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7章 算什么意思?

第407章 算什么意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次日心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昨夜被他折腾了半夜,后半夜心里又想着孙氏的事儿,这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的,总不安心,直到天色快亮了,才渐渐沉睡过去。

    这一睡,自然就起晚了。

    心禾醒了便有动静,书兰和小玉等丫鬟婆子们早在外面候着,一听到动静便推门鱼贯而入,端着洗漱的用具到了屋里。

    心禾揉了揉眼睛,看着自己身侧空荡荡的床,才打着哈欠道:“他人呢?”

    小玉道:“爷今日一早就出门了,特意嘱咐奴婢们让夫人多睡会儿,莫要打扰。”

    心禾看了看外面刺目的大太阳,脸上还是有些尴尬:“也不能到中午了也不喊我啊。”

    书兰笑道:“爷吩咐的事儿,奴婢们也不敢乱来,再说夫人想必是累着了,多睡会儿精神养养好才是。”

    心禾想起昨夜的事儿,做贼心虚的没说话了,只是起身穿衣了。

    书兰一边伺候心禾穿衣,一边道:“爷说他今日有要事,怕是回来的比较晚,还让夫人今晚不要等爷回来吃饭了。”

    “嗯。”心禾随口应下:“怡红院那边可有什么动静没有?”

    书兰笑道:“哪儿有什么动静?怡红院那边东施效颦,可偏偏又没学出个什么样子来,反而贻笑大方,一个个好端端的青楼女子,整的跟窑子里的娘们儿似的,听说这几日,都换回从前的衣裙了,可还是咱们花满楼一枝独秀呢。”

    心禾点了点头:“嗯。”

    小玉却突然道:“不过奴婢方才得知,孙家的五少爷前儿晚上去了咱们花满楼。”

    心禾挑选簪钗的手微微一顿,抬头道:“孙家五少爷?是那个孙耀文?”

    “正是。”小玉一边给她梳头,一边道:“不过孙家五少爷本来就是酒色之徒,向来最喜欢逛窑子了,当初花满楼开业那次他不就去了?这次又去,兴许也只是图玩乐。”

    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是如今心禾既然如此警惕,但凡有那么点儿风吹草动的,小玉还是得说给心禾听。

    书兰轻哼一声:“我听说孙老太爷都已经卧病在床了,还在鬼门关走了一遭,都这样了,这当孙子也是心大的很,还有心情逛花楼。”

    心禾双眸微垂,手上拿着一个流苏簪子心不在焉的把玩着,似乎是在想些什么,孙耀文这种草包,她本也不必放在眼里,但是如今这个节骨眼儿上,她就算草木皆兵,也不能放过一个。

    “他去找了哪位姑娘?”

    小玉道:“说是他一来便要找头牌,不论哪个都行,可画娆阿怜她们当晚都已经有客人了,只有一个巧巧还未有客人安排,可巧巧如今也算不得是头牌,所以那孙耀文其实也是有点儿不乐意的,但是后来还是将就了,进了巧巧姑娘的房。”

    心禾闻言便是点了点头,如此看来,便是压根儿没什么准备,只不过是想着胡乱找姑娘耍的罢了。

    就算是打着什么算盘,但是看着孙耀文这行事的草包废物作风,想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来。

    心禾道:“嗯,还是盯着点儿他的动静,还有·····巧巧那边也盯着点儿。”

    虽说觉得不足为惧,但也还是小心驶得万年船。

    书兰点了点头:“是。”

    ——

    如今穆侯楚要忙的事情也是多的很,禹州一带毕竟事情繁多,而且什么事儿在连安镇自然是不好解决,还是得去府城,从连安镇赶到府城,快马加鞭也得半个时辰,每日这么来回,路上就得浪费一个时辰。

    巡抚也曾胆战心惊的提过让这位大爷就在府城住下,这样也方便,可穆侯楚却是直接回绝,他的小娇妻在连安镇,他跑府城来住着独守空房?

    因为穆侯楚行事也非常低调,所以整个禹州一带,能见到他的真面的官员,也就只有知府以上的人才有资格了,所以整个禹州即便是知道,曾经那位叱咤风云的权臣穆相到了这里,却也没有多余的人能得见一面他的真面。

    “主子,京城探子来报。”凌风进门便抱拳道。

    穆侯楚此时巡抚商议禹州以南一带旱灾之事,那巡抚闻言便十分识趣的道:“那下官先行告退。”

    这位平阳王,如今虽说到了禹州,但是京城那边必然还有一些明里暗里的势力,这些谁都不说,但是谁心里也都大概知道,巡抚可不敢得罪他。

    穆侯楚点了点头,巡抚大人便出去了。

    穆侯楚这才对着凌风道:“让他进来。”

    那探子快步进来,将一封密函呈上。

    穆侯楚快速拆开,一目十行扫过,脸色便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

    凌风看着他这脸色,心里一时七上八下的拿不准主意,主子这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

    现在夫人远在连安镇,要赶过来是不可能的,要是主子此时发脾气,那他可找谁去哄啊?

    凌风惴惴不安的,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可是京中又出了什么变故?”

    穆侯楚随手将那密函给了凌风,便坐下沉思了起来。

    凌风一看那密函,便是一惊:“段家三少爷和乐元侯府二小姐的婚事定下了?!”

    凌风惊也是惊的理所应当的,段澜和自家主子当初那点事儿,他比谁都清楚,段家少爷甚至为了自家夫人,在主子大婚当日去找夫人,想带她走,这么大的仇,他想忽视都难!

    段澜对自家夫人一往情深,早在前些日子便传来段家有心给段澜选妻的事儿,可听说都回绝了,凌风觉得情所当然。

    可这怎么会突然之间,就答应了?

    可不论如何,答应了便答应了,自家主子这脸色,却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穆侯楚眸光微眯,神色难辨,段澜答应和黎君颜的婚事,必然是不可能突然之间想通了,昨日心禾才提醒乐元侯府的那位孙氏有猫腻,谁知转眼,段澜便在回绝了一众亲事之后突然定下了那孙氏的女儿黎君颜,他谋算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