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99章 多动动脑子

第399章 多动动脑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段澜还未听完便直接打断了他:“回绝掉。”

    青云顿了顿,硬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去了,苦着脸道:“少爷这般,小的都不好跟夫人交代了,夫人这些日子为了少爷的婚事也操心的很,少爷年纪不小了,再不成婚······”

    段澜一个清冷的眼神扫过去,青云说话的声音便越发的弱了,最后便渐渐没了声音。

    段澜将剑和擦汗的手帕扔给了他,大步往屋里走去:“回绝掉。”

    青云站在原地,还有些怔忪,良久,才伤神的叹了口气,段澜的改变,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

    快的让人措手不及,也让人瞬间难以接受。

    就连青云这般从小陪着他长大的小厮,也没法子接受。

    从前那个眸光清澈见底少年,那个只钟爱读书,一身清新的书生气的少年,如今变的,让人难以揣测。

    自从那一日,心禾姑娘大婚,少爷去了回来,沉闷了一夜,便成了这般,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也很着急,后来问老爷,老爷便沉着脸说让他自己好生沉淀一下想清楚就行了,不必多管。

    可谁知,有些事情,怕是这辈子都难以清楚。

    青云又叹了口气,这可该如何是好?

    这上门的婚事一桩接一桩,可回回都换来他一句“回绝掉”,少爷的心思他再明白不过,可那人已经成婚了,她的夫君还是那样一个人物,为何至此还放不下心里的执念呢?

    段澜练了一早上的剑,此时已经浑身大汗淋漓,奴才们早就准备好了热水,他泡在浴桶里,没了事可做,思绪便又不由自主的开始往一些往事上飘。

    那双清澈又纯净的眸子,如今再无昔日的明亮,似乎是一夜之间长大了,也似乎是一夜之间,黯然失色了。

    心禾,心禾。

    这个名字似乎刻进了骨子里,想忘掉,谈何容易?

    在这一段感情里,他输了一败涂地,他为何输?因为他手段不比穆侯楚狠辣?因为他权势不够穆侯楚厉害?还是因为,他晚了一步?

    段澜自嘲的轻笑一声,或许都有吧,愿赌服输,这也是天经地义,但是有些事,不是认输就能结束的。

    这心口的一刀血口子,就算痊愈,也得留道疤。

    想要真正的痊愈,唯有赢回来。

    段澜眸光渐渐凌厉了几分,骤然从浴桶里出来,披上了衣裳,便阔步出去。

    他的房内,挂着一盏漂亮的花灯,那是当初他在福满楼的诗会上为她夺下的一盏花灯,他至今还记得她拿着那盏花灯巧笑嫣然的模样,那是他送给她唯一的礼物。

    可却在她离京之时也未曾想起带走,依然孤零零的被挂在她当初在京城住的那个小宅子里。

    这也是他上个月去那宅子里,才发现的。

    段澜伸手摸了摸那精致的花灯,唇角牵扯出一抹轻嘲的笑,她果然是这世间最绝情的女人,说了拒绝,便可立即与你划清界限,连一盏花灯都不愿意带走,在她的心里,他真的就这么一文不值吗?

    上一次,是他输了,可下一次,却不一定了。

    段澜转身便拂袖而去,气势已经清冷了许多,再不看那花灯一眼。

    ——

    这些日子花满楼名声高涨,心禾便已经转的盆钵满溢,但是她却无心止步不前,反而想要趁着这个热度,再做一桩大买卖!

    不过这一桩,也不是小事,她还是得细细的筹谋,自然也不能轻率了去。

    却在此时,陈娘匆匆来了。

    心禾听到通报,秀眉便是轻轻一挑,她的身份是谁,整个花满楼只有陈娘一人知道,为了隐蔽起见,基本是不让陈娘来找她的,这才她匆匆赶来,怕是出事儿了。

    “东家!”陈娘一脸焦急的进来,抬头便瞧见一身清雅的牡丹裙的季心禾,一时间怔忪的险些忘了说话。

    这是她头一次见季心禾的女装,她从前虽说知道季心禾是女儿身,但是却也从未见过她做女儿家的打扮,也没想到,竟是这般天姿国色。

    陈娘做了一辈子的老鸨,却也难得见这般极品。

    心禾眸光微凉的扫过她:“何事?”

    气质虽说清雅,可气势却半点不柔软,反而带着几分韧劲儿,让人几乎不敢轻视。

    陈娘浑身一个哆嗦,这才察觉自己打探的目光过于****,险些忘了自己的身份,这位东家,可不是一个能单单看皮相的女人。

    陈娘暗自惊觉,随后垂下头匆匆道:“东家,怡红院最近瞧着咱们的势头大,也跟着学咱们的套路,把那些姑娘们打扮的,按着咱花满楼的路子来的,咱可·····”

    心禾轻哼一声:“树大招风,早想到了这一天,却没想到,这怡红院如此心急,这么快就将手给伸过来了。”

    “东家,这可如何是好啊?”

    心禾深吸一口气,才沉声道:“如何是好?想要学咱们的路子,也不是这么好学的,再好看的衣裙,也得要适合的气质的人去配才能撑得起来,随便谁都能穿的?”

    就算选对了,不好生调教,让她们懂得按着自身设定的气质去展示,也是徒劳。

    不然她费这么多心血做什么?

    陈娘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的样子,却还是有些胆怯的道:“可毕竟,咱才刚起步,就有人开始这样······”

    心禾沉声道:“此事暂且不必担心,他们抄也抄不到什么,那些舞,和歌,没有专人指导是成不了气候的,你就算不信我,也得相信画娆她们有这个本事留住客人,这么点儿小事儿就惊慌成这样,还特意跑来找我,我还要你做什么?”

    陈娘心里咯噔一下,急忙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多动动脑子。”

    心禾这才放缓了语气:“日后什么事儿,先自己好生想想清楚,不然,我可真的觉得这花满楼更适合一个精明能干的人了。”

    “是。”陈娘后背都出了一身冷汗。

    心禾这才道:“那你先下去吧。”

    陈娘这才急匆匆的走了。

    心禾的面色却依然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