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81章 不会怠慢

第381章 不会怠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哎呀,东家来啦!快快进来,方才姑娘们还在说起呢,有些地方要向东家再讨教一二,正好来的可巧·······”陈娘话还未说完,余光一扫便瞧见了跟在心禾身后进来的阿怜。

    陈娘的脸色顿时都变了,怔了一会儿,这才扯出笑来,更谄媚的道:“这位是东家的朋友?模样可真俊呐!”

    她当了这么多年的老鸨,看人的本事最厉害不过,瞧着这个美丽的女人,便觉得不是池中之物,一时的错愕也是难免的。

    心禾却是笑了笑,道:“将姑娘们都叫来,我有事要说。”

    “有事?”陈娘不免又多看了一眼阿怜,心里总觉得这事儿是不是跟这位姑娘有关,心里不免又激动了几分,忙不迭的跑去叫人去了。

    一众姑娘们听闻东家来了,便蜂拥而出,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在大堂里齐全了。

    心禾笑道:“今日我来,便是要给大家介绍一个新朋友。”

    心禾转头看向阿怜,这才道:“她叫阿怜,以后,便是我们花满楼的姐妹。”

    那老鸨一双眼睛都瞬间亮了起来,这么漂亮的姑娘,她家东家从哪儿找来的呀!?

    可······阿怜?

    陈娘双眸微眯,狐疑的道:“这名字听着倒是有几分耳熟。”

    突然不知是谁叫了一声:“是京中的那个第一名妓,阿怜姑娘吗?”

    陈娘眼睛也倏然一亮:“啊对对对!我想起来,京中的确有个第一名妓,也是叫阿怜的,不知这位·······”

    陈娘充满期待的看向季心禾,似乎心都几乎要跳出来了。

    心禾笑着点头:“正是,这位就是方才从京中赶来的阿怜姑娘,日后大家要多多照顾了。”

    众人都是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陈娘更是惊呆了一般的怔在了那里,眼睛里的色彩变幻莫测,几乎让她缓不过神来了。

    是京中的阿怜姑娘?

    那位蝉联十年的第一名妓,竟然屈尊到了连安镇,还到了这小小花满楼来!?

    那若是真的如此,花满楼不火,才是天理难容了!

    阿怜眼波流转,唇角轻勾,轻轻福了福身,便觉得姿态万千:“阿怜在此见过姐妹了,日后,还承蒙各位多多关照。”

    陈娘激动的几乎说不出话来,凑到季心禾的跟前道:“这,这么一尊大神,东家是如何请来的呀?”

    心禾笑了笑:“我和阿怜姑娘也算是在京中的相识,如今阿怜姑娘顾念往日情谊,特意从京中赶来,便是为了支持我们花满楼,我们花满楼有了阿怜姑娘坐镇,自然是如虎添翼,陈娘放心。”

    陈娘连连点头,兴奋的不能自已:“太好了!太好了!哎呀,阿怜姑娘快别站着,这边坐,这边坐!”

    陈娘显然自己都有些紧张,她虽说是这家花楼的老鸨,但是这辈子都没走出过连安镇,对于京中这位传奇的女人,也只闻其名,未见过真人,今日一见,只觉得倍感殊荣,半点不敢轻怠了。

    心禾看着大家道:“今日我来,便是要让大家先认识一下阿怜姑娘,她不远万里前来为我们花满楼坐镇,也是情深义重,阿怜姑娘的到来,会给花满楼带来怎样的利益,我不说大家也知道,毕竟阿怜姑娘的名气,几乎全国皆知。”

    心禾顿了顿,便看到有些姑娘们脸色略带失落之色,接着道:“或许大家会觉得,来了这样一个人物,难免抢了自己的风头,但其实不然。”

    这话一出,姑娘们的眸光又稍稍亮了几分,翘首以待的等着心禾接下来的话。

    反应格外大的,自然还是画娆如绿那头牌了,毕竟她们原本是花满楼的招牌,如今阿怜一来,必然是要退位让贤的,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

    心禾接着笑道:“我特意开这家花满楼,真正的目的就在于让这家花楼成为一个百花齐放的地方,大家想必也都知道的,我此前就说过,我从一开始,便给你们设定了你们合适的人设,让花满楼的姑娘们,尽量展现千姿百态的美丽来,这就是我想要的。

    阿怜呢,虽说美,但是她毕竟只能占万千美人骨之中的一种,她可以成为我们花满楼的招牌,但是我们花满楼的招牌,却不应该只有一个,而是有很多个!大家的人设不一,所针对的客人自然也不一样,大家是没有太大的竞争关系的,唯一想要出头的,便只有依仗自己的实力,我言尽于此,大家好好想想。”

    心禾这话一出,画娆便首先站出来道:“画娆自然是听从东家的意思!”

    如绿等人也跟着应声。

    毕竟心禾说的是有道理的。

    心禾这才笑了:“好了,见过了,大家也算是了解了,从此阿怜就是我们花满楼的一员,也算是贵客,切莫怠慢了。”

    “是。”众人应声,此时的情绪,显然比之方才要轻快多了。

    心禾便带着阿怜往二楼去:“我带你去看看我给你准备的房间。”

    上了二楼,总算是清静了许多,心禾推门进去,便问道:“你觉得如何?若是哪里觉得不好,我再让人改改。”

    阿怜却是点了点头:“我瞧着还好,比我在京中的还好些,心禾你费心了。”

    心禾笑道:“毕竟是贵客,我怎敢轻怠了去?”

    阿怜笑了:“我从前只觉得你脑子里的鬼点子多,也是个魄力的人,不然经商也不会这么顺利,今日一瞧,却发现我到底还是低估了你了。”

    心禾挑了挑眉:“此话怎讲?”

    阿怜笑盈盈的道:“你不单单有魄力,有头脑,还会看人心。”

    心禾笑了笑:“这也算本事?”

    “自然算的,今日我来,花满楼的姑娘们其实或多或少都有不高兴,你能这么轻易的安抚她们,便是一种本事,这大小花楼我见得多了,里面勾心斗角厉害着呢,向来一山不容二虎,你今日这么一说,便让她们不怕自己被盖了风头,这种看人心的本事,我自愧不如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