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46章 什么人

第446章 什么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换上了一身男装,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拿着一柄折扇出门去了。

    外面一个小厮早已经等着了,瞧见心禾出来便连忙迎上去:“公子。”

    心禾扫了他一眼,这个人是花满楼的人,在陈娘的手下做事。

    自从上次陈娘手底下那个小厮被发卖了之后,花满楼上下的奴才们都安分的不得了,这小厮瞧见心禾也是殷勤的很,生怕自己稍有懈怠就惹恼了他。

    “现在人在哪儿?”

    那小厮急忙道:“小的一直盯着呢,现在那位姑娘正在芳华阁挑首饰。”

    心禾点点头:“走。”

    芳华阁,算是连安镇响当当的一个首饰店了,但凡大户人家的千金贵妇,都来来这儿买首饰,花楼里的头牌姑娘们,享受的待遇和千金小姐一般无二,自然也是买的起。

    心禾到了店内,店里的掌柜的一瞧他衣着打扮不凡,便知道是大户人家,尤其是挂在腰间的那块玉佩,没有丝毫的瑕疵,上等的好玉。

    “这位公子,想买点什么首饰啊?”掌柜的殷勤的笑道。

    心禾掀了掀唇,直接扔了一包银子给他,压低了声音道:“我一个男人家,看中了首饰也没人帮忙挑选啊,我听说惊华姑娘正在此处,不然掌柜的行个方便,告知惊华姑娘在哪个雅间,我好让她帮忙挑选。”

    掌柜的愣了一愣,一下子就明白了,但凡名门大户的姑娘家挑首饰,都是不会在大堂里选的,而是在楼上雅间,让人拿上去选。

    这位公子这么说,八成就是想见惊华。

    掌柜的垫了垫手上的钱袋子,只愣神了一会儿,便笑道:“这个好说,惊华姑娘正在二楼左手第二间。”

    心禾笑了笑,这掌柜的倒是识趣,直接一收扇子,抬脚便阔步上楼去。

    掌柜的垫着钱袋子笑了笑,心里暗道:就这公子的姿容和家财,惊华姑娘日后想必还得感谢他给了这么个机会吧。

    心禾忽然推门进去,在雅间挑选首饰的惊华都是一愣,脸色骤然变了:“你是什么人?”

    惊华身边跟着的小丫鬟也急忙挡在了她的面前。

    心禾却是十分守礼的拱手笑道:“在下是谁姑娘兴许不认得,但是在下要跟姑娘说的话,姑娘兴许感兴趣。”

    惊华愣了愣,她似乎是头一次瞧见这么好看的男人,心里不自觉的便松懈了下来,而且他态度也不轻狂,很是守礼,通身的打扮便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

    惊华这才对着那小丫鬟点了点头,让那小丫鬟退到了一边。

    “公子若是想找我,直接去怡红院找我便是,何必特意来这里?”惊华道。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在下爱惜姑娘才华,谈正事也跑那种地方去,岂不是亵渎了姑娘?”

    惊华笑了一声,这话听着就假,但是确实好听,尤其是这样一个楚楚公子嘴里说出来。

    “本来我早已仰慕姑娘的大名,如今姑娘也算是怡红院的头牌,名气响当当的大,我也是为姑娘赶到欣慰,不过·····”心禾说着,便有些无奈的样子:“我今日在街上,便听说怡红院竟然要另捧新人。”

    心禾说着,便下意识的抬眸,看了看惊华的脸色。

    果然,她眸中闪过一抹暗色。

    心禾掀了掀唇,叹气道:“惊华姑娘如今声名鹊起了才多久?好像不足半个月吧?怡红院怎的就能如此绝情,立马就推新人出来,听说这次新人的噱头还大的很,一次性十个姑娘!到时候这十个姑娘一出来,一般花楼的头牌最多七个,到时候惊华姑娘又该置身何处?”

    惊华的脸色已经难看了许多了:“这不是我该操心的事。”

    怡红院的安排打算如何,还不都是上面的主子们说了算,由得她不悦?

    心禾笑道:“我只是惋惜姑娘的才华,姑娘这般惊才艳艳,却要被怡红院这般压制,我实在是看不过去啊,尤其是,那新推出来的十个姑娘,听说是一个团体,那到时候她们势必会抱团,针对惊华姑娘一人,惊华姑娘势单力薄,日后还不定被怎么欺负。”

    其实心禾所说的,也正是惊华忧心的,一次性重点推出十个姑娘,哪家花楼也不会这么干啊!

    饶是京城的名满大乾的万花楼,当初那老鸨想要人接替阿怜的位置,也只是重点推出了含香一人,否则出来的新人难免压了旧人太多风头。

    “其实想想,姑娘也不一定非得呆在怡红院,怡红院不重视姑娘的才华,反而这般力捧旁人,一次性还是捧十个,姑娘日后处境艰难,可见一斑,若要等着自己被排挤,被盖过风头,还不如·····另寻出路。”心禾幽幽的道。

    惊华咬了咬唇,问道:“什么出路?”

    “如今连安镇,能和怡红院抗衡的,除了花满楼还有谁?”

    惊华眸子亮了一亮,可随即看着心禾的眼神多了一抹狐疑:“你是谁?”

    心禾笑了笑:“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个说客,也是一个姑娘的仰慕者,希望姑娘日后一路顺遂的仰慕者,姑娘若是觉得我的建议好,就够了,毕竟眼下什么情形,姑娘看的清楚,如今姑娘风光无二,可等着那十个新人一出来,姑娘恐怕被挤的连站的地方都没了,反观花满楼,姑娘还记不记得,当初花满楼的艺灵是何等风光?”

    惊华眉心挑了挑,眸中多了一抹向往。

    她就是学的艺灵,艺灵昔日的风光,比之她现在都更甚。

    毕竟花满楼的客人多,追捧者自然更多。

    心禾接着笑道:“人人都道惊华姑娘才艺无双,比之艺灵姑娘也完全不逊色,当初的艺灵能在花满楼风光无二,如今的惊华姑娘在花满楼自然也不会比她差!而且,如今艺灵已经不在花满楼,惊华姑娘若是去了,岂不是······”

    后面的话她不多说,惊华也都懂了,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