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29章 你没事可做?

第429章 你没事可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其实在大乾,妓|女被达官贵人相中,被赎身并且收房的也不少,但是妓|女身份到底卑微,进门一般也就是贱妾。

    此前对艺灵青睐的人也不少,想要为她赎身的其实也有,毕竟她一个花满楼的头牌,怎会连这点魅力都没有?

    可比之去一个男人的后宅当一个卑贱的贱妾,还得受冷眼相待,自然是比不过在这花楼里被人众星捧月的捧着日子舒坦,所以除非是年华逝去,一般风头正盛的妓|女都是不会乐意的。

    可若是贵妾,可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孙家在连安镇,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甚至和京中的贵人都有着七弯八拐的关系,这样一个门庭,实在是比其他的平庸富户好太多。

    更重要的是,这孙耀文因为臭名昭著,至今还未定亲,他院中通房丫鬟倒是不少,抬了姨娘的却也只有两个,还都是贱妾,她一旦进门,自然是女主人的身份,他日为孙耀文生下一子半女的,不愁未来没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而且孙耀文就是个草包废物,完全没有什么能力,她跟了他,一方面费心为他谋的孙家家产,一方面还能轻易控制他,日后荣华富贵,也是不言而喻的。

    思及此处,艺灵的笑意又浓烈了几分:“艺灵如今无名无分的,可不敢伺候孙少爷,等孙少爷哪日抬艺灵进府,艺灵自然是尽心伺候。”

    孙耀文眸中闪过一抹嘲讽之色,不过一个妓|女,说的跟贞洁烈女似的。

    不过这个艺灵也的确是很有意思,确切的说,花满楼的几个头牌,他都很感兴趣。

    “好,你打算何时进府?要不然,我明日便让人抬了你进府去。”孙耀文随意的道。

    一个妾而已,他还真不怕什么。

    艺灵却是笑道:“艺灵虽说也是急于伺候孙少爷,但是也无奈眼下时机不对,毕竟,艺灵还是希望为孙少爷尽可能的谋算更多的好处才是。”

    孙耀文眼睛一亮,上次就是艺灵帮着他得了好处,如今若是还能继续捞到更多的好处,怕是他在孙家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了。

    “好!此事就这么定了,你放心,只要你帮我做成此事,我孙耀文必不负你!”

    艺灵盈盈一笑:“艺灵对孙少爷的心意,孙少爷怕是再明白不过了吧?艺灵不求别的,只求孙少爷能够真心待艺灵,毕竟艺灵为了孙少爷,可是把自己的路子都堵死了。”

    孙耀文闻言心神一荡,倒是难得听到如此真心的告白,心里对艺灵的欢喜又多了几分,柔声将她揽入了怀里:“放心,你这般真心对我,我怎舍得负你?”

    艺灵靠在他的怀里,微微垂着的眸子,闪过一抹鄙夷之色,果然是蠢货。

    心里却是在暗暗忧心,东家现在警惕了不少,还特意开始安排所有人签什么保密协议,这样一来,若是泄密,怕是要赔十万两银子,这钱别说她赔不起,便是孙家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来的。

    看来只能速度下手,尽量拖着那协议的签订,尽快的将花满楼的其他好处都捞到手才是。

    ——

    心禾这边,早已经有人前来汇报消息。

    “这孙耀文果然是进了艺灵的房,悄悄进的,他们之间也有约定,说是打算将艺灵抬为贵妾。”小柴火一五一十的将他们的对话汇报上来。

    心禾倒是没什么诧异的,反而嗤笑一声:“贵妾?就为了一个孙耀文的贵妾之位,便能轻易背弃我。”

    小柴火却道:“从我听来的消息来看,只怕那艺灵心思根本不限于贵妾。”

    “那是自然,这个妮子野心大的很,从前我用她,因为她瞧着聪明,我也是喜欢聪明人,可我不喜欢不安分的聪明人。”心禾眸光冷了几分。

    小玉沉声道:“夫人打算如何?将艺灵那妮子先给处置了去?”

    心禾眸光微眯,幽幽的道:“此事还不着急,若是没有她,孙家必然还得找别的突破口,经过上次的事儿,我发现花满楼其实漏洞很多,并非铁桶一块,找其他的突破口想必也不是那么的难,与其让他们再另寻一个猝不及防的,还不如就用这个吊着他们的胃口。”

    “那夫人是说,将计就计?”

    心禾蹙着眉头摇了摇头:“不妥,此事还得再想想,也不急,且看看艺灵的动作再说,现在有保密协议的签订逼着,她想必会很快忍不住动手的,你派人好生盯着她。”

    “是。”

    小玉刚刚应下,小柴火便道:“那我来盯着?”

    心禾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快些去歇着吧,明儿早上还得上学,这事儿你别管了。”

    “可是·····”

    “不听话了?”心禾虎着脸道。

    小柴火看着心禾这样子,却是忍不住想笑,她以为他跟小北一样的孩子气?故意虎着脸吓唬一下就还真给吓着了?

    不过他倒是很听话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心禾没有注意到他的心理活动,倒是很满意的摸了摸他的头:“嗯,去睡吧。”

    等着小柴火出去了,心禾眸光微微垂着,思索着这次的事儿,现在眼前的一切都已经再清晰不过,倒是也不难办,可用什么法子才能将这个机会利用的最大化,却是需要好好儿筹谋一下。

    心禾沉思了半晌,便计从心起,唇角掀起一抹浅浅的笑来。

    ——

    这几日心禾心里有了数,便也没再有什么动静,艺灵那边也是很放任的态度,反正现在该着急的也不是她,她只等着艺灵急不可耐的时候,毕竟越是逼得着急的时候,人的警惕心便自然会减弱很多。

    她这几日闲着就罢了,却没想到穆侯楚也闲下来了。

    她在屋里坐着看书,他就坐着看她。

    她在屋里躺着小睡,他也坐着看她。

    她拿着针线做衣裳,他还是坐着看她。

    心禾总算是被他这赤裸裸的目光给看的受不了了,直接摔了针线,没好气的瞪他:“你今日没事可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