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89章 等不及了

第389章 等不及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吴掌柜话还未说完,心禾便打断了他没完没了的聒噪:“我也正是想着时间不多了,所以今日我来,便是特意来找归林居帮忙宣传,毕竟归林居现在也算是连安镇最大的酒楼了,客流量也大,短短三天,算是能起到最好的作用的地方了吧。”

    吴掌柜立马道:“有什么要我做的,你只管说!我现在直接去公告所有人,花满楼三日后开张,办花魁大赛!”

    吴掌柜早就想说出去了,憋到今天也是不容易,直接就要起身往外面冲。

    心禾好笑的道:“吴掌柜还是坐下吧!您着什么急?直接公之于众,虽说是个法子,但是宣传力度不够大啊,花满楼从前是个什么名声?根本无关痛痒的小花楼罢了,这个快要倒闭的小花楼重新开张,你真说了,又有几个人会放在心上的?”

    吴掌柜愁眉苦脸的道:“这倒也的确是个问题啊。”

    随即抬头看着季心禾,便又笑了:“我在这儿愁个什么劲儿?你今日来找我,必然是有了万全之策了的。”跟季心禾合作,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动脑子!

    心禾笑了笑,便扬了扬手,书兰紧忙送上来一卷画。

    吴掌柜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画卷:“你送我一副画做什么?”

    心禾笑了笑,道:“这可不是一般的画,也不是送给吴掌柜的,只不过要在归林居借挂几天。”

    说着,书兰和小玉便一人牵住画卷的一头,徐徐展开,这画卷长达三米,高一米,这么骤然展开,还真是大的很。

    画卷之上,画着身姿各异的各色美人,或妖娆,或清纯,或恬静,或清冷,连同身上的服饰都没见过一般,只是这栩栩如生的美人们,在这画卷之上显得这般动人,美的千姿百态,让人几乎移不开眼。

    随着那画卷的展开,吴掌柜也顿时怔在了那里,嘴皮子哆嗦了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

    “这,这是什么?”

    心禾看着那画卷上风姿各异的美人们,唇角轻勾:“花满楼的百美图。”

    吴掌柜呆呆的道:“这是花满楼的姑娘?花满楼我从前也是去过的,怎么从前不是这样啊?”

    心禾轻笑道:“被我调教了一个月的姑娘们,还能跟从前一个样儿?”

    吴掌柜激动的道:“好啊!好啊!真是太好了!”

    就这么些他看都看不过来的美人,花满楼若是不火,才真是天理不容!

    “这画中的人物,我也都标了名字,到时候这副巨作,便挂在归林居的大堂正中,来往宾客都可以看,若是感兴趣,三日后花满楼的花魁大赛,自然会来。”心禾笑道。

    心禾其实还是很有信心的,虽说只是画上的人儿,但是她们身上新颖又漂亮的衣裙怕是就能吸引不少人,再加上被她调教之后的气质,也和从前全然不同了。

    这可是她请的最好的画师帮忙一个个画的人物写生,姑娘们穿着她准备好在花魁大赛那一日要表演才艺用的衣裙,做出最凸显自己气质的造型,让画师们一一画下来,才绘成了这么一副百美图。

    吴掌柜突然眼睛一闪,指着这画作正中的一个美人道:“这个美人,我瞧着面生的很,容貌如此惊艳,我不应该没见过啊。”

    若是连安镇有这等绝世美人,怕是早就家喻户晓了,怎会在花满楼默默无闻?难不成是这画师用力过猛,瞎画的?

    心禾却是笑着摇头:“吴掌柜应该知道她是谁。”

    吴掌柜愣了愣,又仔细的看了看,忽而见她的旁边附上的名字“阿怜”。

    吴掌柜眉头微蹙:“这名字,怎么觉得耳熟。”

    心禾声音清幽,带着几分得意:“连续十年夺得魁首的京城第一名妓,名动全国的阿怜姑娘,吴掌柜耳熟也不算奇怪。”

    吴掌柜眼珠子都差点儿瞪出来:“你,你,你说她是······阿怜姑娘?!”

    心禾笑着点头:“正是,她,可是我最大的一张王牌。”

    吴掌柜惊喜的道:“你竟然还能把她给请来?!她,她,她真的·····”

    “她就是阿怜,我这次去了京城,和她相识,她有心追随我,也有心报恩,所以才来到这里,于我于她,都是个机会吧。”

    吴掌柜哈哈大笑了起来:“难怪我说你怎么半点不着急,你竟然连阿怜都请来了!好好好!这次的花满楼,算是真的有好戏看了!”

    “吴掌柜将这画作挂到大堂上去,若是客人问起,还得有劳吴掌柜帮忙解释一下,”心禾说着,便指着那画作正中央的上方的一排字“八月十五,看花满楼百花争艳,夺魁大赛!京城第一名妓阿怜姑娘坐镇恭候!”

    “这排字,旁人估计也不会看不到,但是该解释的还是得由你来,不然大家不一定信,吴掌柜经商多年,这口才我应该是能放心的吧?”

    吴掌柜连连点头:“放心吧!这事儿就包在我的身上了,你都安排的这么好了,我若是连这么点儿小事儿还做不好的话,岂不是白活了这么些年了?”

    “那就有劳了。”心禾笑道。

    “嗨!这算什么有劳?花满楼的酒席现在是归林居包办,咱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吴掌柜爽朗的笑了几声,便立即拿着画卷出去了。

    显然已经是等不及了。

    心禾看着吴掌柜这急匆匆的身影,轻笑一声,是啊,她其实,也快要等不及了。

    “出去看看吧。”心禾说着,便慢悠悠的出了雅间,站到了二楼的走廊上,正好能看到下面大堂的情况。

    吴掌柜正大声指使着几个小厮小心的将那画卷给横挂到酒楼大堂最显眼的位置去。

    “哎哎哎!都给我小心着点儿,若是碰坏了分毫,我可饶不了你们!往这边儿点儿,哎好,好好好!”

    许是吴掌柜动静大了点儿,有些客人不免跟着看过来,笑道:“吴掌柜这般宝贝的样子,是哪位大师的巨作不成?”

    吴掌柜神秘兮兮的笑道:“哪位大师的倒是其次,关键在于,这画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