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67章 未雨绸缪

第467章 未雨绸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你怎么会在这儿?”心禾面上的惊诧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便恢复了平静,眸光染着几分冷意,眼前这个落魄的女人,引不起她的丝毫同情。

    季秀兰能有今日,她早就猜到了,所以对于她的事情,她从不插手,也不屑于插手。

    季秀兰此时全然没了往日的风光,头发都凌乱不堪,衣衫更是被扯破了边角,还沾染了不少泥泞在身上,瞧着狼狈的很。

    若是从前,她瞧着季心禾这般冷着脸的样子,不是暴跳如雷便是要愤愤转身离去,此时,却是突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季心禾的跟前,哭嚎了起来:“心禾,心禾你救救我吧,你救救我吧!”

    心禾看着眼前跪在她跟前的女人,眸中没有什么波澜:“你这说的什么话?如今你可是孙家的宠妾,整个杨罗湾可就你最风光无限,怎的今日却还需要求我?”

    说着,唇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直接就要越过她去。

    季秀兰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裙摆,惊慌的道:“可我走投无路了,你若是都不帮我,我只怕就要被逼死了,心禾,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吧!孙家污蔑我毒杀孙老太爷,其实都是孙耀文的诡计,啊不对!是他的那个贱妾的诡计,我根本没有和孙家大少爷合谋,我都不知道那些药渣子是怎么到我的院子里的,艺灵就是为了除掉我,她为了孙家家产不折手段,她最恶毒了!”

    季秀兰也不知道为何要跟季心禾说这些,大概是心慌之下便口不择言了吧,连孙家的这些秘密的丑闻也都直言不讳。

    心禾顿住了脚步,弯腰扣住了她抓着她裙摆的手,眸中冰冷无波:“季秀兰,你到底哪儿来的底气,觉得我会帮你?你说孙耀文的贱妾对你不折手段,你对我又何尝不是如此?”

    说罢,手上一用力,便扣住了季秀兰的手,骤然一翻,便将她直接甩开,将季秀兰扔在身后,大步进府。

    艺灵不是什么好东西,季秀兰就是?

    她们两人之间这场狗咬狗的斗争,谁输谁赢,季心禾何必多管?

    季秀兰被甩在了地上,心里几乎已经绝望了,连忙要冲进去,却被守门的小厮直接给拦在了外面:“识相的就赶紧滚!不然我给轰出去!”

    季秀兰气的半死,却是无能为力,她如今真的无路可走了,孙家已经铁了心要杀她,今日本就是她好容易逃出来的,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就算逃了也很快就被抓回去,所以她根本不敢回自己的娘家,更是不敢到处乱跑。

    孙家要她死,她一个小女子自然是不得不死,更何况她还只是个贱妾,这种时候,她唯一想到能救她的人就是季心禾,季心禾手上有产业,她身份不一般些,在季秀兰的世界里,只有季心禾有这个能耐救她!

    所以她来这里等着她,就想求她救她一命,可没想到,这个女人也如此冷漠!

    季秀兰几乎要咬碎一口银牙,看着紧闭的大门又是一阵绝望感袭来,季心禾不帮她,那她还有什么活路?

    ——

    心禾进了府,书兰才冷哼一声道:“这个季秀兰可真是不要脸,从前对夫人是什么嘴脸自己忘了吧,现在自己要遭罪了倒是还想起让夫人帮她,咱夫人又不是活菩萨!”

    心禾凉凉的掀了掀唇角:“她是真的走到绝境了吧,不然也不会想要来找我,不过她只怕是高估了我的好性子。”

    她可没有这个没事儿就助人为乐的兴致。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季秀兰,季秀兰方才对她说的话,真真假假,不过有一句话是真的,她的确是被艺灵给算计了一道。

    孙家的事儿季心禾虽说不上心,但是也能大致猜得出个七七八八来的。

    “要说艺灵也的确是好手段,奴婢今日听说,孙家那边的家产快要分出来了,孙家大少爷即将被逐出孙家,分明是最有继承权的嫡长孙,如今算是一文钱也分不到,剩下的几个孙辈,全是庶子所生,所以争起来也算是旗鼓相当,不过奴婢却听说,孙耀文那边似乎买通了孙家的一些族老,到时候孙家家产大部分还是要被孙耀文拿下了。”

    小玉细细的说着这一日下来孙家的情况。

    其实这些事儿也不用特意打听,现在整个连安镇都暗暗议论孙家的这场家产之争,毕竟孙家在连安镇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了,这场家产之争也是愈演愈烈,大家关注的自然也就多了。

    心禾指尖轻叩着桌面,秀眉却是微微蹙了起来,冷嗤一声:“孙耀文倒是有本事啊。”

    “孙耀文能有什么本事?说到底还不都是艺灵的手笔?”小玉沉声道,现在她越来越觉得这个艺灵不是个省油的灯了。

    或许当初给她的下场,还是太仁慈了些。

    心禾此时的脸色也不是很好,孙家的那烂摊子事儿她倒是没有心情去评估,只不过艺灵如今眼看着越发的风光,只等着孙家家产分完了,怕是更不得了。

    孙耀文是个蠢货,他现在只怕已经完全被艺灵完全掌控了,这也是艺灵选择他的原因之一。

    等到艺灵掌握了孙家的大部分财产,只怕第一件事就是要腾出手来对付当初让她不好过的花满楼了。

    毕竟艺灵当初被打的半死赶出花满楼,还只得了个孙家贱妾的位份不说,最后还发现自己是被花满楼牵着鼻子耍了一道,若非孙家老太爷死了,只怕她现在都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艺灵对于花满楼的仇恨,季心禾不得不重视,若是眼看着她羽翼丰盈,日后自己的日子只怕不安生了。

    季心禾想事情一向很长远,想到这里,显然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小玉瞧着心禾的脸色不好,便也隐隐猜到了什么,道:“夫人若是担心日后麻烦多,倒不如现在未雨绸缪,倒是比以后被动的受到攻击要省事轻松的多。”

    心禾眸光微闪,抬眸看了一眼小玉,思虑了片刻,便轻轻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