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45章 翻不过身

第445章 翻不过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孙耀文万万没想到这事情会这般顺利,顺利的让他怀疑是不是自己今年实在是走大运了!除了之前的挨打事件和翻船事件之外。

    不过一想到这茬儿,孙耀文便又想起那个貌美的小娘子了,砸吧了下嘴巴,忍不住道:“那小娘子生的那般的天姿国色,还是连安镇人,大概也是不常出门的,好容易能碰上一次,却就这么试了机会,实在可惜。”

    桂圆听着便是脸色一变,讪讪的道:“少爷那次实在是惊险,少爷难道不觉得,翻船那事儿,诡异的很吗?为什么就咱的船翻了,连靠的那么近的那小娘子两口子的小船却是半点事儿都没有······”

    桂圆算是机灵的,此时想来,便觉得心有余悸,尤其是,当时派出去挖穿那小娘子的船的奴才,死在了那湖里,少爷觉得晦气,直接让人将尸体扔出去了,也没细看,但是桂圆是细看了的,那人身体上没有半点伤口,却是七窍流血而亡,模样十分的惨。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切,所以桂圆才格外的后怕,总觉得那次的事儿蹊跷的很,那小两口,只怕也不简单。

    所以桂圆其实想要旁敲侧击的劝一劝自家少爷。

    孙耀文却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别跟我提那事儿了!小爷我已经请了倒是施法,日后这妖魔鬼怪都休想近小爷我的身,那小娘子,你赶紧去给我查!就在连安镇上住着,我还不信我找不出来她!”

    显然,孙耀文的脑子并不足以去理解桂圆的话。

    桂圆也不敢多嘴,少爷的脾气他是知道的,向来不容人置喙,便连忙应下:“是,小的立刻吩咐下去办。”

    随即顿了顿,才道:“那个·····刚进门的云姨娘,少爷可打算宠幸了?”

    孙耀文皱了皱眉:“云姨娘是谁?”

    “就是艺灵姑娘,她本名姓云。”

    孙耀文一下子就想到了艺灵那张鼻青脸肿的脸,眉头狠狠一皱:“算了。”

    脸被打成那样了,他可没这闲工夫去受这个恶心。

    此时艺灵躺在床上,脸色泛白,身上更是伤痕累累,她进门三日了,孙耀文一次都没来看过她,她心里也清楚为了什么,因此也更恨!

    筹谋了这么久,最后落得个贱妾的位份,还得被孙耀文看轻,艺灵想想都觉得气的吐血!

    “姨娘可快些吃饭吧,这一直不吃饿的也是自己,倒是劳累奴婢们来回热菜,麻烦的很呐。”孙家安排给艺灵伺候的小丫鬟们个个儿心高气傲,看不起这个妓女出身的姨娘。

    更重要的是,这个女人一进门就失宠,自然没人将她放在眼里。

    这会儿跟她说话,自然也是随便的很。

    艺灵眸中闪过一抹狠辣,可到底也还是咽下了这口气,她知道,自己必然是暗中被人摆了一道,如今一步错步步错,她现在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承受。

    来日方长,她还真不信,对付不了这么个草包废物!

    ——

    这几日天气总算凉快了些许,眼下已经要入九月了,应该是要入秋了。

    书兰正指使着小丫鬟们将心禾房里的冰壶给搬出去。

    “现在天气转凉,总算是能凉爽些了。”书兰笑道。

    “得了吧,再热也没热着你,整日里跟着夫人身边,一堆冰块降温,你还能热?”小玉好笑的道。

    书兰撇撇嘴:“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

    心禾歪在软榻上,素手有一搭没一搭的轻敲着一柄羽扇,一双美眸轻轻闭着,却没睡,显然在想事情。

    书兰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边,道:“方才书院那边来人了,说是小北少爷上课没能背出先生要求课文,这会儿还在书院罚抄写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心禾闻言便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孩子,现在越发的皮了。”

    “哪儿的话?前几日奴婢听人说,这崇德书院如今的换了个新夫子,可严了,背课文便是背错了那么一句话,都得罚抄,小北少爷向来乖巧,能把小北少爷都给抓住错处的人,想必是真的严苛。”书兰道。

    心禾想想也是,小北这孩子向来老实又乖巧,读书也勤奋,这被留下来罚抄还真是头一次,想来是那先生实在严厉了些。

    “奴婢听说,这崇德书院新来的先生,是从京中的翰林院退下来的一位老翰林,德高望重的很,若非闲着没事儿做,怎会想起做教书先生?”

    心禾听到“京中”二字,便是下意识的睁开了眼,牵唇笑了笑:“能有这么个先生,也是小北的福气,让他受点儿挫也好,男孩子嘛。”

    小玉瞧着心禾坐起来了,便拿了个软枕过来给她靠上,笑道:“奴婢觉得,小北少爷学的刻苦,火候也差不多了,等明年开春,可以下场去考考童生试了,没准儿能过。”

    心禾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虽说才十一岁,但是下场子试试也总没坏处,小柴火应该也能考了,他比小北聪明,应该不会差。”

    闲磕了一会儿,便见外面传来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隐隐还有吆喝声,书兰听着便瞪大了眼睛:“这什么情况?不知道的还以为谁中状元了。”

    小玉好笑的戳了戳她的脑袋:“你这脑子,整日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今年又没有秋闱!”

    说着,便转身出去:“奴婢出去瞧瞧。”

    心禾干脆起身,心里其实隐隐猜到了什么,面色却不变。

    小玉进来,便沉声道:“是怡红院,正在大力宣传呢,说是要推出一个女团,就在这个月底。”

    心禾冷笑一声:“这偷来的东西,他们用着可真是顺手啊。”

    “如今怡红院那嚣张的气势,奴婢瞧着都觉得碍眼,夫人也是时候好生搓搓他们的锐气了!”

    “搓搓锐气何须我下这么大的功夫?”心禾嗤笑道:“我要他们翻不过身!”

    说罢,便扔了手上的扇子起身:“备车,我要出门。”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