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65章 所以咱得努力点儿

第465章 所以咱得努力点儿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只要再诞下一个皇子,只怕贵妃之位都不在话下,宋家大老爷手掌重权,宋家小公子也得沐皇恩,赐了进入皇宫陪伴太子作为伴读的荣誉。

    如今宋家的确算是风光无限了,穆侯楚当初和她随口提起过两句,心禾倒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却是没想到,这宋家的祖宅竟然也在禹州。

    心禾下意识的便抬头多看了一眼那边的情况,已经有不少人围上去和宋家的人打交道套近乎了。

    “林夫人真是客气了,我这哪里算的上是阔气了?只不过是小女实在喜爱这条裙子,我便也只能由着她去,想着替她争下来便是了。”说话的是个盘着妇人头的贵妇,她衣衫华贵,连朱钗都明显名贵的很,很是彰显身份。

    这话虽说是谦虚着说的,但是语气里却是藏不住的得意和骄傲。

    单单从她这般肆无忌惮的喊价来看,这人就绝对不是个谦虚的人。

    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子约莫十五岁的样子,模样还算清秀,此时面子上都懒得装谦虚,看着前来恭维的众人,更是隐隐带着几分倨傲和轻狂:“这裙子既然是我看中了的,必然是不愿意让她穿在别人的身上的,何况我大老远的来这一趟,难不成还空手而归?”

    一旁立马有人跟着应是,讨喜的陪着她说话。

    而陈娘此时已经命人将那套裙子给送去了,也是凑上去和那宋夫人和宋小姐说了许久的客气话。

    生意人嘛,最重要的还是经营人脉,要说陈娘最厉害的地方,也就是这一点,这也是为何她办砸了几次事情之后,心禾也能宽容留下她的缘故,陈娘的脑子或许不是最好的,但是要论经营人脉这方面,的确很难有人胜过她去。

    心禾瞧着也没什么意思了,便起身准备走了。

    她需要的就是高价将这条裙子卖出去,从此扬名,至于到底卖给谁,她根本觉得没必要管。

    倒是今晚回去,她和将今日的事情说给穆侯楚听的时候,便也提了一句宋家的壮举。

    穆侯楚闻言却是略带嘲讽的掀了掀唇:“禹州的宋家?如今真正得势的也不过是宋家大房那一脉,至于这边的二房和三房,跟着沾着点儿光罢了,甚至三房还是庶子,那宋二老爷在禹州这边买了个官儿,却也没什么本事,根本不成气候,这两房却是时常打着宋家大房的幌子在外面招摇。”

    心禾听到这些话倒是一点儿也不奇怪,从那位宋夫人和宋小姐轻狂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这禹州的宋家估计也不算是个什么好东西。

    “怎么了?你和她们对上了?”穆侯楚瞧着心禾若有所思的样子,便问了一句。

    “我和她们对上什么?人家是客人,我是生意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罢了,哪里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心禾笑着摆了摆手道。

    随即顿了顿,才道:“只是我想着,以如今皇帝的性子,这般重用宋家,大概也是留了棋子在宋家暗中盯着?”

    穆侯楚却是掀唇笑了笑:“有没有留棋子盯着我不知道,可我知道宋家的小公子美其名曰进宫给太子当伴读,实则住在宫中,由皇后娘娘亲自抚养,看似殊荣,又如何不是一种拿捏呢?”

    心禾面色一震:“竟是如此!”

    穆侯楚轻嘲的笑道:“我们这个皇帝,我再了解不过,他知道自己能力不够,手段不足,所以这把龙椅他是坐的极其没有自信的,生怕有人将他给踹下来了,所以他重用谁都不敢真正的放心。”

    极其的没有自信,甚至可以说,是自卑。

    穆侯楚当然知道他为何自卑,当初先帝在时,不论是太子还是三皇子,风采都完全压过如今的皇帝,可以说,先帝压根儿就没有考虑过自己这个默默无闻的儿子来继承大统。

    若非穆侯楚背后全力扶持,他哪里有今天?

    而穆侯楚真正扶持他的原因,皇帝心里也清楚的很,因为他最没能耐,他知道穆侯楚的狼子野心,所以心里是越发的不安,尽管如今穆侯楚已经被他“放逐”,相当于没有威胁力了,可自卑的种子早已经根深蒂固,任何人,轻易都难以取得他全心的信任。

    心禾紧紧的蹙着秀眉,缩进了穆侯楚的怀里:“还好咱离开了,不然万一他日后当真也要咱的孩子进宫拿捏在手上,可该如何是好啊?”

    她没当过娘,却也知道哪个孩子不是娘的心头肉?让自己的孩子成为一个质子本就不忍,更别提还得小小年纪就离开父母。

    穆侯楚微凉的眸子瞬间暖了几分,他头一次在季心禾的眼里看到了后怕,却不想是因为这个原因,抬手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不会的。”

    心禾也轻轻的点头,现在不论如何,他们都至少离开了京城,在这千里之外,虽说不一定完全安全,却总归让他鞭长莫及,也离那个漩涡远了一点。

    她的愿望其实很简单,过安宁一点的日子就好了。

    “不过······”穆侯楚突然话锋一转,神色难得的凝重了起来。

    心禾瞧着他这样子,心里便是忍不住一紧:“不过什么?”

    穆侯楚很少在她面前做这般凝重的神色,因为他一般有什么不好的事也不会告诉她,反而自己悄无声息的就解决了,此时若是要说,那必然就是他尚未解决,或者难以解决的事。

    所以她才这么紧张。

    穆侯楚定定的看着她:“不过你考虑这些是不是有点早?”

    “额?”

    “要考虑咱未来孩子的安危,是不是得先有个孩子?”

    心禾两眼一瞪,这才明白自己被耍了!

    “你起开!”

    心禾一推,却是没能将人推动,反而对上了穆侯楚幽深的眸子:“心禾,咱生个孩子吧。”

    心禾听到孩子二字,觉得陌生又暖心,却还是有些不自在的道:“这事儿哪儿能咱想有就有的?”

    穆侯楚十分严肃的点了点头:“说的也是。”

    心禾瞧着他突然这么好说话也是有点儿愣。

    谁知他接下来便直接覆上了她的唇,将她压在了床上:“所以咱得努力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