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0章 拍死个人

第400章 拍死个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不论此事算不算大事,都至少说明了一点,已经有人按捺不住了。

    花满楼重新开业才不过这么几天的功夫,这么快就被盯上了,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她明白,也早做好了准备,花满楼要做大,被人盯上也是正常的,可独独没想到的是,这次来的这么快。

    看来,还是得早做准备了。

    正想着,便听到外面传来书兰的声音:“爷回来了。”

    心禾起身便迎了出去:“你回来了?”

    这些日子穆侯楚格外忙一点,怕是京中出了不小的动荡,让他也有些难以抽身。

    穆侯楚唇角轻勾,大手随意的搂住了她的纤腰:“怎么?想我了?”

    心禾轻瞪了他一眼,这男人,整日里就没个正行的。

    穆侯楚眸光柔和的很,抬手给她拨弄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不要总是让自己太劳累了,前些日子为了花满楼忙成这样,我也纵容你了,现在这花满楼都已经开起来了,什么事儿都不要太着急,慢慢来,嗯?”

    心禾抿了抿唇,穆侯楚果然还是知道她的心思的。

    她一心想要强大自己的势力,能够尽可能的帮扶他,所以自然显得着急了许多,可穆侯楚是谁?他这么多年走过来,何曾受过旁人丝毫帮助?他本就是天生的王者。

    但是心禾的心意,他也觉得暖心,至少自己的小媳妇是一心为自己的,单单这一点,他便愿意放手让她去做。

    可太过着急,最后受累的还不是她?

    “我知道了。”心禾闷闷的道,随即抬眼看着他:“京中那边,可有什么消息了吗?”

    穆侯楚随意的点头笑了:“没什么大事,沈家倒台,反而给了我安插在京中的朝臣一些空隙,你放心。”

    心禾这才点点头,放心了些许,朝中之事她没有怎么去管过,也没有刻意的去打听,可她万分信任她的夫君,不论天大的事,有他在总不会出任何岔子的,既然他说没事,那便是没事。

    心禾一颗心松懈了下来,便踮着脚尖勾着他的脖子笑道:“今日难得空闲在家,我给你亲自下厨好不好?”

    之前一个多月的功夫,为了花满楼的事儿,着实冷落了他不少。

    穆侯楚幽幽的笑着,一双手已经开始不安分了:“我觉得吃点儿现成的就好。”

    饶是她听不出这话里的意味,看着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眼神,季心禾也是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

    心禾脸上噌的一红,这青天白日的,这男人越发的不要脸了!

    心禾立马推开了他:“我这就先去厨房了。”说罢,便跟个小兔子似的跑的飞快,眨眼的功夫人影子都没了。

    穆侯楚轻笑着摇头。

    可随着她的身影消失在了眼前,穆侯楚唇角的笑容也渐渐消失,那柔和的眸光已经也被一抹凌厉之色替代,隐隐泛上了森寒的味道。

    “进。”

    凌风闪身进来,便被穆侯楚周身的杀气给震的心口一紧,忙不迭的跪下抱拳:“主子。”

    方才瞧着自家夫人出去的时候欢喜又羞怯的样子,还以为主子现在心情好的很,没想到,这位主子变脸比翻书还快,他恐怕这辈子的好脾气都用在了夫人身上,他们这些当下属的,怕是一丁点儿享受的福气都没有······

    凌风心里想着,不禁有些瑟瑟发抖。

    穆侯楚声音都清冷了许多:“京中探子来报,沈家倒台,皇帝明面上不做任何表示,可暗地里,却已经开始扶持段澜。”

    “段澜”二字出口,声音便更冷了。

    凌风骤然一惊,抬头道:“段阁老的三公子?”

    他不是从来不涉朝政的吗?

    怎会突然······

    电光火石之间,凌风想起从前的一些事,隐隐明白了什么。

    “这皇帝,如今倒是比之从前聪明了不少,段澜从前从未涉及朝政,皇帝暗中扶持,外界怕是半点都不会往他身上猜,等到知晓的那一天,段澜手中的权势,可就大了。”穆侯楚眸光微凉。

    还有一点没有出口的,便是段澜与他,本就算是有仇,皇帝一心要一个人帮他忠心稳固朝局,还需要一个尽心压制穆侯楚的人,段澜这个人选,便更适合了。

    凌风后背又是一身冷汗出来,试探的道:“那是不是,要直接除掉?”

    穆侯楚却是摇头:“他没你想的那么弱。”

    想杀段澜,并非那么容易。

    更何况,皇帝本就有心扶持一个忠心为他的人,这个人不是段澜,也会是别人,杀了一个,也会有第二个。

    与其再应对突发状况,不如面对这个已经有了底细的。

    “那主子的意思是······”

    “给我盯紧段家的动静!知会我们安插在朝中的官员,必要之时打压段家气焰,不动声色的打压,不必摆到明面上,至于这个段澜,”穆侯楚顿了顿,眸中染上一抹烦躁:“且再看看吧。”

    “是!”

    凌风得了命令,便要退下。

    谁知刚走到门口,便见穆侯楚突然道:“等等。”

    凌风心都跟着又揪紧了,他不是不知道这会儿自家主子心情是多糟糕,多呆一秒钟都有杀身之祸。

    “主子还有什么吩咐?”凌风抱拳道。

    穆侯楚眸光清冷,扫过他的时候便似乎让他感到一阵寒颤。

    “段澜的事,一个字也不许和夫人提。”

    凌风立即应道:“属下明白!”

    “下去吧。”穆侯楚这才沉声道。

    凌风快步退下,舒了口气似的抹了把汗,真是造孽啊!

    皇帝好端端的,用谁不行,非得用段家三少爷!单单提起段澜二字,主子便似乎一巴掌要拍死个人。

    一想到穆侯楚方才阴测测的脸色,凌风便忍不住一个寒颤,本来到了连安镇,主子这小日子过的滋润,脾性都好了不少,没想到这一朝回到解放前。

    心禾此时却是什么都不知道,她难得闲下来,屁颠屁颠的跑到厨房做了一顿饭菜,都是穆侯楚喜欢的菜色,磨蹭了半个时辰都还没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