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6章 幼稚的男人

第406章 幼稚的男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随即也不等她反应,直接抱着她就往外走:“你最好还是想想该如何补偿我,你可知我这段日子被你饿成了什么样儿?”

    心禾瞪圆了眼睛,急忙拍他:“你放我下来自己走!”

    穆侯楚却像是没听到似的,低低的附在她耳畔道:“前些日子我偶然得了一般画册子。”

    心禾闻言倒是愣了愣,不知道他说这个做什么:“什么画册子?”

    正说着,他便已经抱着她出了书房的门。

    门外站着书兰和小玉为首的一排丫鬟婆子们。

    心禾羞的将头扎进了他的怀里,穆侯楚倒是淡定的很,一出门便面色清冷了许多,大步出去顺着回廊往房里走。

    外面守着的奴才们一个个头低到了胸前,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等到大步回了房里,穆侯楚将她放在了床上,才接着道:“一个很有用的画册子。”

    心禾这会儿带着几分火气:“什么有用的画册子?”

    “我看了那画册子,才知道学无止境,从前也是我大意了······”

    心禾古怪的看着眼前这个一本正经的懊悔的男人,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谁知他顿了顿,便道:“我从前竟不知道房事还有这么多的姿势和花样。”

    穆侯楚从前也没有过别的女人,对于这类事没有半点热衷,同僚偶尔闲聊会说到这里,他也不怎么用心听过,所以和季心禾的第一次都算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可他一味地只知道横冲直撞,从未想过,这其中还有这么多的花样。

    所以这次得了这画册子,看完了才头一次觉得自己实在是愚笨了点。

    心禾闻言便是脑子一轰,只觉得气血上涌,一脚就要踹上去。

    穆侯楚笑的眸光幽深,轻易的抓住了她的小腿:“不急,咱现在有时间了,可以慢慢学。”

    “穆侯楚你不要脸!”

    “脸是什么?有你好吃么?”穆侯楚直接扑了上去。

    穆侯楚这次是饿狠了,把她折腾到半夜,心禾两腿都打颤了,可怜见的淌着眼泪,穆侯楚才总算是放过她。

    给她擦洗了身子,才重新抱回床上,轻抚着她的背:“好些了?”

    心禾转过身都不想理他,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个道理,男人是绝对不能饿的,尤其是这个男人。

    穆侯楚别的都依着她,就是不能依着她不理他,大手一搂便将她带入了怀里,轻声哄着:“是我不好,我下次不会这样了,以后我肯定知轻重。”

    心禾瞪了他一眼,语气都有些有气无力:“你现在是舒坦了,我呢?”

    “你若是不舒坦,便骂我好了,我由着你骂,可好?”穆侯楚笑的很不要脸。

    反正今日他占尽了便宜,期间还特意换了个花样试了一试,真是满足的不得了。

    心禾摸了摸肚子,才道:“我有些饿了。”

    “想吃什么?上次你还说想吃阳春面来着?或者我给你拿些你爱吃的糕点来?”

    “给我点儿蟹黄酥和桂花糕吧。”现在让厨房的忙活,厨娘兴许也睡下了。

    穆侯楚立马给她端来了,很是殷勤。

    心禾看着面前这个笑的一脸黄鼠狼的样子的丞相大人,真不知道外面那些人知不知道他这般不要脸。

    心禾一边吃着糕点,突然想起什么事儿来,便问道:“你可知段澜最近似乎是在议亲?”

    一听到“段澜”二字,穆侯楚的脸色便“唰”的一下全黑了:“问他做什么?”

    这语气都带着几分凉飕飕的阴冷。

    心禾连忙道:“我不是问他,我是听我父亲说,似乎是黎君颜有心嫁给段澜,所以我才问你的。”

    “黎君颜是谁?”穆侯楚语气依然是硬邦邦的。

    心禾:“······”

    心禾抚了抚额,才道:“就是我那个妹妹,孙氏的女儿。”

    穆侯楚想了想,似乎隐隐想起这么个人来:“她又如何?”

    他一想到他媳妇儿竟然还在问和段澜有关的事儿,他就满心的不高兴!

    心禾知道这男人别扭的很,又是个炸药似的,一点就着,便连忙安抚道:“我先前就与你说过,我觉得现在的乐元侯夫人,也就是我爹的填房孙氏有问题,我爹说,这亲事是孙氏有心和段家做亲,将女儿嫁过去的,所以我怕这其中有什么猫腻。”

    穆侯楚闻言面色也是微微一沉,当初心禾跟他说起孙氏有猫腻的时候,他便让人去查过孙氏,却也只是查出和沈家有关。

    如今沈家已经倒了,按理说孙氏也应该成了丧家之犬,背后应当是没什么势力了,她特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段澜,单纯点来说的话,兴许就是看中了段家如今日渐兴盛,可若是复杂的来说,或许,就有别的更深的意味了。

    毕竟如今的段澜,身份也是微妙的很。

    “此事我会留意。”穆侯楚沉声道。

    心禾这才点了点头,往他怀里又蹭了蹭:“我知道京中之事你不想我操心,我也没心思去管这些,反正你在我身边,我总觉得什么都安心。”

    穆侯楚原本微微泛酸的脸色这才稍稍好了些,却还是装作无意的问道:“那你得知此事,你就不在意段澜是不是真的会娶妻?”

    心禾哪里不知道穆侯楚这心里的一点儿小九九?这男人,素日里瞧着威严又冷静,睿智又腹黑的,但是回回一遇上关于她的桃花之类的事儿,就会变的幼稚又刻意。

    心禾强忍着笑,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亲:“我在意他做什么?左右我夫君不娶别人就好了。”

    穆侯楚眸底的阴沉之色彻底散开,勾唇笑了。

    他的小媳妇,果然心里只有他的。

    只是这些日子京中传来的一些关于段澜的消息,还是让他很不爽,段家如今的确在极力帮段澜找亲事,可不论媒人踏破了门槛,最终都是被回绝,穆侯楚一想到这里便是眸光阴沉,段澜回绝了这么多的亲事,无非就是不想娶!

    他不娶,难不成还等着季心禾不成?

    穆侯楚一想到这儿,就很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