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25章 你怎么想的?

第425章 你怎么想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说罢,也不等陈娘组织语言来给自己开脱,季心禾便站起身来,走到了陈娘的面前。

    “现在结果已经是最坏的结果了,所以我也不想听你辩解什么,巧巧和艺灵是你养大的姑娘,方才被我发卖的那个成事不足的小厮,也是你青睐的奴才,如今他们的环节出了岔子,我自然是要找你的麻烦,说句很不中听的话,陈娘你此时给我的结果,让我很怀疑你是不是个无用之人。”

    心禾的声音不轻不重的敲在陈娘的心头,让陈娘整个人都跟着一震。

    陈娘缓和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道:“今日之事,的确都是我管教无方。”

    “陈娘倒是好性子,也不给自己开脱,好,就冲着你这么坦诚的认错的一句话的份儿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我需要解决这件事,眼下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咱们花满楼藏着内奸,你给我把这个内奸抓出来,之前你无能的行为,我就给你一个宽恕的机会。”心禾看着她道。

    陈娘方才已经揪成一团的心,终于稍稍舒缓了些许,抿了抿唇,才点点头道:“公子放心,我一定彻查清楚。”

    “这件事你能办好,我就暂且对你放心,这件事你办不好,陈娘,我也不会养闲人的。”心禾话说的无情,但是有些事,也的确是这么的无情,她的花满楼不是慈善堂,什么闲人都得委以重任的养着。

    陈娘的情绪彻底缓和了过来,她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东家的脾性了,这东家根本不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解释或者辩解,她最终还是要看结果。

    一个证明她自己的结果。

    若是她做不到,即便嘴巴说的天花乱坠,公子只怕也听不进去一句话,就像方才艺灵和巧巧的争执,两人争了这么久,公子却也没有偏向任何一个人,他只看事实,只看结果,你嘴巴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作用。

    陈娘想清楚了这一点,便沉着脸正色点头:“是。”

    心禾这才摆了摆手:“那你先下去吧。”

    陈娘正打算退下,随后又想起什么似的,有些犹豫的站住了脚步,迟疑的道:“那公子,怡红院那边······”

    “那边你暂且不必管,把花满楼的内奸抓出来才是最要紧,怡红院那边的事儿,我自有应对。”心禾道。

    陈娘这才放了心,点点头应下出去。

    屋里终于安静了,心禾坐回了凳子上,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有些疲累。

    小玉秀眉都拧成了麻花,显然这一通闹腾下来,留下要解决的麻烦真的不少。

    “夫人,现在这情况······”

    心禾微微合着眼睛,揉着额角道:“还能怎么办?自然是一个个儿的处置过去。”

    方才这么一通处置下来,她就已经很恼火了。

    “说来也是,这花满楼从前留下的乱子太多,如今积压到了现在,反倒让怡红院钻了空子,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怡红院那边已经有了翻版的艺灵姑娘,咱的五大招牌之一的艺灵姑娘已经被那边的惊华姑娘给压下去了,日后只怕这怡红院也要渐渐嚣张了。”

    小玉说着,面上便是一阵叹息。

    好容易搏来了今日的成就,却不曾想,一下子就又被人钻了空子,捡了便宜。

    心禾却没什么特别的顾虑,淡然的摇了摇头:“这个倒是无妨,怡红院那区区小角色,不足为惧,只不过是出了个翻版的艺灵,就算能风头见长,但是想要压过咱们也是没那么容易的,而且,我往后还有更多的花样出来,不怕他们的。”

    心禾顿了顿,才接着道:“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挖出咱花满楼的奸细来,否则,便是有新花样,我现在也是轻易不敢教她们的。”

    心禾说到这里,神色又凝重了几分,她突然觉得,在这花满楼里,背叛二字是不是显的太过于轻巧了点?

    就算现在没有背叛的心思,哪一日她们某个人突然起了意,便会轻易的出卖花满楼的一切,而且,或许还没什么代价。

    单单这一点,便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心禾前阵子忙于花满楼的兴起,却似乎忽略了这么一点,这些姑娘们,她虽说也想要全心全意的去信任,但是这生意场上,哪儿来的这么多的信任与否?

    最终,还不是靠着利益牵扯?

    心禾沉思想了想,便道:“书兰,去取了笔墨来。”

    “是。”

    拿了笔墨,心禾洋洋洒洒便写了一纸契约,左右看了看,觉得没什么需要修改的了,这才递给了小玉:“拿着这个,去多誊写几遍,让花楼里所有人的姑娘们都将这契约给签了,不愿意签的,直接发卖出去。”

    小玉愣了愣,拿起那契约看了看,顿顿的道:“保密协议?这个是什么?”

    心禾牵唇笑了笑:“一种合约钳制,总不能让她们觉得背叛的代价太低了点,谁日后若是胆敢泄露我花满楼的半点私密,赔偿金十万两,我看看把她们卖多少次能换来这钱。”

    小玉十分了然的点了点头:“公子这个合约倒是好的很,奴婢这就去办。”

    等着小玉出去了,心禾这才有些疲累的靠在软榻上歇息。

    书兰瞧着她累了,便双手在她的太阳穴上按摩:“夫人觉得,这次给怡红院泄密的奸细,是谁呢?”

    心禾反问一句:“你觉得是谁?”

    书兰歪着头想了想:“奴婢觉得,应该是巧巧吧。”

    她心思简单,向来是想到什么说什么。

    心禾便也不说话,由着她继续说。

    “不论如何,怡红院那边出了个惊华,才艺和气质都完全压过艺灵姑娘,这明显是绝了艺灵姑娘的路啊,总不可能是艺灵姑娘自己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吧,这样的话,只怕她的下场也不能比巧巧好到哪儿去,夫人您没瞧见,方才那艺灵姑娘,都快要崩溃了。”

    听着书兰的话,心禾却是轻嘲的牵了牵唇:“不单单你这么想,只怕所有的人,都是这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