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34章 段数还挺高

第434章 段数还挺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湖面上一阵躁动,各种尖叫声和喊叫声混杂在其中,瞬间乱成一团。

    给季心禾他们撑船的那船夫几乎是吓傻了似的,杵在那儿动弹不得,他方才看到那骤然翻涌起来数十丈的巨浪,简直以为自己眼睛瞎了!

    这风平浪静的湖面上,何时会出现这么诡异奇观?

    心禾看着穆侯楚的巨作,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好吧,睚眦必报的男人。

    穆侯楚十分淡然的端着茶杯喝茶,突然觉得这周边的景色还算不错了。

    孙耀文干等了半天,穆侯楚和季心禾的那条小舟都没翻,反而自己的船翻了!还是被这莫名其妙的巨浪给拍翻的!

    他本来也是会水的,但是那么汹涌的巨浪拍过来,别说多恐怖,就说这冲击力,都能将他那身子骨差点儿给冲散架了,被拍入水底,几乎动弹不得,后来被下人们救起来的时候,半条命都没了。

    孙家那边的人忙活了半天才总算将晕死过去的孙耀文从湖里捞起来,又是叫马车又是叫大夫的,忙的乱七八糟。

    季心禾忍不住低声对穆侯楚道:“他们不会怀疑到咱的头上来吧?”

    “怀疑了又如何?”穆侯楚挑了挑眉,一如既往的嚣张。

    心禾知道穆侯楚心里肯定还是有气的,孙耀文今日赤裸裸的挑衅,按着穆侯楚的性子不捏死他真的很难出气,这会儿给他留一条命,自然也是看在她的面子上,心禾的心里顿时喜滋滋的。

    就算穆侯楚此时摆着脸色,心禾还忍不住笑呵呵的挽住了他的胳膊:“我知道啦。”

    穆侯楚见她突然这般开心的样子,古怪的道:“你怎么了?”

    心禾轻哼一声:“女人家的心思,你不懂。”

    穆侯楚轻笑着摇头,无奈道:“罢了,你开心就好,这会儿闹成一团,我看也没什么好景色可以赏的了,先回吧。”

    “嗯!”心禾出来这一遭也已经很满意了,直接唤了船夫靠岸。

    船夫僵硬着身子连忙应下,他这会儿哪儿还敢在这湖面上继续划船?早就想靠岸了!万一那水怪又突然出现了呢?

    ——

    孙耀文在这次突如其来的翻船之中,丢了半条命,才消停了几日的孙家又开始热闹了起来,一堆一堆的大夫被请上门来。

    孙耀文的兄弟孙瑞文看着那些络绎不绝的大夫们,都忍不住道:“我看五弟最近是招惹了什么晦气吧,三不五时的就得出事儿,这连安镇的大夫们现在最忙的事儿就是往咱孙府跑了。”

    这话无不看笑话的成分在。

    孙耀文此时却是半点也不想去管孙瑞文言辞之中的讥讽,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目光无神,呆滞一片,显然还未从惊吓之中缓过神来。

    这巨浪来的太奇怪了,这可是湖面啊,素日里几乎连点子波澜都少有,怎可能突如其来的翻起这么的巨浪来?难不成,真的是他沾染了什么晦气?

    孙耀文一想到这里,便忙不迭的吩咐人去请道士来做法。

    孙瑞文嗤笑一声,转身出去。

    出了门,还不忘啐一口:“就这么个废物,竟也能得爷爷的重用,我看爷爷真是瞎了眼了!”

    ——

    艺灵这边也得知了孙耀文落水的消息,吓的连忙打听,生怕他死了,如今自己好容易攀上的一个好掌控又多财的大树,为了孤注一掷,她连自己的后路都断了。

    “孙少爷怎么样了?可是出了大事没有?”

    方才打听了消息来的小红摇了摇头:“虽说情况凶险,但是好歹也算是救过来了,没什么大事,现在就是在休养着呢。”

    艺灵这才松了一口气似的:“那就好。”

    小红皱着脸道:“姑娘还担心孙少爷不成?孙少爷那等人,死了也是活该!”

    艺灵心里漏跳一拍,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道:“到底是一条人命,我想想也是觉得心惊肉跳,不免关心了些。”

    小红这才摇了摇头:“姑娘就是太心善了。”

    艺灵瞧见小红没有起疑心,便也无心再多说,正打算打发了她出去,便见一个小丫鬟推门进来道:“姑娘,东家来看望姑娘了。”

    艺灵愣了愣,东家?大概也是慰问的意思,毕竟当初也是她险些“冤枉”了她的,连陈娘都是三不五时的前来慰问她,让她好生休息。

    只不过虽说这么想着,但是艺灵却还是掩不住的心口突突的跳,她想起那****和巧巧跪在地上对着这位东家争辩的时候,东家幽深的眸子,几乎深不见底,这样一双眸子,似乎能洞察一切,艺灵当时,差点都要以为自己要完蛋了。

    谁知后来情势骤然一转,巧巧被发卖,反而她被留下好生慰问。

    艺灵甩了甩头,大概是她多心了,强自平复了心绪,这才起身道:“还不快请进来。”

    心禾一身男装打扮,十分简单,就这姿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贵公子。

    “给公子请安。”艺灵福了福身道。

    心禾虚扶了她一把,笑道:“你身子还没好全,就别行礼了,多麻烦?好生将养着才是,怎么能下床了?”

    艺灵笑了笑道:“也没什么大事,让公子操心了,艺灵觉得身子已经大好,下床走动走动,反而能活动筋骨。”

    心禾这才点头道:“那就好。”

    顿了顿,才面露愧疚之色的道:“上次那件事,也是我不好,险些冤枉了你,让你受委屈了。”

    艺灵眸子微垂,有些落寞的样子:“公子能最终给艺灵一个清白,艺灵便已经很感谢了,至于那些委屈,也算不得什么的。”

    这话听着似乎是感谢,内里的意思还是暗示季心禾要愧疚。

    心禾挑了挑眉,她倒是不知道,这丫头的段数如此之高,难怪她从前竟没看透过她。

    “艺灵你放心,经此一事,我便再不会不信任你,”心禾说着,便叹了口气道:“如今你的才艺泄露,让那惊华反压你一头,我知道你心里也不好受的,你放心,我断不会委屈你的。”

    艺灵眼睛一亮,她眼下正着急要如何着手,这机会就送上门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