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39章 开始整人了

第439章 开始整人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不过艺灵眼下也顾不得去想太多了,事已至此,她哪里还有退缩的道理?

    “小红!”艺灵直接吩咐道:“去一趟孙家,将这封信交给孙少爷。”

    小红吓了一跳,眼睛都差点儿瞪出来,惊道:“姑娘怎的和那孙家少爷联系?孙少爷和咱们花满楼可是不共戴天·····”

    艺灵直接瞪了她一眼:“让你去就去!别忘了自己是谁的奴才!”

    小红再不敢质疑,忙不迭的就应下:“奴婢知道了,奴婢这就去!”

    说着,便连忙将艺灵给的信揣进了怀里,飞快的跑了。

    艺灵轻哼一声,如今一切都办妥,她连遮掩的心思都没了,若是从前,兴许她还偷偷摸摸的跑去见孙耀文,现在嘛,没必要了。

    一来,自己在花满楼想要得到的东西都已经得到了,就算现在别发现了,她也完全不怕!

    二来,也是自己想要给自己多一点筹码,让孙耀文知道自己是他撞了大运才能得到的女人,不能亲自找上门去让他收房,必然是他亲自来这里求她才是!

    艺灵想到这里,下巴都扬了扬,眸中都染着得意之色。

    而此时,一个小丫鬟怯怯的进来汇报说:“陈娘方才带着几个小厮出门去了,看着这个架势,似乎是准备去王牙婆那里提人的。”

    艺灵摆了摆手,让她下去,心里倒是舒了口气,早知道陈娘下手必然很快,没想到今儿一早就走,幸好她昨儿晚上就让孙耀文将人给截胡了。

    ——

    而艺灵此时还在得意。

    心禾这边却也是得了消息。

    “陈娘今儿起了个大早,就是想着早早的去王牙婆那边提人,谁知碰上了艺灵,便和她多说了几句,大概就是提及了夫人接下来的打算和想法,那艺灵听了觉得挺高兴的,和艺灵闲话了几句,陈娘便出门去了,带着几个小厮,去提人了,奴婢看着时间,估摸着要不了多大会儿的功夫,陈娘就该来了······”

    小玉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声。

    紧接着便见书兰进来通报道:“夫人,是陈娘来了。”

    心禾和小玉对视一眼,果不其然。

    心禾无奈的道:“让她进来。”

    陈娘跌跌撞撞的进来,眼睛都红了,面色更是惨白,一进来便“噗通”一声跪下:“东家,我有罪啊!”

    心禾连忙起身将她扶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快些起来。”

    陈娘却是一副犯了滔天大罪的模样哭着不起来:“我愧对东家,不敢起来。”

    “到底什么事?”

    “我今儿一早去王牙婆那边提人,却被告知那十个姑娘已经被怡红院抢先一步提走了!现在咱的人,都已经被怡红院给买了!”陈娘说着,哽咽了起来,后悔的嚎啕大哭:“都是我不好,早知道,我就该昨儿晚上就去提人的,若非是我看着花满楼昨儿晚上生意好,想着走不开,才推迟到今儿早上,谁知这就出了岔子,我该死啊!”

    心禾对着小玉使了个眼色,小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上前将陈娘扶起来:“陈娘别哭了,东家也没怪罪您呀,只不过这事儿终究是大事,那十个姑娘说起来也是东家精挑细选这才选出来的,这突然被怡红院的人抢先一步买走了,必然不可能是巧合。”

    小玉这话一出,陈娘顿时醒悟了一番,忙瞪着眼睛道:“我也觉得!我们花满楼,必然有内奸!”

    这话一出,陈娘又是一顿,忽而又想起巧巧不是已经被发卖出去了吗?怎可能还有内奸?

    陈娘一下子便想到了今儿早上艺灵的不同寻常来,急忙道:“艺灵!我怀疑就是她!早上她还故意在我这儿打听消息呢!”

    心禾面色不变,并没有什么惊奇的神色,反而淡然的上前,扶着陈娘站起来:“所以啊,陈娘你也该知道,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从自己人着手肃清,既然怀疑艺灵,就去审,何必到我这里来哭?”

    陈娘咬着牙道:“东家放心,我必然不会放过那个小贱蹄子的!她卖身契被捏在我手里,还怕她翻天?”

    心禾笑着摇头:“艺灵的卖身契若是真的还在你的手上,此时怕是就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出这些事儿了。”

    陈娘瞪圆了眼睛:“难不成······”

    “她八成已经偷了。”心禾随意的道。

    若非偷到了卖身契,她自然不敢如此胆大妄为。

    其实真要偷卖身契,也不那么麻烦,类似艺灵这一类的头牌,其实卖身契大多放的不严,因为这一类的妓|女,手上早攒到了赎身的银子,完全可以自己赎身,或者让个想好的大老爷帮忙赎身。

    不算难事。

    只不过一旦成了头牌,去哪儿的诱惑都比不得留在花楼里,所以就算有机会,大都也不愿意走。

    尤其头牌和老鸨的关系一向亲近,艺灵和陈娘自然也不例外,这么亲近的关系,艺灵要偷出自己的卖身契其实很容易。

    为什么是悄悄的偷,而不是明目张胆的赎身呢?

    若是明目张胆的给自己赎身,也不是不可以,可她一旦赎身,不是花满楼的人了,陈娘还会跟她讲这么多的秘密吗?

    若是等到陈娘讲完了秘密,艺灵再要求赎身,陈娘必然不答应,反而可能会故意扣着她的卖身契不给,这样一来,艺灵也难以脱身。

    所以,只能事先悄默默的偷。

    而心禾既然是为了引诱艺灵成为内奸,帮扶怡红院,要给她这个胆子,自然只能对她偷卖身契这件事当做没看到。

    陈娘闻言便是大惊失色:“那现在怎么办?”

    心禾道:“你先回花满楼去,该怎么办怎么办,其他的,暂且交给我。”

    陈娘这才连连点头:“我晓得了,我这就回去!”

    说罢,便匆匆走了。

    等到陈娘走了,心禾才冷笑一声,看向小玉道:“孙家那边可有动静了?”

    小玉看着季心禾这一声冷笑,便知道东家估摸着已经开始整人了,心里微微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