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93章 谁教你的?

第393章 谁教你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哎哟!”

    小玉拧着其中一个的衣领子,用力一甩,便将他给强迫转了身。

    一张小脸惊吓过度,眼睛都瞪的老大,讪讪的笑着:“呵呵。”

    小玉眉头一蹙:“小北少爷?”

    心禾已经起身走过来了,看到小北面色也是一沉:“你来做什么?”

    小小年纪不学好,还敢往这种地方来了?

    方才险些都要溜走的小柴火,此时也讪讪的回来了,站到小北的身边,两人对视一眼,这才认错似的低下了头:“我们错了。”

    “现在你们这胆子越发的大了,什么地方都敢乱来?才几岁就喜欢往这种地方跑了?”心禾在这事儿上可不会纵着他,拿出了姐姐的架势和威严来,显然是要生气了。

    小北连忙道:“我不是,不是想来这里玩,我只是想着姐姐今日来看筹备了一个月的花魁大赛,我便也想来看看,也怕姐姐一个人在这里,万一受欺负呢?我听说,花楼最乱了,穆楚哥哥又没回来,姐姐一个人大晚上在这里,我不放心。”

    心禾眸光扫过小柴火,小柴火低着头不说话,显然是默认的意思。

    心禾这才稍稍消了气:“你们这两个小家伙,还担心我?真有事儿我还不得护着你们?”

    小北却不服气的道:“小北也开始学武了,小北也会保护姐姐的。”

    心禾笑道:“就小子还是护好自己吧。”

    “姐姐不生气了?”小北眨巴着眼睛,试探的问道。

    心禾虎着脸道:“谁说不生气?小孩子家家的,往这种地方跑什么?都给我回去!”

    “姐姐让小北留下吧,小北真的只想陪着姐姐,小北什么也不看!”小北连忙道。

    忽而外面传来一声锣响,随即便见陈娘欢喜的上台高声道:“欢迎各位爷前来本次的花满楼的花魁大赛!今夜花魁大赛,正式开始!”

    心禾眉头微蹙,现在花魁大赛就要开始,继续跟他们两纠缠也没时间了,只能沉声道:“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但是不许看,小孩家家的,养成坏毛病来!”

    “嗯!”小北本就无心多看,他就是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在这儿。

    “小玉,看着他们两!”心禾说罢,便转身往窗口走去,坐到了窗口喝茶看戏。

    随着花魁大赛开场的锣响声响起,大堂已经完全热闹了起来,哄闹声不断。

    陈娘抬头看了看心禾这个方向,心禾便点头示意,陈娘这才清了清嗓子道:“接下来,便要说说本次花魁大赛的竞选规则!”

    “什么规矩啊?赶紧的开场吧,还磨叽什么啊?”台下一阵吵闹声,大家都是冲着那百美图来的,哪儿还耐得住性子看这么个半老徐娘在台上呆着?

    可陈娘倒是半点不生气,反而看着大家这么急切的样子,心里越发的觉得喜滋滋的了,甩着帕子笑道:“知道各位爷们等的着急呢,但是咱这次的规矩,跟以往不一样,大家还是听一听的好。”

    “什么规矩?”

    “这次的花魁大赛啊,花魁的评选资格就掌握在各位大爷们的手中,到时候各位大爷们人手一张票,投了哪位姑娘,便是哪位姑娘胜出,到时候清票,谁的票数多,谁就是今晚的花魁!”

    众人眼睛一亮:“嘿,还有点儿意思。”

    陈娘笑道:“现在开始,花魁大赛正式开始,谁能成为花魁,决定权可是都捏在大家的手上,大家可得擦亮眼睛,好好儿选,可别给我们花满楼选出个差的来,砸了招牌才是。”

    “哈哈哈!有意思!好!赶紧开场吧。”台下果然一片叫好声。

    陈娘瞧着这效果不错,这才欣慰的抬头看了一眼心禾。

    心禾掀了掀唇,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端起茶杯来,喂了一口清茶。

    书兰好奇的问道:“这规矩是夫人定的吗?客人选不一定能选出最好的吧,让专业的乐师和舞师来做评判,不是更正规吗?”

    “开个花楼,最终也就是为了给人寻开心,说白了,娱乐罢了,何必要这么死板较真?花魁是谁,又有什么重要?”心禾淡声笑道。

    书兰挠了挠头,有些不明白了。

    小柴火却突然开口道:“让客人们来选择,给了客人权利,客人便有了参与感,看的自然会更认真,热情也会更高。”

    书兰眼睛一亮:“原来是这样?”

    心禾挑了挑眉,转头看去:“谁教你的?”

    小柴火和小北都被安排到雅间的最里面坐着,没有办法看到外面的场景,但是外面说话的声音,却是能听的清楚的。

    小柴火抿了抿唇,道:“我猜的。”

    心禾笑了:“你倒是聪明。”

    小柴火垂下了头,没再多说。

    心禾看着他,唇角轻勾,这孩子,倒是个可造之材。

    随着一阵急促的舞乐声响起,画娆的舞蹈正式开始了。

    在舞台之上,心禾特意准备了一个大大的帷幕,陈娘下场,便拉上了帷幕,让人看不清台上的情况,此时骤然再次拉开,台上便已经站了九个美人,唇角含笑,笑意里却带着骄傲和清高。

    身着黑色短裙,露出了修长的大腿,似乎轻轻一阵风吹过,便能掀开那裙子。

    台下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倒吸凉气的声音,还有咽口水的声音。

    “这,这,这就是百美图里的美人!”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声。

    全场便如同炸锅了一般,激动的都红了眼,原本看着图都觉得美艳了,却不曾想,亲眼看到活的,更为刺激!简直不可置信!

    “哎呀,我是记得的!我记得的!”

    “那个白裙子的是谁?”

    台下的人眼睛都要看直了,八个黑短裙的姑娘们分别站在两侧,而独独站在最中间,最前面的白裙姑娘,却背对着他们。

    尽管背对着,可看着这妖娆的身姿,便知必然是个绝色!

    就在全场突然要吵吵起来的时候,乐曲声和缓了下来,鼓声越发的明显了,一下一下的有节奏的敲着。

    那白色短裙的美人也随着节奏一下一下的舞动了身姿,幅度不大,偶尔一个侧头,能看到那隐隐若现的侧颜,勾的台下的看客们魂儿都要没了,巴巴的咽着口水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