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43章 赤裸裸的威胁

第443章 赤裸裸的威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管家笑容里藏着几分凌厉:“不然,依着艺灵姑娘这出身,还能成贵妾不成?我们老太爷开恩了,艺灵可不要不识好歹,如若不然,今日我们孙家便不管这事儿了,直接转身走人,艺灵姑娘的下场,也不一定能好到哪儿去的。”

    赤裸裸的威胁!

    艺灵瞪着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孙耀文,却见孙耀文没事儿人似的,似乎完全忘了从前许诺她贵妾身份的事儿。

    现在孙家若是不管她,她就算已经从陈娘的手里偷了卖身契,也能轻易被陈娘给折磨死!

    陈娘折磨她到现在却不弄死她,唯一的原因不就是顾忌孙家吗?

    现在若是孙家扬言不管,陈娘还能让她好过?

    她孤身一人,根本没有资格跟陈娘斗!

    而孙家竟然就这么钻了空子,拿这事儿来威胁她,让她选择?她还能选什么?

    可是她付出了这么多,帮了怡红院那么多,断了自己的才艺路子不说,甚至不惜背叛花满楼,就为了得到一个贱妾的身份?!

    艺灵气的眼睛通红,浑身都在发抖,眸子里满是恨。

    宋管家嗤笑一声,倒是也随便的很:“既然艺灵姑娘看上去不怎么愿意的样子,那这事儿就算了,左右我们孙家也不缺这么一个姨娘。”

    说着,便转身扯着孙耀文要走。

    孙耀文这等废物,在宋管家面前大气不敢出,自然是由着他带着走。

    艺灵抬眼看了看陈娘阴测测的笑容,吓的浑身一个哆嗦,急忙抓住了孙耀文的衣摆,哭着道:“我愿意!贱妾我也愿意,带我走吧,我求你了。”

    不然,她就要被打死了!

    孙耀文眼里闪过一抹惊喜!这可真是捡了大便宜了!

    原本他也是觉得纳一个妓|女当贵妾实在丢人,但是一想到艺灵为自己带来的利益,他觉得坏名声也能忍了,可没想到,这峰回路转,最后让他得了利益还能用一个贱妾的身份处置了这个美人,实在是占尽了便宜!

    果然还是爷爷厉害啊。

    宋管家笑着冲着陈娘拱手道:“既然如此,人,我们就带走了,毕竟她也不是花满楼的人了,陈娘你也无权留下。”

    陈娘此时倒是大方的很:“这种下贱东西,你们孙家既然想要,带走便是,我留她做什么?”

    这种背信弃义的东西,趁早走人!

    宋管家有些狐疑的看了陈娘一眼,莫名的觉得她似乎有点儿心情太平静了,丝毫没有憋屈的味道。

    不过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宋管家没有多想,只是指使着人将艺灵给抬回孙府去。

    孙耀文本来是打算抱她的,但是一看到她鼻青脸肿的脸,就有些受不了,干脆让两个力气大的婆子将她给背出去了。

    孙家的人很快就走了。

    花满楼很快又恢复了宁静,向来不爱凑热闹的阿怜此时却缓步走下楼来,秀眉微蹙的道:“你不该放她走。”

    孙家的管家亲自前来接人,说明艺灵手上还捏着他们不知道的秘密,既然不能让孙家知道,就不该将艺灵交给他们。

    陈娘看着门口孙家马车离去的方向,却是冷哼一声:“你以为我们不给人,孙家就会罢休了吗?艺灵的卖身契已经被她偷走了,将她继续扣在我们花满楼,此事可大可小,闹大了,咱也讨不到好处。”

    此事的确是可大可小,往小了说,便是艺灵没有依傍,孤女一个,花满楼即便没有她的卖身契,将人整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更不会有人追究。

    可往大了说,便是触犯律法,可律法这种东西,向来只有权贵才能有资格用,比如孙家一心要抢艺灵,必然就会闹大,艺灵有孙家做依傍,花满楼还没有她的卖身契,不占理,自然就是闹得难看。

    而艺灵涉及孙家利益,孙家必然会闹大的。

    阿怜却沉声道:“可放她去孙家,以后的事情只怕也会更麻烦。”

    毕竟她手上捏着花满楼的计划和安排,这一去,只怕全都告诉孙家了。

    陈娘此时的面色却是轻松了不少,挑了挑眉道:“这个嘛,倒是不一定。”

    “此话怎讲?”阿怜好奇的道。

    陈娘面对阿怜,其实心底里有几分敬畏,毕竟是京城来的名妓,这么大一座菩萨她自然好生供着,而且阿怜年纪也不小了,心思剔透,看透世事,不像那些小姑娘单纯好哄骗,陈娘跟她说话,反而觉得有些紧张。

    “这事儿,我也不敢多说,只不过,一切都是东家的意思就是了。”陈娘道。

    陈娘脑子虽说比不得季心禾的脑子转的快,但是到底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油条了,若是到现在还看不清,那她这些年真是白混了,从东家嘱咐她好生照顾艺灵,对艺灵知无不言,到她前去哭诉的时候东家淡定从容,让她按着规矩处置艺灵,陈娘便能猜到,东家想必另有用意。

    就是因为一切都是东家的意思,所以陈娘才会觉得莫名的心安,这位东家,无形之中给她的安全感太多了,她觉得,既然是东家吩咐她一步步这么走过来的,那就应该有她的道理。

    陈娘总觉得,这次的事儿,她们不一定会吃亏。

    阿怜闻言便是挑了挑眉,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微蹙的秀眉也舒展开来了,点点头便转身上楼去了。

    陈娘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杀鸡儆猴的好例子,直接清了清嗓子,冲着花满楼里所有看戏的姑娘们厉声喝道:“今儿你们也瞧见了,艺灵这妮子背叛是什么下场!我可告诉你们,收起你们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谁若是还有这歪心思,别说东家了,我第一个撕了她!”

    众人便是倒吸一口凉气,浑身一颤,艺灵的例子,实在太惨了!

    被打的半死不说,最后落得个什么?贱妾!简直天大的笑话!

    至于东家的意思,艺灵这回险些被打死东家都没露面,东家的意思显然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陈娘放心,我们不敢的。”姑娘们忙不迭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