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70章 不知不觉

第470章 不知不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么明显的要挟,别说艺灵了,就是孙耀文也听的分明。

    孙耀文脸色都白了白,急忙道:“那,那好······”

    语气里已经不敢有半点敷衍之色了。

    季秀兰这才心满意足的笑了笑,再冲着艺灵福了福身:“日后都是姐妹了,还请艺灵姐姐多多照顾呢。”

    说罢,便转身离去了,脸上的笑意根本就没消退过。

    艺灵浑身都在哆嗦,这个贱人,竟然让她扳回一城!

    还用这种手段给自己留后路!

    可以说,今日这一切,想必都不是巧合,甚至季秀兰那肚子里的孩子,艺灵都觉得蹊跷无比!

    但是若说这都是刻意而为之,这么大的动作,是季秀兰这个蠢货能做的出来的吗?

    艺灵顿时觉得狐疑,她总觉得,这背后似乎藏着一双手,推动着一切,可到底是谁,她却是猜不出来的。

    ——

    书兰已经将孙家那边的情况跟心禾说了。

    心禾淡笑一声:“办的不错。”

    “倒是也没费什么事儿,孙家其实也就外表光鲜,内里却是早已腐朽不堪,要买通几个奴才,只需要点儿银钱就够了,难怪艺灵能在孙家混的这么如鱼得水。”书兰轻哼一声。

    孙家在连安镇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书兰便还真的以为是个什么厉害的人家,却不知,孙家内部却是混乱成这副德行,自己的家奴,轻易就能被收买,这当家人想必也是混账的很。

    “艺灵能买通,咱们也能买通,不过几个奴才嘴巴变了风向,事情就翻了盘,孙家的命运何时竟也掌握在了几个奴才的嘴巴里,说来也是可笑的很。”心禾淡声道。

    “不过夫人何必这般费心,让人在每个院子里都藏了毒药的渣子?直接将这锅甩到孙耀文的身上不是更好吗?”

    书兰想的很简单,让孙耀文和艺灵一起死翘翘就行了。

    心禾却是笑着摇头:“若是我的打算是这样的,你以为季秀兰会乖乖听话?孙老太爷已经死了,对于她来说,目前只有孙耀文是她唯一的退路,若是我直接弄死了孙耀文,她的后路也断了,她不会愿意的,况且,杀害孙老太爷的事儿,她本就参与了,现在把屎盆子甩到了孙耀文的头上,孙耀文自然也会把她拉下水,到时候季秀兰还是逃不过一死。”

    书兰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所以还得考虑季秀兰。”

    “那是自然,要让她心甘情愿的被咱们利用,你必须给她点好处,最起码把这条后路留出来,否则她也不会被牵着鼻子走的。”

    “那现在这情况,杀害孙老太爷的锅到底要谁来背?”

    心禾似笑非笑的道:“你以为,就孙家这摊烂泥,还真的能查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夫人的意思是······”

    “此事必然会不了了之,孙家要脸,内里烂的不成样子也不可能选择报官,自己人也没有本事查出什么来,所以只能不了了之,等着家产一分,谁还管孙老太爷到底怎么死的?”心禾面上染上了几分嘲讽的笑意。

    “这孙家人,果然冷血的很。”

    “不过我反正也无心管孙家的事儿,我要的也只不过是艺灵不好过罢了,其他的我还真不在乎。”心禾淡笑着道。

    “艺灵此前算盘打的好,现在一下子反转,怕是她自己都反应不过来吧,孙老太爷这事儿成了悬案,可正儿八经的分家产,孙耀文一个庶子也分不了多少,比较孙家大少爷要占大头的,而且,还有个碍眼的季秀兰。”书兰笑道。

    季秀兰现在可真的是拔不掉的眼中钉肉中刺,到时候季秀兰和艺灵两人恐怕还有的撕的,若是真的留下艺灵一个人,她岂不是太寂寞太得意?还是给她留个小伙伴愉快的玩耍的好。

    心禾笑了笑,倒是没再说什么。

    举手之劳将这个麻烦解决掉也挺好,不然艺灵这个女人,迟早坏事。

    “不过,季秀兰假怀孕的事儿,只怕撑不来太久吧。”书兰讪讪的道。

    “这就不是我要管的事儿了,我只不过给了她一个建议,你也别把她当傻子,现在她和艺灵两人直接挑到明面上来,艺灵阴险,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两人还说不准谁更胜一筹的。”心禾随意的道。

    有种药,吃了可以造成怀孕的脉的假象,心禾是清楚的。

    心禾随手将手上的书一扔:“罢了,孙家的事儿以后不必管了。”

    “是。”

    既然已经折了艺灵的翅膀,自然没必要管了。

    ——

    在忙忙碌碌的日子里,时间也过的飞快,转眼便已经入了寒冬。

    因为忙碌于绾绾阁和花满楼的事情,心禾几乎都没有功夫去注意季节的变换,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窗外已经飘起了鹅毛大雪。

    “入冬了呀。”心禾看着外面的雪花感叹着道。

    “这么大的雪,看来明儿一早得落好厚的雪呢,说起来这也是今年的第一场雪,瑞雪兆丰年,好兆头啊。”书兰笑着给心禾披上了一件披风,因为她开着窗子站在风口上,也是怕她着凉。

    心禾笑了笑:“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

    书兰呆呆的道:“夫人才多大啊,怎么就开始感叹岁月了?”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却是不多说了。

    这几个月来,绾绾阁慢慢积淀了名气,彻底在贵女圈子里打响了名号,在府城,乃至整个禹州都很有名气,不知多少人还特意巴巴的跑到这边来买衣裙首饰,就是因为带着绾绾阁制作的衣裙首饰,会格外有档次些。

    再者花满楼那边也格外争气,姑娘们和绾绾阁那边相辅相成,绾绾阁前段日子又发布冬装新品,又办了一场走秀,自然还是花满楼的姑娘们挑大梁。

    这次的走秀比第一次办的时候要更为轰动,绾绾阁派发出去的请柬几乎是被疯抢,甚至有些门第低一点的,或者出手慢了一点的人家,就去黑市买,听说黑市里,就绾绾阁的走秀入场请柬,都被炒到了五百两银子!

    能去绾绾阁参与看秀,更是成为了贵族圈子里一种身份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