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97章 撞破了大事儿了

第397章 撞破了大事儿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前面的孙家少爷正迎面走来呢,瞧见季心禾突然转过身去,显然也是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若是寻常时候兴许也就算了,但是这会儿他情绪正糟糕着呢,就想着找个由头撒火。

    直接就指着季心禾的背影大声道:“你什么人?!”

    心禾淡然的转身看了他一眼,似乎只是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随后便径直走了。

    她上次得罪他的时候,是男装,这次是女装,还戴了面纱,孙耀文这种蠢货自然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便是这一眼,就让这位孙少爷给惊艳的怔在了那里,虽说她只露了半张脸,但是却也足够惊艳,那么一双水灵的眼睛,岂会是一般的寻常美人?

    孙耀文这般好色之徒,又怎么舍得放过?

    立马就要追上去:“这位姑娘······”

    小玉沉着脸挡住了他:“这位少爷请自重,我们夫人素来不与外人多说话。”

    听到“夫人”二字,孙耀文的脸色变了一变,抬头看着季心禾毫不留念的转身离去的背影,心里顿时遗憾的不行,嘴上却骂道:“妈的,好容易瞧见个漂亮的,竟还嫁人了。”

    其实若是心禾打扮平凡,她嫁人不嫁人他都不怕的,只是一看她通身的气派便知道家境不凡,身边还带着两个小丫鬟,想必不是轻易能招惹的人家,孙耀文这才打住了念头。

    小玉紧跟着心禾走了,心里却是一阵嫌恶。

    孙耀文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女人的背影,啧啧道:“这么好的货色,我从前竟没瞧见过,咱连安镇的美人,还真是不少啊。”

    一旁的小厮陪着笑脸道:“那可不是,花满楼的那些姑娘们,从前也没觉得这么漂亮啊。”

    一说起花满楼,孙耀文便是一阵来气,那次花魁大赛,他就被那小白脸绑到了城外硬生生吹了一夜的风!孙耀文想想都觉得恼火,狠狠的瞪了那小厮一眼。

    那小厮这次发现说错了话,暗恨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连忙讪笑着道:“少爷这等艳福,想要哪个女人不是轻而易举的?”

    随即压低了声音道:“那个·····九夫人,还等着呢。”

    孙耀文的脸色这才好了些许,冷哼一声,抬脚便往那雅间去。

    心禾此时已经下楼了,书兰跟在她身边没好气的道:“那个什么孙少爷,真真的倒胃口,方才夫人都走了,他还盯着夫人看呢,那眼神······”

    心禾扫了她一眼:“跟这种人纠缠什么?”

    她现在时间紧的很,没有什么功夫跟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费劲?

    书兰讪讪的闭了嘴,便也没再说什么了。

    吴掌柜将她送到了门口,便没再送,心禾带着小玉和书兰便要上马车去。

    谁知刚刚撩开马车的帘子打算进去,抬眼便看到了一辆熟悉的马车。

    心禾秀眉微蹙,这马车怎么这么眼熟,好像是······

    季秀兰的马车?

    心禾眸光一闪,眼睛都不由的轻轻瞪大了几分。

    季秀兰的马车她见过,就是这辆,当时她也不过扫了一眼,没想到竟有了印象。

    心禾转头看了看这归林居,心里突然升起几分不对劲来。

    小玉瞧出了心禾的犹豫,问道:“夫人怎么了?”

    心禾放下了马车的帘子,转身下车来,道:“季秀兰也来归林居了。”

    小玉一时也听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歪着头想了想:“她来了又如何?反正和夫人也没碰上。”

    心禾却蹙着眉头道:“怎么会这么巧,孙耀文在这里,她恰好也在这里,我记得上次我来,碰到季秀兰的那次,孙耀文也在这里。”

    季心禾经常来归林居,那是因为她是这儿的东家,收账谈事儿自然事情多,这孙耀文和季秀兰怎的也三不五时的就来,还恰好两人同时都在。

    若是这两人没什么关系,她倒是也不会多想什么,关键是,季秀兰是孙家的九姨娘,孙耀文是孙家的孙少爷,这两人,总是同时出现在这儿,太莫名其妙了吧?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儿,心禾向来比一般人都警觉,此时总觉得不对劲。

    小玉面色微微一变,压低了声音道:“那夫人的意思是·····”

    “我进去看看,你们在外面守着。”心禾其实也猜不出来,倒不如直接去看看。

    “是。”小玉不动声色的福了福身。

    她也知道季心禾功夫好,想让人发现几乎也难,可她和书兰两人跟着进去,只怕打草惊蛇。

    心禾进了归林居,吴掌柜正在柜台呢,一瞧见她也是一愣,连忙迎上来道:“怎么了?还有事儿忘了交代?”

    心禾低声道:“方才孙耀文进了哪个雅间?”

    吴掌柜这才想起来季心禾说的是方才拦了季心禾的路的那个孙家少爷,也来不及多问什么,便愣愣的道:“景字房。”

    心禾点点头,便转身上了楼。

    她脚步刻意的放轻了,旁人几乎听不到,顺着一排回廊走过去,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景字房,四下看了看没什么人,便站在门外听了起来。

    “你还记得来找我?我可听说,你近日里流连在那花满楼,恨不能不回家了,那些个狐媚子东西,把你都哄的团团转的吧!”

    心禾眉头一挑,是季秀兰的声音,果然这两人是约好了来的,只是这季秀兰的声音,带着几分娇嗔是什么意思?

    心禾心里微微一动,她今日莫不是正好撞破大事儿了?

    孙耀文将季秀兰拉入了怀里,一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摸着,哄的十分敷衍:“谁说的?花魁大赛那****都没去,花满楼那些狐媚子,我后来去瞧了一眼,发现个个儿都不上道,跟你没法儿比!”

    花魁大赛那日不是他没去,是去了被季心禾派人给扔到了城外,之后那些花满楼的姑娘他不是没看上,而是看上了,却花不起这个钱买一夜。

    花满楼的姑娘们现在身价倍长,个个儿大几百两银子,甚至上千两银子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