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76章 只是个奴婢

第376章 只是个奴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先去那边的田庄上看看吧。”

    “是。”两人应了声,随即跟上。

    谁知心禾没走几步,便忽而脸色一变,抓着书兰和小玉侧身一闪。

    恰恰躲过一辆刚刚冲着她们疾驰而来的马车,书兰惊的脸色都瞬间惨白了,看着那辆疾驰而过的马车,心里顿时后怕,方才若是没有躲过去,怕是不被撞死也得被马蹄子给踩死了吧!?

    马车却突然停下,先是那赶车的小厮殷勤的跳下马车,给搬脚凳,随后便是两个丫鬟下来,一个恭敬给挑开车帘子,一个恭敬的扶着车里的人下来,瞧上去规矩倒是严的很。

    一个穿金戴银的女子从车内招摇下来,很是挑衅的扬唇笑了笑,虽说端着架子,少了几分从前的乡土气息,只不过一出口,那尖细的声音一如从前,刺耳,又尖酸。

    “呀!倒是我不小心,竟险些让这马车撞到了人,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去追你那抛弃你的夫君去了吗?”季秀兰说着,还很是做作的捏着帕子在嘴上挡着笑。

    心禾面色已经冷了一截:“好一个不小心,季秀兰,多日不见,你胆子长进了不少啊。”

    季秀兰眸光一闪,似乎是想起了从前季心禾的手段,心里不禁有些惶恐,但是又想到如今自己的身份,心里便是又狂傲了不少,更别提,她本就对季心禾怀恨在心,如今终于轮到自己翻身的日子,怎能轻易放过?

    “什么胆子不胆子的?我的马车方才不过是不小心险些撞到你,你竟也这般小肚鸡肠,这会儿还要跟我记仇不成?”季秀兰冷哼一声。

    她身边的小丫鬟立马狗仗人势的掐着腰,壮声势一般的大声道:“你可知道她是谁?这可是孙家的九夫人!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出言不逊!”

    心禾挑了挑眉:“我便是出言不逊了,你一个奴才又能拿我如何?”

    那小丫鬟原以为这杨罗湾就是个穷乡僻壤的乡下,必然几乎全是农民,几个乡巴佬,有什么可怕的?还不是肆意叱骂。

    这次算是头一次随着季秀兰回乡下的娘家来,这一路上,她也是使够了威风的,哪个人不是对她颤颤巍巍?一时顺风顺水的多了,便得意的忘了形,此时突然面对这般不按常理出牌的季心禾,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你······”小丫鬟原本还想骂回去,可话到了嘴边,最后还是被季心禾凌厉的气势给憋了回去,游学惶恐的想看季秀兰。

    季秀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骂道:“没出息的东西!”

    心禾秀眉微蹙,抬手挡了挡头上的太阳:“这酷暑的天气,一会儿到了正午,怕是更晒了。”

    书兰连忙拿了伞出来给她打着:“夫人。”

    季秀兰原本还想向季心禾炫耀自己如今的威风,可此时才突然想起来季心禾这女人也赚钱的很,她有的,季心禾一样也不差!

    这不免让季秀兰心里越发的不自在了。

    心禾无心跟季秀兰这种角色多费口舌,毕竟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这样的女人,还不够资格让她放在眼里。

    书兰给她将伞撑起来,她便要转身离去。

    季秀兰便阴阳怪气的道:“别以为自己开了个小铺子便得意了,在我们孙家的眼里,那点子小生意,根本不足挂齿。”

    她身边的小丫鬟立马邀功似的跟着帮腔:“那是,我们孙家,可是连安镇数一数二的富户,整整一条街的铺子可都是我们家的!可不是寻常商户人家能比的!”

    心禾幽幽的笑了笑:“竟然这样厉害?”

    季秀兰听不出季心禾语气里的讥讽,反而越发得意的扬了扬头:“那是,你这种小商人,我见多了,哪个登门不是巴巴的求着我们孙家办事?还真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呢!”

    心禾笑容里的讥讽之色越发的深了几分:“求着孙家办事,又不是求着你一个贱妾办事,你得意个什么?”

    季秀兰的脸色“唰”的一下子全黑了,死死的瞪着季心禾:“你!”

    心禾摇了摇头:“季秀兰,我现在没心情跟你浪费时间,你也最好有点自知之明,不要惹我,不然最后死的太惨,你可别怪我。”

    心禾说着,眸中冷光乍现,露出森森然的小白牙:“我记得约莫半年前,我离开这里之前,教训了你娘一顿,不过当时忘了你,眼下·····兴许是个好机会。”

    季秀兰闻言便是浑身一颤,忽而想起当初季心禾一身美艳的嫁衣,就这么一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女人,眸子里渗透着最阴冷的眸光,一手掐着丁氏的脖颈,像个蛇蝎美人。

    季心禾的手段,她见识过,所以这辈子都不想尝试!

    季秀兰转头看了看自己身后这两个胆怂的小丫鬟,便顿时来气的很,恨恨的瞪了她们一眼,这才气恼的转身而去:“我们走。”

    看着季秀兰在丫鬟们的簇拥之下仓促爬上马车的背影,书兰都忍不住道:“方才瞧着她那嚣张的样子,还以为她多厉害呢,还骂她的丫鬟没出息,她这被夫人三言两语一骂就吓成这副样子,跟她那些丫鬟有什么两样?”

    心禾弯了弯嘴角,掀起一抹轻嘲来:“她跟那些丫鬟,自然是没什么两样的。”

    妾,对外说的好听点,叫一声九夫人,说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个身份高一点儿的奴婢,即便是生了孩子,孩子也是不能叫她母亲的。

    这也是为什么,乡下家世清白的贫寒人家,是宁愿穷,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去给人当妾的,毕竟是个很没脸的事儿。

    也就季秀兰这种人,能把这当个宝贝。

    眼瞧着季秀兰都爬上了马车,车夫一挥马鞭,马车便要绝尘而去。

    心禾却依然在原地定定的站着,目光落在那辆马车上。

    小玉便道:“夫人怎么还不走?这日头越发的大了,时间长了当心中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