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18章 可以是一条船上的人

第418章 可以是一条船上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当然了,大家自然也心疼巧巧姑娘莫名其妙遭受这么一次罪。

    因而不乏有些怜香惜玉的男人因为此事对巧巧心生怜悯,而开始照顾她的生意,巧巧心思剔透,干脆就扮可怜,整日里都跟个病西施似的,楚楚可怜又惹人怜爱,一蹙眉一落泪,将那弱女子形象表现的淋漓尽致,栓牢了不少男人的心。

    巧巧的身价因此上涨。

    可以说,在这一次的闹剧之中,除了孙耀文这个蠢货,几乎所有人都坐收了渔翁之利。

    这日陈娘亲自送了花满楼的账簿来给心禾过目,心禾翻看了一下,笑道:“巧巧的身价倒是涨的快,这丫头还真是有点儿聪明劲儿。”

    “那也是东家调教的好。”陈娘讨喜的道。

    “这事儿我可没调教她,如今她也算是因祸得福,得了个病西施的标签,打可怜牌,总算是有了专属于自己的路子,而且这成效显然也还不错。”心禾笑了笑,将账簿合上,递给了陈娘,这才道:“日后对巧巧,也多照顾些吧,她虽说有些脾气,但是终归还是给花满楼出力的。”

    陈娘笑着点头:“我都明白,东家放心。”

    “没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

    “是。”陈娘应了一声,便转身退下了。

    心禾轻笑了出来:“这个巧巧,倒是出人意料的很,不过也好,美人千姿百态,我倒是没想到病美人这个角色,现在既然她顺势将这个标签给占了,日后这花满楼的头牌里,必然也得有她一席之地了。”

    “她不过是挨了顿打,养些日子总归是会好的,这还能拖下去不成?算不得日久天长的法子吧。”书兰语气里不乏鄙夷之色,巧巧性子傲慢又不懂事,书兰其实也很看不顺眼她。

    如今瞧着她就这么莫名奇妙的多了几分光,还是这么故作扭捏姿态得来的,越发的让书兰看不起。

    心禾笑道:“你当她这么傻?这身上的伤,的确是迟早有一日会好的,但她可以落下什么病根儿啊,比如孱弱,比如夜咳,比如心口疼,反正她装的出来,这病美人的标签贴上了。”

    书兰瞪圆了眼睛:“还能这样?”

    心禾淡声道:“她只要有本事装,我便不拆穿她,这都是她自己得来的。”

    书兰讪讪的闭了嘴,没再说什么,心里却是越发的不爽她。

    心禾倒是没什么心思去管太多,只要不踩她的底线,这么多的姑娘们,她哪儿有时间和功夫去计较她们到底什么性子?她如今所处的位置不同了,她是东家,是所有人的指向标,旁人如何都好,她不能偏向任何一个人,面对这些姑娘们,她也不能用私人喜好的情绪去决定她们的地位和命运,这是大忌。

    ——

    城西的某处庄子上,几乎所有的下人都是战战兢兢的。

    忽而听闻“嘭”的一声,随之便是碗碟打碎的声音,兵兵乓乓,让人听着心惊肉跳。

    “都给滚出去!混蛋玩意儿,就拿这些饭菜来对付我?喂猪的还差不多!都给我滚!”

    孙耀文躺在床上大发脾气,不单掀翻了下人端来的饭菜,还开始发疯似的大骂。

    惹的奴才们都是不敢出口大气,这里又不是孙府,这么个偏僻的庄子,能有这样的菜色就不错了,这位少爷非得跟孙家的山珍海味比,自然就心里不平衡了。

    孙耀文一想到这些日子自己受的气,还有这憋屈的庄子,就恨得要杀人,脾气都不知道暴躁了多少,可暴躁之中,还带着几分绝望,自己这一步走错,步步都错,被赶到这偏远的庄子上来,基本上这孙家的家产就跟他没关系了,这日后······

    孙耀文想到这里,叫骂的声音渐渐歇下了,脸色却白的吓人。

    下人们趁机赶紧收拾了东西匆匆退下去,跑的连个影子都没了,心里个个儿都在暗骂,都到这儿了还摆什么大少爷的谱儿?到了这儿,相当于被扔了!

    下人们面上恭敬,这会儿一退下,连守门都懒得,个个人懒散的四下散去,再懒得管这个少爷。

    却在孙耀文怔忪之间,房门突然被轻轻的推开。

    孙耀文一见有人进来,顿时觉得这些下人不把他当回事,正要发作:“哪个不长眼的混账还敢······”

    “孙少爷这是做什么?还在病中,发这么大的脾气,当心病的更重了。”这声音听着婉转又清幽,很是动听。

    便是孙耀文都怔在了那里。

    进来的是个穿着桂子绿齐胸瑞锦襦裙的女子,面容半遮,却能窥探出容颜的美好,巧笑嫣然的看着孙耀文。

    孙耀文素日里若是见了美人,怕是再大的火气也能消退,此时瞧着眼前的女人,脸色却是依然难看:“你来干什么?”

    “孙少爷这般警惕做什么?只不过想着帮孙少爷一把,何必这么快就对着我恶言相向?兴许,我能让孙少爷您翻个盘呢?”

    孙耀文狐疑的看着她,嗤笑一声:“你难不成还会帮着我?花满楼又要耍什么鬼把戏?”

    “为何不可?孙少爷这里,也有我想求的东西,我们,不一定非要成为敌对的关系,也可以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女子弯了弯嘴角,眸中闪烁着几分异样的眸光。

    ——

    段澜和黎君颜的婚事早在一个月前就定下了,而季心禾却在一个月后的今天,才得知了此事,来自父亲千里迢迢寄来的家书。

    心禾看着这信,都怀疑自己眼花了:“段澜竟然真答应了和黎君颜的婚事?”

    她相信段澜不可能蠢到连这个女人真面目都发现不了,他却竟然真的还能应下这门婚事?

    “会不会是,段少爷也被蒙蔽了?”书兰讪讪的道。

    黎君颜看着可怜无害的嘴脸后面,藏着多么阴险的心思,书兰清楚的很,毕竟这个女人还曾想过要害季心禾淹死在湖里。

    心禾眸中的惊诧已经被冷色取代,沉默了良久,才淡然的摇了摇头:“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