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24章 一块儿拖下去

第424章 一块儿拖下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艺灵抽抽噎噎的哭着,青葱一般的玉指直接指向了巧巧:“就是她!就是她跟怡红院泄露了我的才艺。”

    巧巧闻言便是尖叫了起来:“艺灵你别血口喷人!公子面前你还想污蔑我不成?我从未和怡红院那边有过任何的勾当!”

    说罢,便跪在了心禾的跟前,也是红着眼睛哭成了泪人儿:“公子,我怎么可能和怡红院勾结?那日孙少爷前来找我,就是想要让我去怡红院,让我出卖花满楼,若是我当日答应了,根本就不需要挨一顿毒打,又怎么会在挨了打之后,反而又和他勾结?艺灵得了失心疯,现在见着我就像疯狗似的咬,她血口喷人!”

    艺灵的声音也尖锐了起来:“呵!你别装了!你想必是知道公子英明,早就在花满楼安插了眼线要防范孙家的人,怕是公子早就派人盯上了你,所以你才不敢轻举妄动,在孙少爷来之前,小玉是不是还特意找你来说过话?必然就是警告你知好歹吧!

    所以孙少爷问你愿不愿意为怡红院做事的时候,你选择了暂且拒绝他,挨了一顿毒打,也表明了自己的忠心,随后再跟他暗暗来往,将咱们花满楼的消息通通告诉他!”

    艺灵冲着季心禾言之灼灼的道:“公子还不知道吧,这次怡红院新推出来的几个姑娘,都是那孙少爷的人!孙少爷前脚被孙家赶出府去,到了庄子上养病,这没过多久,就送来了几个新的姑娘到怡红院来,然后这几个姑娘一炮而红,孙少爷也因此备受孙老太爷的赏识,给请回了孙府,现在正在家里受赏呢!”

    心禾眸光微眯,孙耀文的手笔?

    本以为上次这么一整,孙耀文这么个草包废物大概就是废了,毕竟他本也算不得什么东西,季心禾根本没放在眼里。

    却没想到,他竟然还敢反将一军,还这么猝不及防,是她小看了他了?还是这其中,另有猫腻?

    心禾眯着眼睛,扫过艺灵和巧巧的脸。

    巧巧急了,慌忙道:“你胡说八道!在公子面前,你也如此肆无忌惮的污蔑我!”

    艺灵冷笑一声:“我如何污蔑你?前些日子你受了重伤在床上养病,我记挂着咱们昔日的姐妹情分,****前来照顾你,同你说话,你趁机从我嘴里套话,便轻易问出了我的才艺的有关内容,我对你从不疑心,所以才能如盘托出,却不想,你转眼就将我给卖了,眼下出了一个惊华姑娘压过我去,我日后的出路都被你给堵死了!你好狠的心!”

    “你信口雌黄!”巧巧扑上去就要掐她:“早知道你这贱人如此恶毒,从前我就该打死你去,留了你一条命,竟还敢陷害我!”

    “我陷害你?!我拿自己的看家本领来陷害你吗?我为了陷害你绝了我自己的路吗?如今我已经走投无路,应该是我杀了你解恨!我知道你从始至终都是厌恶我,从前我还未翻身的时候,你就处处压制我,甚至让我做奴才的活儿计,你的恶毒心思人人皆知,这次你害我至此,我也绝不放过你去!”

    这两人骂着骂着便又要掐起来。

    陈娘骂道:“都给我住嘴!都是自家姐妹,互相泼脏水,互相构陷真的有意思吗?东家还在这儿呢,你们当真视若无人到这种地步?”

    艺灵哭着往前爬,扯着季心禾的衣角道:“公子给艺灵做主啊,艺灵如今的才艺被人窃取,艺灵的出路都被堵死了,现在还被人倒打一耙,公子给艺灵做主啊。”

    这屋里屋外围着的姑娘们面色各异,却是不敢说话。

    心禾面色微沉,从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就是在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话,良久,才冷声道:“来人。”

    这话一出,巧巧和艺灵的心都瞬间提起来了,这是要处置了,要处置谁?

    “将她们两个都拖下去,关入柴房。”心禾冷声道。

    此话一出,巧巧和艺灵的脸色都跟着一变。

    两人都摸不透季心禾这算什么意思,一起哭了起来:“公子,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

    心禾冲着陈娘轻喝一声:“还不快拖下去!”

    陈娘这才从恍惚之中清醒过来,忙不迭的应下,速速的派人将人给拖下去了。

    艺灵和巧巧一起被慌张的拉下去。

    心禾面色依然带着几分阴沉之色,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的道:“今日之事,我还未查出头绪来,她们两个一面之词,我自然也不会轻易相信,只等我查出来,谁说了谎,便是谁踩了我的底线,这个背叛我的人,该是什么下场,我从前就说过,到时候,我自然是半分情面也不会留的。”

    心禾幽幽的眸光扫过众人,这话对着她们说,显然是警告的意思。

    今日突然之间出这么多的岔子,想来还是她仓促之间接手花满楼,时间还是不够,对这些人的调教也不够,不论是姑娘们,还是奴才们,似乎都还不大明白,背叛她的下场,有多严重。

    心禾的眸光微凉,沉默了半晌才道:“行了,都退下吧。”

    姑娘们这才如蒙大赦,连忙福了福身出去,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姑娘们都走了,屋里终于空旷了下来,只剩下陈娘了。

    心禾看着陈娘,开始了最后一道处置,她眸光微冷,有些渗人:“这诺大的花满楼,我就这么交给陈娘来打理,陈娘是不是觉得有心无力,难当大任?”

    陈娘后背忽而窜起一身的冷汗,脸色发白的道:“不,不是。”

    “那陈娘觉得,从怡红院那边,到今日花满楼的闹剧,你到底是处置好了哪一件事?”心禾声音不大,却震慑人心。

    陈娘慌忙道:“我······”

    “陈娘,你算是这花满楼的老人了,我留着你,也是因为看中了你的精明能干,若是哪一****决定不留你了,必然就是因为你不够精明,也不够能干,连一件小事也处置不好的时候。”心禾幽幽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