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9章 那我的呢?

第409章 那我的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怕也只是在穆侯楚过于耀目的手段和城府面前,显得无能了吧。

    所以满朝上下便真的以为,这位皇帝能走到今日,全凭着一身好运气和穆侯楚的全力扶持?

    想想当年那众皇子夺嫡的惨状,能走到最后的人,心思城府能浅到哪儿去?

    段澜将思绪拉回来,从前那些事,都与他无关,他不必要去想或者去管。

    乐元侯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下也没有时间去多想。

    唯一横在眼前的一个选择就是,想要皇帝的扶持和信任,就要娶黎君颜。

    这个选择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就是没有选择。

    段澜此时突然发现,从前他最厌恶功利,就是因为在这种东西的引诱之下,人心都会变的不堪,也是渐渐被其束缚,就算爬的再高,也注定要失去一些东西。

    比如此时,他的婚姻。

    可他却不后悔,不后悔答应这门亲事,不后悔选择这条路,不后悔在去年花灯节的那一日,路过连安镇,一时兴起玩了一次猜灯谜,认识了一个让他误了终生的女人。

    段澜闭了闭眼,没有回答青云的话,室内只剩下一片沉寂。

    青云有些讪讪的:“少爷?”

    段澜再次睁开眼,眸中那少许的柔情已经消失殆尽,淡声道:“和乐元侯府的亲事既然已经定下了,便没有再改动的必要,一切如常。”

    说着,便顿了顿,转头迎上青云的眼睛,带着几分警告和威严:“管好自己的嘴巴。”

    青云吓的一个哆嗦,自然知道公子是让他不要往外说公子不喜欢这门亲的事儿,忙不迭的应下:“小的明白!”

    ——

    乐元侯府。

    孙氏正拉着女儿说话,一脸的喜气:“颜儿啊,你可要知道,这段家的亲事,如今可是最好不过的,要知道这段家公子,如今在京中可是炙手可热,皇帝有心重用不说,模样也是一等一的好,还有那满腹才华,京中不知多少闺秀都巴巴的盯着呢,最后却也只能落在你的头上。”

    黎君颜素日里是装习惯了可怜,性子也是习惯性的柔和,此时却也是掩不住的欣喜,低垂着头浅笑:“都是母亲的功劳。”

    “我颜儿什么都好,自然配得上这门亲,只是,有些内情,你知我知,旁人,可就不许多说了。”孙氏还是不忘嘱咐她。

    黎君颜自然明白:“父亲女儿都不会说的。”

    孙氏这才放心的点头:“虽说你藏着些事儿嫁过去,但是你也不必觉得有什么生疏的,你看看娘和你爹,不也一样和和乐乐的过了这么些年?你爹这辈子不会知道,也会和娘一辈子恩爱到老,你也一样,这些,都是你的福气。”

    其实还有一点,孙氏没有说。

    就是乐元侯之所以这么和和乐乐的和她过一辈子,最重要的原因是在于乐元侯安分守己,没有异心,所以孙氏这枚棋子就没有启用的机会,自然是一辈子的夫妻恩爱到老。

    段澜若是一样的安分守己,一心忠于皇帝,黎君颜也是一样没有启用的机会的,可若是不然······

    孙氏不由的多看了一眼女儿,暂时还是不说了。

    娘两个正说着话,便见乐元侯进来了。

    孙氏连忙起身迎过去,笑道:“侯爷怎么来了?”

    “我听说段家那边和颜儿的亲事已经定下了?”

    “正是呢,段家三少爷那样玉树兰芝的人物,和颜儿再合适不过,侯爷不也说了那三少爷好吗?”孙氏笑道。

    乐元侯“嗯”了一声,点点头,段澜自然是好,可他心里唯一的疑问就是,那样好的人,怎的偏偏挑上了黎君颜?

    他还没有盲目自信到觉得自己的女儿这般出色的地步。

    孙氏许是看出了乐元侯的疑虑,便笑道:“这都是颜儿的福气,这年轻人啊,看对眼都只讲究个缘分,兴许是哪次那段家少爷无意间瞧见了颜儿,便觉得对了胃口呢。”

    乐元侯转头看了看黎君颜,却见她娇羞的地下了头。

    乐元侯便也不再多问,只是心里想起当初心禾离京之前和他说的话:小心孙氏。

    乐元侯这心里的疑心,不禁又重了几分。

    ——

    “查!给我仔细查!这孙氏背后到底是沈家,还是别的什么人,从她祖宗三代开始查,绝不可漏掉一星半点的线索。”穆侯楚沉声吩咐道。

    如今段澜正得皇帝暗中扶持重用,段澜便要跟孙氏的女儿成亲,让他相信这是巧合,比让他相信段澜和黎君颜两情相悦还难。

    此时若是不查个清楚,只怕后患无穷。

    凌风抱拳应道:“是!”

    穆侯楚双眸微眯,其实他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答案,只不过这个答案若是牵出来,怕是会牵扯出一连窜不可想象的密事,所以他暂且用理智压下,只等着凌风去查明了再做定夺。

    等到他回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了。

    可回到府中,那房里依然照旧亮着一盏灯,穆侯楚走到院中,看着那亮堂的灯光,心里都跟着一暖。

    他的小娇妻,不论他多晚回来,总会给他留灯等着他。

    说了多少次,也从来不听,他比谁都知道,这娇娇小小的小女人,有多大的倔脾气。

    有时候他回的晚了,她等的撑不住,便昏昏沉沉的趴在软榻上睡过去了,回回都瞧的他心疼。

    所以几乎每日,他都尽量快马加鞭的赶回来,生怕让她多等一刻。

    穆侯楚快步进去,却见她今日并没有睡下,而是闲散的坐在烛灯下做衣裳,她一张白皙又精致的小脸,在烛灯的映照之下,多了几分柔和,头发松松的挽起,就戴着两支玉簪,一双玉足也没穿袜子,就这么搁在腿边,整个人都闲散又放松。

    他看着有些出神,不知何时起,这个小女人,渐渐长大,多了几分成熟的韵味,让他移不开眼。

    “给我做衣裳?”穆侯楚凑上去。

    心禾没好气的轻嗔了他一眼:“我是给小北做。”

    穆侯楚眉头一皱:“那我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