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40章 狠色尽显

第440章 狠色尽显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玉正色道:“艺灵的贴身丫鬟,现在已经拿着艺灵的信往孙家去了,想必是去找孙耀文。”

    心禾挑了挑眉:“她动作倒是也快,如今想必是觉得肆无忌惮了,也不偷偷摸摸了,直接派小红明目张胆的去送信,呵,这丫头胆识倒是过人。”

    可惜用到了歪道儿上。

    小玉知道季心禾这一话藏着讽刺,她还记得,季心禾从前对她说的一番话,她虽说喜欢聪明人,但是在忠诚二字面前,她宁愿要一个忠诚的傻子,都不会要一个敢有歪心思的天才。

    这话,其实也是告诫小玉的意思。

    当初东家收下她,便是因为觉得她聪明机敏,是可用的人,但是若是她但凡生出半点歪心思来,想必东家也不会手软。

    “孙耀文现在接了那封信,估摸着就要巴巴的去花满楼抬人了,现在陈娘就算赶回去,想必也动不了艺灵分毫,兴许还要被生生气的半死,东家就由着她耀武扬威?”小玉道。

    虽说东家是留着大招儿等着孙耀文和怡红院,艺灵对于东家来说就是个棋子,无关紧要,可就算是个无关紧要的棋子,这般嚣张,也让人很不爽。

    心禾笑容里带着几分森森然的味道:“是啊,就这么让她好过,我也觉得,很不爽。”

    “那夫人的意思是·····”

    “这么大的一场戏,也得有一个会来事儿的人挑起来,才能闹得起来,不然岂不是白白的给了艺灵一个走运的好机会?”心禾冷笑一声。

    虽说给孙耀文当贵妾这种事儿,在季心禾的眼里算不得什么好事儿,而且还觉得恶心,但是既然艺灵觉得这是好事儿,季心禾便也不能这么便宜了她去。

    “夫人觉得,谁最适合做这个挑事的人?”小玉低声问道,心里却是百转千回,隐隐有了答案似的。

    心禾掀唇笑了笑:“季秀兰。”

    ——

    这些日子孙耀文春风得意,季秀兰自然是不遗余力的讨好他,他们本来就是老相好了,有些事不用说彼此都明白。

    季秀兰瞧着孙耀文如今对她兴趣也还很大,心里自然高兴,毕竟孙耀文现在是老太爷眼前的红人儿,若是老天爷哪天死了,这孙耀文一个不小心继承了庞大的家业,那她自然是跟着鸡犬升天了!

    不然的话,只等着孙老太爷一死,她这个连儿子都没生出来的小妾,立马会被孙老太夫人捏死了去。

    这几日季秀兰春风满面,俨然似乎看到了自己的美好未来,可谁知,就在此时,听到了自己的贴身丫鬟翠芽的话:“奴婢方才听人说,好像是少爷打算将那花满楼的艺灵姑娘抬进府。”

    这个少爷,自然是说的孙耀文,翠芽知道他们之间的事儿,这说起来,不指名道姓季秀兰就知道是谁。

    季秀兰闻言便是一怔:“花满楼的艺灵?花满楼和怡红院不是对家吗?怎的想起纳她为妾了?”

    季秀兰隐隐有些吃味儿,难怪这些日子她觉得孙耀文对自己不像从前那般上心了,原来是有了新欢。

    但是吃味归吃味儿,她也无权阻止什么,正打算不耐烦的将翠芽给挥退下去。

    谁知翠芽紧接着便道:“奴婢听说,少爷的意思,是要抬为贵妾!”

    这话一出,季秀兰登时瞪大了眼睛,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直接站起身来:“你说什么?”

    “奴婢也是听人说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翠芽急忙道。

    “一个青楼出来的下贱货色,也能抬为贵妾?!”季秀兰气急败坏的骂道。

    要知道,孙耀文现在还未娶妻,若是抬了个贵妾,那艺灵岂不是成了那院子里的女主人了?!

    季秀兰急忙道:“你听谁说的?到底准不准啊?”

    “奴婢方才出门,就听到有人议论,似乎是花满楼的人在说起此事,奴婢没留心,只是听到这个消息,就急忙回来告知夫人了,奴婢回来了还特意打听了一下,听说今儿还有那个艺灵的贴身婢女来找少爷呢。”

    季秀兰冷笑一声:“好你个孙耀文!昨儿晚上还对我浓情蜜意灌迷魂药,转眼便要为了一个下贱的青楼女子坏了祖宗规矩,抬为贵妾!若是等着孙老太爷死了,岂不是想要将她扶正了去?”

    “少爷大概是没这胆子的。”

    “谁知道他有没有?不成!那个艺灵想必是个狐媚子的东西,竟敢如此大的口气,还要贵妾?休想!”季秀兰嘴里不甘心的骂着,她一个清白的姑娘进孙家的门,都还只是贱妾!还是一个糟老头子的贱妾!

    艺灵一个风尘女子,凭什么轻易就能给孙耀文直接当贵妾?

    这可是她一直以来都觊觎的位置!

    季秀兰直接冲向了孙耀文的院子。

    季秀兰现在虽说气恼,但是理智还是有的,这事儿她得搅和,但是却不能太过分的搅和,她捏着孙耀文的短处,怎么说也不能太让步。

    孙耀文此时已经得了艺灵的信儿,急吼吼的便要去花满楼接人。

    谁知却被季秀兰给拦住了。

    “秀兰?你怎么来了?”孙耀文下意识的有些心虚。

    季秀兰皮笑肉不笑的道:“我如何不能来?”

    ——

    花满楼。

    陈娘气势汹汹的赶回来的时候,艺灵正在翘首以待,正等着孙耀文的轿子呢,谁知等了半天,孙耀文没等到,却是陈娘回来了。

    瞧着陈娘这脸色,艺灵暗叫一声不好,正打算回屋去躲一躲风头。

    谁知陈娘直接上来便叫住了她:“艺灵。”

    这声音冰凉凉的,很有几分别样的味道。

    艺灵品出来了,后背一身冷汗,讪讪的转过身笑道:“陈娘回来了?不是说去王牙婆那边提人去了?怎的我没瞧见?那十个姑娘难不成被陈娘藏起来了不成?”

    陈娘此时却没有心情和她虚情假意,恼火的扬手便是一巴掌扇了上去。

    只听“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整个花满楼都寂静了。

    众人都是目瞪口呆的愣在那里,只有艺灵被扇的摔在地上,眸中狠色尽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