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90章 气她做什么

第390章 气她做什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哦?这画中的人······”客人们正疑惑着,转头便看向了横挂在大堂正中的百美图,忽而眼睛一亮,连话头都打住了,只顾着细细的看。

    “哎!这百美图不错啊!我从前倒是没见过这么多风姿各异的美人,这美人身上的衣裙,也实在是······”一个男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才接着道:“诱人。”

    吴掌柜嘿嘿的笑道:“这些美人,可都是咱们这儿的真美人!”

    “真美人?不可能吧!咱们这儿的美人,我大都看遍了,怡红院那边的姑娘们个个儿姿容过人,却也没见过这般·····”男人顿了顿,似乎在组织词语,想了好一会儿,才道:“这般新鲜的。”

    “这些,都是花满楼的姑娘!”一个大老爷眼尖的看到了这百美图上方的几个大字,便喊了出来:“花满楼百美图,三日后花魁大赛,竟然还有京城第一名妓阿怜姑娘!?”

    这一语惊奇千层浪,有些人惊的筷子都差点儿掉了:“阿怜?哪个阿怜?是那个名动京城的阿怜姑娘?”

    那大老爷激动的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这个阿怜啊!这上面写着呢,就是她!说是到时候还要跳贵妃醉酒!”

    全场又是一片哗然,阿怜的名声是满满传扬全国的,这惊为天人的贵妃醉酒一支舞,却是瞬间龙卷风一般的席卷了全国,短短两个月过去,连同连安镇这边都有了耳闻。

    “此话当真?!不会是假的吧?阿怜姑娘在京城混的好好的,跑到咱这偏远小镇来做什么?我怎么就不信呢。”有人半信半疑的道。

    吴掌柜摸着胡子笑道:“反正我确定她来了!信不信由你们,三日后花满楼花魁大赛,便能一睹阿怜姑娘的芳容,还能看到那一鸣惊人的贵妃醉酒,何乐而不为?”

    “哎!这上面哪个是阿怜姑娘?!”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问了。

    “这还用说?自然是最中间的这个!姿容最为出色,身姿也是曼妙绝伦,真真的绝色!”

    “哎哟喂,还真是,美的呀!我想起来我此前收藏了一副友人从京中给我带回来的一副阿怜姑娘的画像,跟这个就是一样的!阿怜姑娘果然来了!”

    整个酒楼瞬间热闹了起来,大堂下面闹哄哄的一片,就这么一副百美图,就已经足以让人震惊了。

    心禾站在走廊上往下看去,看着人群之中不时爆发出来的惊叹,唇角都不禁轻轻勾起。

    “夫人这一招倒是管用的很,自己不发一词,反而达到了最好的宣传效果,照着这个架势,怕是不出三日,花满楼的大名就要传遍整个连安镇了吧。”书兰笑道。

    “说再多,还不如直接让他们看看,花满楼如今的实力,不输连安镇任何一家花楼,如今这一切,也是应得的。”

    正说着,便瞧见走廊上也涌出了不少从雅间里出来的达官贵人,显然是大堂的动静太大,也惊扰了这楼上的人。

    看来今日归林居是好好儿的热闹一番了。

    “哎哎哎,那大堂里挂的什么啊?我听说是百美图,是照着真的美人儿画的?真的很漂亮吗?”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最大,情绪也显然最激动。

    “你自己不会看啊,阿怜姑娘都亲自坐镇了,还能差了去?”

    “京城第一名妓,阿怜姑娘竟也来了!”男人失声尖叫了一声,兴奋的恨不能从二楼翻下去似的。

    心禾看着那男子,忍不住蹙了蹙眉:“这人是谁?”

    书兰呆呆的摇了摇头。

    小玉低声道:“奴婢听说,是孙家唯一的嫡孙,孙小少爷。”

    心禾挑了挑眉:“不会是季秀兰嫁的那户人家吧。”

    “正是。”

    “呵!”心禾嗤笑一声:“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倒是还真的见了世面了。”

    此时走廊上涌现的人越来越多,心禾也无心再多呆了,冲着书兰使了个眼色,便转身往楼下去,效果达到了就足够了。

    吴掌柜远远的瞧见心禾下楼来了,也无法抽身出来送她,心禾便冲着他稍稍点头,算是示意了,便直接走了。

    谁知到了酒楼门口,正打算上马车,便瞧见一个熟人。

    “哟!我说是谁,原来是心禾啊,难怪瞧着这么眼熟。”季秀兰皮笑肉不笑的道。

    季心禾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转身上了马车去。

    季秀兰就这么被无视了,心里自然是不甘心的,气的正要继续挑衅,心禾却骤然回头,凉飕飕的看着她:“季秀兰,我可是警告过你别惹我的,现在你该庆幸我忙的很,没功夫搭理你,不然什么下场,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季秀兰被那眼神吓的缩了缩脖子,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直到心禾的马车已经绝尘而去,季秀兰这才反应过来一般的跳脚了:“她这算什么意思?我可是孙家的夫人!比之她能差到哪儿去?她竟敢威胁我!”

    一旁的小丫鬟却是怯怯的不敢说话了,这位季姨娘不也就只敢在人家走了之后才骂几句么。

    ——

    “夫人现在直接去花满楼吗?”小玉问道。

    “嗯,”心禾点点头,还有三天,如今宣传工作算是做起来了,迫在眉睫想的花魁大赛和开业大吉,她自然是半点也不敢懈怠的了。

    小玉抬眼便瞧着心禾若有所思的样子,问道:“夫人难不成是在生气那位季姨娘?”

    心禾却是摇了摇头:“我气她做什么?我哪儿有这个闲工夫?只是今日,突然想起来,这孙家在连安镇算的上是首屈一指的富商,也不知,到底是做的什么生意,如今我们在花满楼上下了功夫,跻身连安镇富商之中,这些个人,怕是免不得都得打交道的。”

    心禾说着,便道:“你改日去查查清楚,不单单孙家,还有连安镇但凡有权势的人家,都把底细给我查清楚。”

    小玉低头应下:“是。”

    ——

    三日后。

    这一日,便是花满楼正式开业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