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73章 放不下的不甘心

第473章 放不下的不甘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句话的语气里,带着几分警告的味道。

    青山吓的浑身都在哆嗦,讪讪的抬头看他,却见段澜一字一句的开口:“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老实交代,否则,我不介意换个心腹。”

    青山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他的确是隐瞒了一件事,他不想说,因为怕引起自家少爷情绪的波动,少爷好容易渐渐从以前的事情里走出来了,就要娶妻了,他不想让他再被从前的人和事影响。

    青云却不知道,他哪怕隐瞒了这么一件事,却也能让段澜看出端倪,并且怀疑。

    青云只有坦白交代,深深的低下了头:“前些日子禹州探子来报说,平阳王妃怀有身孕了。”

    段澜的脸色骤然一变,原本漠然的眸子瞬间冰冷异常,站在原地没了动静。

    青云小心翼翼的抬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主子,却也是无声的叹息,这道坎儿,自家少爷怕是这辈子也过不去了。

    段澜冰裂似的神色,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可谁也不敢说什么,就连陪着段澜从小一起长大,素日里最喜欢在他跟前口无遮拦的青云,此时都不敢多说一句。

    段澜直接翻身上马,一侧马鞭扬长而去。

    留下一众侍从不知该如何是好。

    青云无奈的道:“你们都去宫外候着吧,等着少爷出宫了就立即接回府里来,就说夫人和老爷还等着呢。”

    段澜一路飞奔,经过之处都是一阵喧嚣,一半是因为他的策马疾驰惊扰了人群,一半是因为他俊逸的容颜让人不由的多看一眼,可他似乎通通看不到,耳边只回响着青云的那一句话。

    “平阳王妃已经怀有身孕。”

    段澜“呵”的一声惨笑出来,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距离已经拉开了这么远了,眸中狠色翻涌,这份不甘,早已经刻入骨子里,如何轻易放的下?

    ——

    再过几日就是年关了,心禾已经在屋里呆了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她没出门,外面冰天雪地的,穆侯楚也不放心她出门,连她去园子里走走都得让一堆丫鬟婆子们陪着。

    心禾觉得憋闷,穆侯楚便干脆推了外面的事情,在家陪她,穆侯楚会给她讲一些看过的书,他涉猎真的很广,不单单四书五经,便是奇异怪志也看过不少,天文地理都有看过,为了讨自己的小媳妇开心,让她不至于觉得在家憋闷,素日里沉默寡言的穆侯楚,开始了一天到晚说个不停的生活。

    不过心禾倒是觉得听着有趣,便总是很期待的听着他讲,连同兵书以及排兵布阵和打仗的相关事情他都有所了解。

    心禾也是头一次发现,她家这位威风赫赫的相公,原来还是个深藏不露的大才子。

    “这兵书你怎么也看的下去?我听说读书人对于这种打仗的事儿向来不怎么热衷的。”心禾好奇的问道。

    此时听着穆侯楚讲了半天的故事,心禾原本憋在心里的那点子憋闷已经烟消云散了。

    “不论四书五经或者兵书我都并没有什么热衷。”穆侯楚淡声道。

    可他熟读这些甚至钻研这些,却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心禾怔了怔,这才对着穆侯楚道:“你·······”

    穆侯楚看到了心禾眸中闪现的几分心疼,淡笑一声:“我这一生所做的不得已的选择多了去了,你若是这般心疼,我心里倒是高兴的很,不如我每日里和你说一件,一直说到你生下孩子,这样你只顾着心疼我,也不会怨我总把你拘着了。”

    心禾轻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看来我以后还是少管你!”

    穆侯楚笑了笑,轻轻环住了她的腰身:“别闹了,好好在家呆着,你现在还不到两个月,我都听大夫说了,头三月是最关键的,一不小心就容易出事,外面冰天雪地的,出门难免冻坏了,等着你头三个月过了,我亲自带你出去走走。”

    若是从前,心禾还真得跟穆侯楚对抗一下,可现在,这男人整日里一副慈爱父亲的样子,温柔的几乎要化出水来,甚至搂一下她的腰都是小心翼翼的,语气都不敢稍稍重一点儿,瞧着他这般,季心禾便是想发脾气都发不出来!

    正说着,便见书兰进来道:“爷,凌风来了。”

    穆侯楚现在陪着心禾窝在府里,把什么事儿都推了,当然也不是什么事儿都能完全推得掉的,有要紧事还是会让凌风传达进来,让他定夺。

    心禾便道:“你去书房吧。”

    穆侯楚却道:“无事,让他进来说就是。”

    若是真的有急报,必然是探子亲自赶来,而不是通过凌风,既然是上报到凌风这里,然后让他前来转达或者商议的,那就不算什么大事。

    所以穆侯楚自然也不会太在意,为了这么些芝麻小事还要跑去前院的书房一趟,让自己的小媳妇无趣。

    反而这些小事让她听一听,既不会劳思伤神,也还能让她觉得多些有意思的事儿,总也不会觉得窝在家里太无聊了。

    “是。”书兰福了福身便退下。

    随后凌风就进来了,神色还有些闪烁:“爷,属下有要事要报······”

    是不是移步书房?

    不过后面这句话,凌风自然是不敢说出口的,只能用这种犹豫的语气来委婉的表达。

    穆侯楚淡声道:“说。”

    却是很没耐心的语气。

    凌风有些心有余悸的看了季心禾一眼,这才正色道:“段家和乐元侯府的婚事在即,不知爷打不打算做些表示?”

    穆侯楚微垂着的眸子挑了一挑,看着凌风的眼神多了几分凌厉:“哦?”

    气氛一下子压抑了许多。

    凌风强撑着内心的咆哮:我说去书房说!你非得让我在这里说!让夫人听到了你还怪我!

    心禾倒是一愣:“是段澜和黎君颜的婚事?”

    心禾这才想起来,之前就说婚期好像定在腊月,她差点儿忘了,这么说来,还有不足一个月了?

    “正是。”凌风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家主子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