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66章 心肠够狠的

第466章 心肠够狠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在这一次的走秀之后,绾绾阁的名声便渐渐响亮了起来,这次却是在贵女圈子里响亮起来的。

    心禾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绾绾阁的生意本来就主要针对贵女贵妇,所以名气很重要,越是有钱有档次的人家,越是看中名气,若是达到能穿上绾绾阁的衣裙就有面子这个层次,绾绾阁的脚跟就算站稳了。

    而孙家这次,却是没有一个人参与这次绾绾阁的开业走秀。

    陈娘向来圆滑,孙家那边其实也是送了请柬的,毕竟孙家好歹是连安镇数一数二的富户了,可是孙家没有一个人来,说到底还是在为了孙老太爷的丧事和家产之争。

    孙家没人来最好,陈娘送请柬只是面子功夫,倒是没指望真的有人来。

    如今孙家窝里斗的厉害,几乎已经白热化了,为了这么大的一份家产,个个儿都挣红了眼,反而将从前和花满楼的仇恨忘干净了似的。

    恐怕唯一一个还记得这份仇恨的人,也只有已经去世的孙老太爷,因为只有他,是真心的为孙家的未来殚精竭虑。

    至于其他人,却是无所谓的很,只不过是家产而已,多捞点就多捞点,谁还管什么其他的事儿?

    尤其是这个节骨眼儿。

    也是因为如此,心禾最近很是顺风顺水,几乎都要忘了孙家这回事儿。

    却在这一日,书兰面色有异的进来,像是憋着什么话,却又犹豫着要不要说似的。

    书兰这性子就是太简单,心里根本藏不住事儿,尤其在心禾的面前,要憋住什么话实在太难。

    心禾原本在看绾绾阁这几日的进账,抬眸扫了她一眼,瞧着她自顾自的憋着劲儿的样子,便觉得好笑:“什么事儿?”

    书兰呆了一呆,她还没说夫人就知道了?

    不过想想夫人的蕙质兰心,自己这点儿道行在她跟前根本不够看的,便实话实说道:“是孙家那边出了点儿事儿。”

    心禾面色淡然的很:“嗯。”

    书兰瞧着心禾没有阻止,便也继续说:“奴婢突然听说,孙家那边很不太平。”

    “他们家要是太平了才有鬼了。”

    书兰抿了抿唇,接着道:“孙家那边好像查出了孙老太爷的死因,不是孙老太爷自己病死的,而是人为。”

    心禾翻着账簿的手轻轻一顿,眸中闪过一抹诧异,这事儿她早就觉得蹊跷,感觉和孙耀文脱不了关系,却也觉得此事必然也是被压下去,根本不可能翻出来,谁知这么些日子过去,孙家竟然还真有查出真相的人?

    “什么人为?”心禾问道。

    “突然孙家的一个小丫鬟跳出来指证季秀兰,说孙老太爷就是喝了她每日里喂的慢性毒药,才这么快就死了的,季秀兰死不认账,然后孙老太夫人便下令搜查季秀兰的院子,谁知竟然在她院中的一课枇杷树下挖出了埋藏着的药渣子。”

    心禾眸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季秀兰帮着孙耀文办这事儿,她倒是觉得情有可原,可此时听着书兰这么说,却又觉得怎么有点儿不对劲的感觉。

    “孙家那边就只查到了季秀兰这里就完事儿了?要知道季秀兰在孙家唯一的靠山可就是孙老太爷,她要谋杀孙老太爷才是脑子有病吧?”心禾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其实就想问孙耀文被牵连出来了没有。

    书兰却是沉着脸色摇了摇头:“没,孙家自然不可能查到季秀兰这里为止,所以就接着查,可谁知,竟查到了孙家大少爷的头上,说是孙家大少爷谋杀。”

    心禾眉心一跳,“呵”的一声冷笑出来:“我就说这事儿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

    艺灵还真是有本事了!

    “反正具体的事儿,奴婢也不清楚,但是季秀兰已经被抓了,听说孙家打算直接乱棍打死了去,还有那孙家大少爷,大概也要被逐出家门,一文钱的家产都别想要。”书兰说着,还忍不住咂舌道:“这孙家的家产之争,还真是各种腥风血雨。”

    心禾沉着眸子道:“孙耀文这次算是坐收渔利,连孙家大少爷都已经被算计完了,照这样下去,只怕孙耀文在这次的家产之争之中当真要夺得头筹了。”

    心禾这么想,也是有一定的思量的。

    从前她根本没把孙耀文放在眼里,便是想着他一个庶子的儿子,就算分家也分不了多少家产,在孙家也处处受限,根本不足为惧,如今,他若是拿到了大部分的家产,他身边还有个艺灵,只怕日后不好对付。

    尤其是,艺灵和她之间现在算是死仇了,等着这次的孙家风波过去,孙家就算忘记了怡红院倒闭的真相,艺灵只怕也不会忘记,反而第一件事就是找她的麻烦了。

    心禾虽说不至于怕她,但是麻烦肯定是少不了了。

    想到这里,心禾面色便又微微凝重了几分。

    她没想到,孙耀文和艺灵在孙家这样劣势的条件下,竟还能反败为胜,可见艺灵的手段和心机了。

    若是这次的事情真的是艺灵的手笔,那她岂不是一石三鸟,既借季秀兰的手杀了孙老太爷,又嫁祸孙大少爷,顺道,还将季秀兰给除掉,算是给自己除了一个未来的对手,毕竟季秀兰和孙耀文有私情的事情,艺灵必然是察觉了的。

    这个女人,当真好毒的心!

    “夫人在想什么?”书兰瞧着心禾脸色不好。

    心禾沉声道:“没事,只不过现在想想艺灵,觉得这丫头的心肠够狠的。”

    书兰鄙夷的冷哼一声:“她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的?”

    “罢了,还是先不管这些了,去绾绾阁一趟吧。”心禾合上了账簿,顿时没了心情,她现在也忙,没时间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

    “是。”

    孙家的事儿心禾听着虽说有些心冷,但是到底是别人家的事儿,她也没这个闲心情去多管,所以听过也就罢了,被绾绾阁的杂事缠身忙到天色将将擦黑了才回来,更是将孙家的事儿忘了个干净。

    可谁知,她刚刚到府门口,却见一个人影突然闪了出来。

    心禾抬手就要反射性的劈过去,谁知一眼却看清了这人影的模样。

    心禾微微一惊,是季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