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85章 不让他省心

第385章 不让他省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险些将嘴里的一口茶水喷出来,慌忙将手上的茶杯给塞给了小玉:“先拿到柜子里收着去。”

    小玉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夫人方才找奴婢讨凉茶喝的时候可没这么慌呢。”

    心禾瞪了她一眼:“还不快去!一会儿让他知道了,我定把你给招出来。”

    小玉吓的脸都白了:“夫人你说好不招奴婢的。”

    “我现在该主意了。”

    小玉这会儿哪儿还敢耽搁?忙不迭的将东西给收拾起来,生怕牵连到自己身上。

    好在小玉动作还算快的,总算赶在穆侯楚进屋之前将茶杯给藏到了里间的小阁里,左右一会儿茶杯给放热了,也察觉不出来了。

    随着一叠声儿的“给爷请安”。

    穆侯楚便迈着大步进来了。

    心禾笑盈盈的道:“你回来啦?我听她们说你今日出去了一整日,可是又有什么事儿忙吗?”

    “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州府那边一点琐事。”

    穆侯楚如今好歹担着一个平阳王的名头,整个禹州都是他的封地,若是有什么事,自然还是得让他过问一二。

    不过这些事他也不想说出来让心禾跟着烦心,他家小媳妇如今为了一个花楼,整日里忙的脚不沾地,他瞧着就够心疼的了,哪儿还舍得让她操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穆侯楚说着,便习惯性的捏了捏她的手心,心禾正想再多问几句,毕竟穆侯楚总什么事儿也不让她操心,她怎么也不能太安心。

    谁知穆侯楚却突然眉头一蹙:“手怎么这么凉?”

    心禾突然眉心一跳,却强忍下心头的一抹慌乱,面不改色的道:“啊?是么?大概是刚才我用凉水洗了手吧。”

    真是坏事儿,方才她端着冰凉凉的凉茶喝,因此手都给弄冷了,不过大热天的也没什么不适,所以就给疏忽了,真是老马失前蹄!

    “大热天的,什么凉水能把手给冰这么凉?”

    心禾眨巴了下眼睛:“哪里凉了?”

    穆侯楚眸光从桌上扫过去,凉飕飕的看着她:“回来多久了?”

    心禾一时莫不清楚他这话问的什么意思,她也算是会算计人心的了,但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觉得她那点心思是怎么都算不过他去,咬了咬唇,便谨慎的道:“约莫半个时辰了,怎么了?”

    穆侯楚唇角掀起一抹凉丝丝的笑:“回来这么久了,也没上茶?”

    心禾瞪圆了眼睛,佯装淡定的道:“我不渴!”

    穆侯楚捏着她手心的手微微用力:“哦?大热天的在外面跑了一天,回来屋里也不上杯茶,是你不渴?还是那些奴婢们疏忽了?”

    小玉闻言便是面色一惊,急忙“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奴婢不敢。”

    穆侯楚挑了挑眉:“那茶水呢?”

    心禾拼命的给小玉使眼色,可这素日里机灵的不得了丫头,此时却是慌的不成样子,哪儿还想的起来看季心禾的眼色,被穆侯楚的气势给吓的不打自招:“在,在,在······”

    “在烧呢!”心禾急忙打断了小玉的话,讪笑着道。

    穆侯楚单单扫了小玉一眼,便大概知道了情况,淡声道:“你先下去。”

    小玉一听这话,便如蒙大赦,慌不择路的跑了下去。

    待到房间的门给关上了,穆侯楚才似笑非笑的掀了掀唇:“现在都学会骗我了?”

    心禾咬紧牙关,摇头:“没有!”

    “莫不是要等着我让人将你这屋里的凉茶给搜出来先?”

    心禾这才软了气势,扯着他的袖子说好话:“我就喝了一杯,还没喝完呢,你就回来了。”

    穆侯楚捏着她的下巴:“到底几杯?”

    心禾只能老实的道:“三杯。”

    穆侯楚无奈的摇头,虎着脸道:“你怎的这般贪凉?上回多喝了凉茶,咳嗽了半夜,你当你这身子骨多能折腾?越发的小孩子气!”

    心禾弱弱的道:“没咳到半夜吧。”

    穆侯楚眸光一凉,她立马道:“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以后不喝了就是了!”

    瞧着这委屈的模样,穆侯楚面色缓和了许多,心里顿时觉得无奈,她现在是越发的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法子对付他了。

    瞧着如今这明目张胆的犯了错还敢这么狡黠的装委屈的小妮子,谁能想到一年前,她对自己如何也束手无策气急败坏的样子?

    她真是自己命中的克星,栽在她的手里,他便是想翻身都不能了。

    “我还能信了你?”穆侯楚话虽这么说着,但是面色已经缓和了许多了。

    心禾显然也是看出来了,便越发的有恃无恐的道:“你看看我身边的小玉和书兰都听你的话胜过听我的话了,我哪儿还敢不听话?”

    一边说着,还嘟囔着道:“再这样下去,我这身边还不如不带丫鬟了。”

    “我看你今日跟她串通一气的也挺成功,若非我察觉你手凉了,怕是根本发现不了今日之事。”穆侯楚凉飕飕的道:“以后你们想瞒着我什么事儿,岂不是易如反掌?”

    “我也就背着你偷喝了几杯凉茶,还能瞒着你什么?”心禾好笑的道,这男人,较真起来也真是没谁了!

    穆侯楚却是轻哼一声,不再说话。

    若是让旁的男人盯上了她,她也瞒着自己,他岂不是也一无所知?

    不过这话他肯定不能告诉媳妇儿,不然她肯定又得骂他多心。

    他多心不多心他心里清楚的很,大手一勾将她带入了怀里:“罢了,下不为例,再不许喝这么多冰的了,趁着盛夏不好好养养身子,等着入了冬,更麻烦。”

    这个小女人,真是半点不让他省心。

    心禾连声应是,反正眼下若是不答应,自己也讨不到好果子。

    ——

    现在花满楼的一切准备工作都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归林居那边为了给花满楼藏着掖着他们的举动,也是配合的暗地里往花满楼那边准备着,季心禾一日未说公开,花满楼便一日只能“颓圮”的让众人忽视。

    吴掌柜虽说配合着,但是心里其实已经着急了,三不五时的来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