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72章 抽风的男人

第472章 抽风的男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怔了怔:“额?”

    可她话音未落,便见穆侯楚已经闪身进了里间,人影子都没了。

    随后一晃神的功夫,便又从里间冲了出来,此时他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了,直接将心禾带入怀里,圈着她的腰身的臂弯此时也随之收紧,一向沉稳的声音此时难得的带了几分不受控制的激动和小心翼翼:“心禾,咱有孩子了?”

    心禾被他突然带入怀里,撞的鼻子都要红了,她捂着自己的鼻子闷声道:“嗯······”

    穆侯楚看着她红红的鼻子,顿时觉得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再这么莽撞了。”

    说着,还轻轻的将她松开,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控制不住力道,把她给撞疼了似的。

    心禾古怪的看着这个突然之间温柔起来的男人,总觉得哪儿哪儿都怪怪的。

    要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不莽撞过?就说他突然之间将她带入怀里,让她鼻子撞到他的胸膛这事儿,她几乎都已经习惯了。

    现在竟然还能主动道歉不说,还能这般小心翼翼的将她给松开,季心禾都要怀疑这男人是不是脑子抽了。

    可接下来的情况,让心禾渐渐意识到,穆侯楚不是脑子突然抽风了,而是已经完全抽死了。

    “站着做什么?多累啊,快坐着。”

    “窗户怎么还开着?外面多冷啊,都下雪了,当心着凉!”

    “心禾,你饿了吗?渴不渴?要不要喝杯热茶?”

    季心禾一脸惊悚的看着这个轻声细语的对着她嘘寒问暖的男人,此时他正摸着她的肚子,一脸慈爱的笑容:“我是你爹,你知道吗?”

    心禾:“······”

    满屋子的丫鬟婆子们抽了抽嘴角,却到底还是僵硬着身子赶紧低下了头,似乎是想要强忍着憋在嘴角的笑。

    心禾终于看不下去了,无奈的道:“方才大夫来说,才一个多月,孩子怕是都没成形,你跟他说话能听得到才怪了。”

    这男人,素日里机关算尽治智谋无双,可现在怎么连这么没脑子的话也还说的出口?

    穆侯楚却也不恼,反而笑的越发的慈爱了几分,摸着她的肚子道:“这样啊,那爹提前给你打招呼,省得你不认得。”

    心禾:“······”

    ——

    随着年关将近,各家各户都忙碌了起来,除了刚刚怀上了身孕的心禾,因为穆侯楚也不许她操劳,对于这第一个孩子,他真的无比的重视,毕竟是第一次当爹,心禾不知道,他多盼望这个孩子。

    只不过他从来不提,其实也是怕给她太大的压力,但是他心底里是很想要个孩子的,成亲半年了也一直没有动静,直到这次收获意外之喜,穆侯楚真的高兴的恨不得跳冰湖里去。

    心禾被穆侯楚管着不许操心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好在绾绾阁和花满楼那边都有各自的管事管着,年底将近,小玉也是个能耐的,将府中的事务也打理的很好,心禾忙了半年的功夫,还真在过年的时候借着自己肚里的孩子的功劳清闲了起来。

    心禾这边清闲着,旁人家里也不一定了。

    京城段家这个年就过的格外的忙碌。

    要知道段澜和黎君颜的婚期就定在腊月,过完年就紧接着办婚事了。

    段家这阵子忙的不可开交,因为又要准备年关又要准备婚事,段夫人真是伤神的很,不过辛苦是一回事,一想到自己这不开窍的儿子总算乐意娶妻了,段夫人也还是很欣慰的。

    段澜也忙的很,如今皇帝对他委以重任,前阵子明州一带闹饥荒,又因为寒冬腊月,不知冻死饿死了多少人,可朝廷派发下去的赈灾银子等到发下去的时候竟然已经被层层克扣了一大半。

    皇帝因此震怒,派遣段澜作为钦差大臣前去彻查。

    段澜这一去便是整整两个月,今日才总算回来了。

    刚刚进城,便瞧见青山已经在城门口候着了,青山忙不迭的迎上去:“少爷!少爷可算回来了,夫人一直念着少爷呢,特意让小的在这里等着迎接。”

    段澜翻身下马,从前清隽的面容如今多了几分漠然和凉薄,只是周身的气势却也明显凌厉了许多,从前那个单纯的少年已经长大,有了沉稳的男人味道。

    “嗯。”段澜淡然应了一声:“回去告诉母亲,我一切都好,现在要先进宫给皇上复,大概晚上才回府。”

    青山连声应下,笑着道:“夫人还怕少爷因为这次外派的差事而耽误了过年和婚期呢,还好在过年前赶回来了!”

    青山很高兴,原本他是担心段澜突然之间不想娶了,所以故意在这种时候揽了这外派的差事,一去就是几个月,到时候把婚期也给耽误了,段夫人这抱孙子的梦想岂不是又碎了?

    青山更高兴的是,段澜这次既然在婚期之前特意赶回来,那就说明他还是重视这门亲事的,重视的话,就说明心里大概已经把季姑娘忘的差不多了,忘记了季姑娘,不就是重新开始吗?少爷也不必活在过去,总要往前看!

    果然时间就是一剂最好的良药。

    青山只顾着高兴,却没有看到段澜眸光又冷了几分。

    段澜没有回应他的话,反而转头问他:“禹州的探子有什么消息?”

    听到“禹州”二字,青山的眼皮都跟着跳了一跳,闻言便是怔了怔:“啊?”

    段澜冷眸扫过他:“我不希望你每次都需要我把话说两遍。”

    青山浑身一个哆嗦,连忙道:“没,没什么消息啊,禹州一切如常。”

    段澜定定的看着他,眸中多了几分打量。

    青山被盯的低下了头,讪讪的道:“平阳王素日里深入简出,很少露面,禹州一带的官员们,见过他真人的都屈指可数,素日里很是低调,至于她,她,她也很低调,没什么大事。”

    青山能感觉到段澜眼神里的不甘,所以他连一句“平阳王妃”都不敢说出口。

    段澜却是冷冷的看着他:“青山,我让你掌管我的暗线,不是让你自作主张给我做主隐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