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4章 她想不到

第404章 她想不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不过这个原因显然还不足以让他以身涉险,跟自家爷爷的女人搞到一起去。

    他想要女人,多容易的事儿,何必这么偷偷摸摸的?

    可这季秀兰就是个有点儿手段的女人,进府之后,还真是靠着勾引孙老太爷,站稳了脚跟,如今孙老太爷最喜欢的就是她,什么事儿她偶尔吹吹枕边风,也是有用的。

    这么一个重要的女人,就可以给他带来些许利益了。

    所以孙耀文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以身涉险,反正他也不吃亏,季秀兰这妮子,在房事这方面,实在让人惊喜的很。

    这两人算是各怀心思,就这么凑到了一起。

    夜风习习,这后花园里安静无比,只能隐隐的听到那草丛里传来些男女交缠的声音动静。

    ——

    心禾今日收到了乐元侯府来的家书,是父亲亲笔所写,也没说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家里一切安好,让她不要挂心云云。

    心禾看着这家书,心里也稍稍安稳了些许,看来侯府里的那女人还没有做出什么事儿来。

    心禾说不担心是假的,虽说乐元侯和她相处也不过数月,但是好歹是她亲爹,还有她亲奶奶,府中还有一个藏的那么深的女人不怀好意,她自然是不放心。

    “夫人在想什么?”书兰瞧着心禾拿着书信迟迟没有说话,便忍不住问道。

    心禾摇了摇头:“没事,我正想着怎么回信呢。”

    书兰这才笑道:“夫人如今过的一切安好,回信自然简单的。”

    心禾牵了牵唇,倒是没说什么,书兰心思简单,有些是和她多说无益。

    京中那边的情况,穆侯楚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他在京中眼线无数,便是朝中重臣的府邸之中,也是有的,如今他虽说远在连安镇,但是京中有什么动静,他却是不会漏掉一丝一毫。

    但是他对她说的永远都是一切都好。

    心禾总觉得不信,朝中局势多么汹涌她是知道的,离京前就乱成那副德行,穆侯楚走了,没了人镇住,权势之争怕是愈演愈烈,心禾甚至总是隐隐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但是她想不到。

    心禾正想的入神,便忽而扫到第二页的信上的内容,眉头微微一挑。

    “你母亲有心让你的二妹妹跟段家结亲,只是段家那边也一直没有表态,言辞之间像是不乐意的样子,我说此事还是算了,但是你母亲却是坚持的很,觉得段家三公子是个好归宿······”

    心禾抿了抿唇:“段澜。”

    “夫人怎么了?”

    心禾秀眉微蹙,说起来,段澜也的确是到了该成亲的时候了,但是若是娶了她那二妹那等人,怕是日后不得安生吧?

    心禾想起之前在京城,那母女两个设计让她掉入湖里淹死的事儿,眸光都随之一凉。

    她又摇了摇头,不禁笑了,她担心这些做什么?段家那边也不是傻子,真要结亲必然也是打探清楚情况的,就算段澜真娶了,依着她现在和他之间的关系,她也不能说一句阻拦。

    心禾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为何,他们走到今日这步田地,她虽说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但是倒是也希望那个干净又纯粹的少年能找到一个合心意的女人,共度余生。

    思绪正想着,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小北的欢笑声。

    心禾便笑了:“小北下学了。”

    随手将书信递给了书兰让她收起来,顺便嘱咐了奴婢们去端解渴的凉茶来,还有糕点。

    “姐姐!”小北一进门便扑进了心禾的怀里,开心的道:“难得今日姐姐在家!”

    心禾捏着帕子给他的额上擦了擦汗,笑道:“一路疯跑回来的?瞧瞧你这一脑门的汗。”

    “我怕回来的晚了,姐姐又出门儿了。”小北嘟囔着道。

    “之前那是我太忙了,现在我不会那样了。”心禾心里也是一阵愧疚,小北从小缺乏母爱,黏着她也是把她当娘当姐姐的,她却总是忙于野心,没有时间多照顾他。

    穆侯楚说的没错,她的确得放慢脚步了。

    不然现在错过的,她真不知道日后该如何才能偿还的了。

    正说着,便瞧见小柴火也站在门口,低垂着头站着,也没有说话。

    “小柴火你进来呀!”小北冲着他招手。

    心禾笑了笑:“过来。”

    小柴火这才进来了。

    心禾将书兰刚刚端来的凉茶送到他的手上,笑道:“以后不必这么拘谨,咱家也没什么规矩,你和小北一起读书,陪着他玩儿就好了。”

    不知是这孩子懂事过头了,还是因为他长的和小北有几分相似,心禾倒是真不舍得用严苛的方式来对他。

    府里的奴才们自然都得恩威并施,让他们认清自己的身份,但是面对这么个孤苦无依的小孩子,心禾倒是不忍心。

    尤其他还懂事过头。

    小柴火微微黯然的眸子亮了亮,小心翼翼的接过了心禾手上的茶杯:“好。”

    小北缠着心禾道:“姐姐,过几日我们书院休沐了,现在天气这么热,我听说凉山那边凉快的很,还山清水秀的,好玩儿又凉快,咱去那边玩玩好不好?”

    心禾算了算日子,倒是觉得抽一天陪他也没什么,便点头:“好。”

    ——

    天色刚刚擦黑。

    花满楼便热闹了起来,莺莺燕燕的声音不绝于耳,嬉笑打闹声更是无处不在。

    对比花满楼的热闹,另外几家花楼,却显得清冷太多了。

    孙耀文摇着扇子大摇大摆的往里走。

    一进门便有姑娘们涌上来伺候:“孙公子来啦?怎的今日特意过来了?可要我作陪?”

    这孙少爷向来纨绔,出手也阔绰,是个好生意,姑娘们自然是争抢。

    孙耀文笑了笑:“我可没什么心思找你们,我今儿难得来,自然是要找最好的货色。”

    大家一听这话,便自觉没趣儿的各自散了,显然人家冲着头牌来的。

    头牌自然不需要自己在门口迎客揽生意的,头牌姑娘们都端端正正的坐在屋里,等着客人直接上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