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1章 一群蠢货

第401章 一群蠢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已经等的有些不耐了,做什么饭,好容易得来的这么半天空闲,她去厨房就浪费了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够他吃她好几次了!

    终于在穆侯楚快要等的受不了的时候,心禾端着菜进来了,书兰几个丫鬟们也帮着端菜,四菜一汤,桌上摆的满当当的,都是穆侯楚爱吃的。

    心禾笑嘻嘻的坐下,递了筷子送到他的手上:“喏,也让你感受一下你媳妇对你的宠爱。”

    穆侯楚原本被等待和段澜影响的心情一下子痊愈了似的,眼底的那点子阴郁都消散的感觉,唇角不由自主的上扬,看着她的眼神似乎要溺出水来:“嗯,以后多宠宠我。”

    ——

    随着夜幕降临,这连安镇的花街也随之热闹了起来。

    一辆奢华的马车缓缓的从花街上走过,能逛的起青楼的人,一般家底子都殷实,大富大贵的人在这里也是常见的,所以这么一辆马车,也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围观。

    反而是这马车里的人,随着视线在外面扫过的功夫,眉头皱的越发的厉害了。

    “这花街倒是热闹。”老头子面带厉色,冷哼一声,从马车上下来。

    那随从连忙点头哈腰的道:“自然是热闹的。”

    老头冷眼扫了他一眼:“热闹也是热闹的别人家的,怡红院最近的进账折了一半!你也有脸说?”

    那随从讪笑着道:“这不是那花满楼那边······”

    老头瞪了他一眼:“不是让你们学着那边的来吗?让你们学着那边的姑娘打扮,怎么回事!?生意怎么还是没有半点长进?!”

    随从擦了把汗,犹豫了许久,才为难的道:“这个,小的也不明白啊。”

    这老头便是孙家的当家人,孙老太爷。

    自从花满楼异军突起,一夜之间火爆全城,打的他一个措手不及,若是先前但凡知道一点儿消息,也能在它崛起之前做点手脚,谁知······

    孙老太爷想想就觉得怄气的很,只觉得这下头的人没眼睛也没脑子!

    现在这花满楼的风头力压怡红院,怡红院的生意更是一日不如一日,再不复从前下风光,进账都生生折了一半!

    孙老太爷如何不气?

    孙老太爷重重的冷哼一声,拂袖便往怡红院里走进去。

    怡红院的姑娘们都知道今日当家主人要来,一个个儿打起精神早就恭候着了。

    那老鸨见着孙老太爷来了,便忙不迭的将人迎进来,腆着脸笑道:“孙老太爷怎么亲自来了?”

    孙老太爷瞪了她一眼:“我不来?再不来这怡红院怕是要垮了!”

    孙家家大业大,名下产业极多,但是怡红院却是最大的一块肥肉,孙家将近一半的产业收入都来自于它。

    可见这青楼行业是多赚钱。

    如今最大的产业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孙老太爷不着急才怪了。

    老鸨脸色有些难看的讪笑道:“这个······”

    孙老太爷扫了一眼那些莺莺燕燕的姑娘们。

    老鸨连忙急于表现的道:“都按着老太爷的吩咐,让姑娘们穿着跟花满楼的那边的类似的裙子,您看看,这裙子多短,大腿都露了,还有这个,还露胸。”

    姑娘们也很是自觉的展示自己。

    孙老太爷这一眼扫过去,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

    这眼前的这一群,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低贱的窑子里出来卖肉!

    在这个时代,风尘女子分两种,一种是窑子里的女人,那种女人就是纯卖肉,不懂诗词歌赋,也不懂琴棋书画,只能用作床上解决需求,最低贱。

    可青楼的姑娘,却一个个养的娇气的很,按着大家闺秀养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都会,而且气质自然也是格外的好些,这样的妓|女,价值更高。

    怡红院是正儿八经的青楼,这里养的姑娘们,从前可是一个个气质脱俗,不然怎么能成为连安镇第一青楼呢?

    可现在呢?这不伦不类的衣裳穿在她们身上,看着她们可以的搔首弄姿的,跟那些窑子里的女人有什么两样?

    老鸨还很是不满的道:“我们这儿的姑娘们也这么穿啊,可这客人也没回来,看来花满楼那些狐媚子必然是还有什么下作的手段。”

    孙老太爷气的半死,抄起茶杯便砸了下去:“这都是一群什么东西!?”

    姑娘们吓的瑟瑟发抖,忙不迭的跪在了地上。

    老鸨急忙道:“这,这,这不是学着花满楼那边······”

    “花满楼的姑娘穿的这么难看?!”孙老太爷自己也是个男人,自然知道什么才是真的好看!

    “这什么裙子?你以为把寻常的长裙剪短了就是花满楼的效果了?就算是同样的衣裳,怎么花满楼的姑娘穿在身上就是矜持又高贵,你们穿着就成了那些窑子里的下贱货?!就你们这样,还想跟花满楼斗!?”

    孙老太爷气的直哆嗦,要知道,怡红院的姑娘们,都是从小培训长大的,那么好的底子,如今竟然成了窑子里的姑娘没差别的女人,他是心疼自己培养她们浪费的钱!

    老鸨也跪着了,姑娘们气的直哭。

    孙老太爷揉了揉太阳穴,也渐渐镇定了下来,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他也算是有些头脑的,这次花满楼来势汹汹,怕是根本不那么好对付。

    就算想学,也不好学。

    首先那些衣裙,粗粗的看上去就那么回事儿,但实际要做出来,却是难的很,看看自己的这些姑娘们穿在身上的不伦不类的东西就知道了。

    再者这气质,也差之太远。

    要跟上花满楼的步子,怕是根本没那么简单。

    孙老太爷深吸一口气,眸光也阴鸷了几分:“那花满楼的东家还是原来那个?”

    他有些不信,严重怀疑早已经暗地里换了人。

    老鸨忙不迭的道:“我好容易才从刘老爷那儿打听到的消息,刘老爷说,花满楼早已经换了主人了,就在一个多月前,但是接手的人是谁,他都不知道,也没见过面,外头也没有丝毫的风声,实在是······不好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