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78章 不是好惹的

第378章 不是好惹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难不成这奴婢未来是打算抬为姨娘的?

    一众奴才们不禁稍稍抬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被夫人如此抬举的奴婢,果然姿容极好。

    可若是当真要抬为姨娘,那夫人怎么也不该直接将管家大权全都给了她呀?难不成是夫人太过怯懦?

    可方才就瞧了一眼她那身姿和气场,却又不像呀。

    众人一时间心思难测,一时间竟也不知该如何想才好。

    小玉单单看了一眼他们那滴流乱转的眼珠子,便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眸光一凉:“都到前院去等我。”

    “是。”众人忙不迭的应下,不敢多说。

    心禾已经随着穆侯楚进了府,便直接往主院去了,这宅子院子也不少,留一个住下人,一个院子她和穆侯楚住,还有个院子给小北,估计还能空下不少,等着以后想想有什么用处再说吧。

    她现在也没什么闲工夫来管这些。

    此时前院,二十多个奴才们早已经恭恭敬敬的等在了外面,小玉将心禾的行李都安置妥当了,这才姗姗来迟。

    她也是故意晾着他们的,这些新买来的奴才们,虽说面上瞧着都怯生生的样子,但是骨子里的心思如何,尚且不得而知,心禾让她好生调教,她自然不能随意对付了去。

    若是调教的不好,让这些人以为主子好糊弄好欺负,便是懒散懈怠,更有甚者居心叵测,恩威并施,才能让这些人真正的服从。

    小玉这一晾,便将这些人晾了差不多半个时辰。

    就这么站在前院里,一开始还都恭恭敬敬的,后来便渐渐的有人开始受不了,躁动了起来。

    “哎这小玉姑娘什么意思啊?将我们晾在这儿,自己却不知去做什么去了,耍主子威风不成?”有人忍不住低声窃窃私语。

    “什么主子威风?她不过是个奴婢,夫人都没说什么呢,我看她八成是故意让咱难看,哼!”

    “谁知道呢?她一看便知道是夫人身边的红人,还是当心些的好。”

    小玉在不远处看了一会儿,暗暗记下了几分躁动不安的人,这才走出来:“让大家久等了,夫人吩咐了,你们交给我来安排。”

    众人立马应下:“是!”

    “夫人不是寻常的女人家,并不会拘谨于闺阁后院之中,况且,我们府中只有夫人一个女主人,府中没有别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所以夫人将府中的事儿交给我打理,也只不过相当于让我做一个管家而已,夫人不愿意做这些,只不过是夫人没有这个闲时间,你们最好看清明些,不要肆意的揣摩或者耍小聪明,我们夫人脾气没那么好,到时候真的惹了事儿,惹到了夫人,别怪我没事先提醒你们。”

    小玉这话一出,众人都忍不住一个寒颤,连声应是。

    小玉这才接着道:“好了,今日起就开始分派任务,你,你,你还有你们几个。”

    小玉看似随手指了几个人,那几个人立马喜忧参半的站出来,有些诚惶诚恐的等待着小玉的后话。

    却见小玉道:“你们以后负责外院的粗使杂活儿。”

    那些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

    小玉冷冷的看着他们:“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如此吗?”

    “奴才们不知!”吓的他们全都偶跪在地上。

    小玉幽幽的道:“方才我让你们等了半个时辰,可你们却不耐烦,可见你们还需多多调教,如此不知规矩,还是从最下层的奴才做起,省得日后得意忘形。”

    众人登时瞪大了眼睛,后背都渗出一阵冷汗,竟然等待也是个考验?!

    小玉凉凉的看了他们一眼,便不再想多说什么了,直接道:“罢了,其他的人跟着我进内院来。”

    “是。”余下的人都不免悄悄松了口气,心里暗叹自己幸好方才耐得住性子,安心等着,没有多嘴多舌也没有坏规矩,更是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出差错才是。

    小北下了学,便径直回到了这新宅里,新宅又大又漂亮,他喜欢的不得了,便是功课也忘了做,拉着小柴火在宅子里到处跑,到处瞧。

    心禾听说了此事便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罢了,随他去吧,他现在也是越发的孩子气了。”

    书兰笑着给心禾倒了杯茶:“从前夫人总说,季少爷因为小时候过的不好,所以性子沉闷,行事也总是怯怯的,现在季少爷反而性子活泼了许多,这是好事才对。”

    心禾看着外面小北拉着小柴火疯玩儿的样子,也不禁笑了:“也算是弥补他从前的亏欠吧,现在我瞧着他玩的开心,反而比看着他学的刻苦更高兴些了,这孩子可怜的很,我也不忍心对他苛刻,只要不是犯法犯忌,读书的事儿,也随他自己的心愿就是了,不强求。”

    便是贪玩,也不打紧。

    书兰笑道:“有夫人这样的好姐姐,怕是不知是季少爷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不知多少人要羡慕了,夫人这般真心待季少爷,季少爷自然是懂事的。”

    心禾笑了笑:“旁人再羡慕,我也只疼他一个。”

    书兰却道:“哪里只疼一个了?以后夫人生下了小公子,可不是有的疼?”

    心禾闻言便是面上一红,嗔笑道:“你这丫头,从哪儿学来的?竟也会拿这种事儿来打趣我了?”

    书兰却是一本正经的道:“奴婢可不是打趣呀,夫人和爷成亲了许久了,想必也该要有动静了,等日后小公子小小姐出生了,夫人可不得好生疼爱?”

    心禾唇角轻轻扬起,低下头轻笑,孩子?若是以后,当真有了孩子,她自然是将他疼到骨子里,和小北一样疼。

    心禾起身,缓缓的走到了门前,抬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新宅,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子从未有过的安然和希望,花满楼已经开始筹办,她搬进了新家,看着院中小北和小柴火玩闹,这样一派安逸又安详的日子,又充满对未来的希望的日子,她似乎好久没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