乾到处都有分楼,连安镇的归林居,说到底,其实也只是个分楼而已,真正的主楼,还是京城的归林居,吴掌柜虽说是给人打工的,但是吴掌柜难道就没有一点野心,想要将连安镇的归林居,做到全国最火吗?”

    这话敲在吴掌柜的心头,让他心都跟着蠢蠢欲动。

    “今日我便将这话放在这里,我的花满楼,日后大乾上下,只此一家!绝不可能到别的地方开分楼,那么我唯一能合作的人,也只有吴掌柜一个人而已,这个机会,只要吴掌柜有,其他地方的归林居,可都没这个机会的。”心禾弯了弯嘴角,才道:“吴掌柜还是先回去好好考虑吧。”

    吴掌柜抿了抿唇,面色严肃,沉思着道:“也好,七日后,我再给季姑娘答复。”

    “吴掌柜慢走。”

    书兰送着吴掌柜出去了,一直在一边淡然的喝茶的穆侯楚这才道:“你这嘴皮子倒是越发的厉害了,我看这吴掌柜的心已经偏向你了,若是不出意外,不足七****便要来找你。”

    心禾轻哼一声:“我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还做什么生意?”

    此时虽然送走了吴掌柜,但是不论穆侯楚,还是季心禾,都已经看的分明,吴掌柜迟早会回来找她的。

    穆侯楚却突然看着她道:“为何你说,花满楼只在连安镇开一家?”

    心禾抬眸看着他,眸子都亮晶晶带着神采:“我说过的,我要送你一座繁荣的城,比京城还要繁荣的城!”

    花满楼只是个开始,也是个吸引和聚集权贵名流的好东西,她要的就是全国只此一家!

    只有财富和名流慕名千里而来,连安镇的经济才能渐渐被带动起来,这个花满楼,就是个最好的引子!

    “这条路,可不好走,当真有信心?”穆侯楚看着她。

    心禾狡黠的眨巴了下眼睛:“我才不怕,大不了输了,你养我便是!”

    穆侯楚勾唇笑了:“你啊。”

    “京城那边,可有什么消息没有?”心禾突然有些紧张的问。

    她知道,穆侯楚虽说从京城离开了,但是却根本没有退出来,那个漩涡,既然卷入,便一辈子无法脱身。

    穆侯楚轻抚着她的头发:“京中的事,我自有分断,你不必多想什么,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想拼就去拼,输赢也无所谓,反正,我会养你的。”

    心禾忍不住咯咯的笑了:“当真如此,我可就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心禾其实现在也觉得,自己的胆子越发的大了,刚来这个地方的时候,虽说空有野心,但是事事都谨慎,也不敢太过招摇,总觉得这个时代总有这个时代的规矩,一旦不小心踩了红线,便会下场凄惨。

    所以她步步谨慎,半点不敢懈怠。

    可如今,她却胆子大了许多,因为她知道,她的身后,有个男人为她撑着一切,她就算失败,就算输了,她也不会一无所有,他,就是她的后盾。

    ——

    心禾和穆侯楚今日瞧完了宅子,便打算回家去了。

    季东见他们回来便连忙问:“那宅子如何?若是觉得不好便慢慢选,反正也不着急的。”

    心禾却笑道:“吴掌柜这次可是给咱费了心思挑的,我看了,整个连安镇也没有这么好的地段儿和宅院了,况且离崇德书院也很近,到时候小北跟着我们搬出去,上学也方便了。”

    季东笑道:“那就好,打算什么时候搬?我给你们搬!”

    心禾拉着季东坐下:“大哥别忙活了,我们到时候雇几个人帮忙搬一下就成了,哪儿劳烦的了你?咱家现在也不比从前了,有什么苦活儿重活儿的,大哥只管请人做,别总是事事躬亲的,累着自己。”

    季东挠了挠头:“我这一个乡野农夫,真享不起这个福,还是自己来吧。”

    心禾这才忍不住笑了:“也罢,我们明日就搬过去,等收拾整理好了,到时候再摆个暖房酒,请大哥和大嫂过去。”

    “成!”

    ——

    心禾这几日都忙的不停,今日总算将这宅子的事儿给定下来了,心里也安稳了几分,想着明日就要搬了,到底还是不放心季东置办的田庄和山头,便瞧着今日天清气朗的,就去看看。

    书兰和小玉自然也是跟着,她们两现在几乎是季心禾走哪儿跟哪儿,心禾也已经习惯了,便也不多说什么。

    这一路上看着田园庄稼,书兰都忍不住啧啧称奇:“夫人从前生活的地方,竟然是这般,之前老夫人总跟奴婢哭说夫人小时候委屈了,奴婢现在瞧着这一望无际的田野,和宁静的生活,倒是觉得夫人从前也算不得委屈的。”

    小玉轻嗔了她一眼:“你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还是少说两句吧,你是如今跟着夫人一来就住了那么好的宅子,才觉得夫人从前不委屈,要知道,夫人从前可不是住的这么好的房子,即便安宁,即便环境好,但是也穷啊,日子可艰难着呢。”

    书兰讪讪的看着心禾:“啊?”

    心禾牵了牵唇:“小玉说的没错,乡下人家的孩子,比富贵孩子的确多了自有和散漫,却独独少了最重要的东西,钱。”

    书兰有些呆呆,似乎不怎么明白。

    心禾便笑道:“罢了,你这妮子,是乐元侯府的家生子奴才,从小就跟在老夫人房里享福,便是寻常富裕人家的小姐也过的不一定比你好,你自然不懂,小玉八岁才进乐元侯府,之前也是吃过苦头的,所以她懂。”

    书兰嘟囔着道:“夫人果然还是嫌弃了奴婢了,早知道如此,奴婢从前小时候就该生在农家,多吃些苦头,不然夫人也会怜惜奴婢了。”

    小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了点书兰的脑袋:“你这脑袋,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