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74章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第474章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此时的神色倒是正常的很,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只是那眸子里染上的几分淡淡的凉意,却很明显的告诉了凌风:他很不爽!

    “这么点小事,也要来问我的意思?”穆侯楚唇角微微带着笑,只是这笑容看上去勉强的很。

    凌风头一次看到自家主子对着自己笑,还是强颜欢笑!凌风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只不过这笑意却凉飕飕的,让他觉得还不如不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凌风嫌弃穆侯楚的笑容,穆侯楚又何尝愿意对他施舍笑容?只不过克制的压制自己的脾气,怕自己骤然火气上来吓到了心禾,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所以才会有了如此诡异的一幕。

    凌风觉得,自家主子笑了比不笑还要渗人,所以急忙解释道:“属下不敢!只是此事好歹是乐元侯府和段家的联姻,其中还有皇帝的意思在里面,这次的婚事,朝野上下都很瞩目,主子对这次的婚事有什么表示,也会让人看到主子对段家,或者对皇帝的态度。”

    也就是说,穆侯楚送给段澜的这份贺礼,不单单是给段澜的这么简单,而是表明自己的一个身份和态度立场。

    当然了,送或者不送,送什么东西,那自然就是要看穆侯楚的意思了。

    这么大的主,凌风不敢擅自决定。

    心禾却也沉思了起来;“说的也是,这次段澜的婚事,你送不送贺礼,或者送什么贺礼,其实都是自己的态度的一个表示,对段家和皇帝的态度,还是不能轻视。”

    穆侯楚低头看着她,面上的笑意又多了几分,柔声道:“放心,此事我自有计较的,你安心养胎就是。”

    这么温柔的穆侯楚,让季心禾很有些不习惯······

    但是季心禾也挑不出错来,总不能对着他说:你别总对我这么温柔吧?

    她又不是个受虐狂!

    只不过她觉得穆侯楚整天这么温柔可人的样子,总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她其实还是一时间没有适应过来。

    这个男人如今这么克制自己的脾气,其实也就是为了她肚里的孩子,这个可爱的男人就是她的相公。

    心禾低头笑了笑:“那你去处置吧。”

    穆侯楚温声道:“你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捏了捏她的手心,这才起身出去。

    凌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怀疑自己今天是眼睛瞎了,不然怎么可能看到如此不可思议的一幕?

    主子的脾气变好了?!主子也开始走温柔模式了?

    那岂不是他们这些当下属的福音啊!

    可还没等凌风感慨多久,等着他随着穆侯楚出了季心禾的院子,便被穆侯楚一掌拍飞。

    “你胆子倒是不小,在夫人面前提段澜?嗯?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对你太宽容了所以肆无忌惮了?”穆侯楚双眸微眯,薄唇紧抿,是个威胁的弧度。

    凌风捂着胸口爬起来,慌忙道:“属下不敢!”

    “滚出去!”

    “属下这就滚!”凌风立马就要跑,跑到一半还耿直的跑回来:“那段少爷大婚的事儿,到底送不送贺礼啊?”

    穆侯楚周身气势翻涌,面容冰冷如霜:“送,如何不送?”

    凌风浑身一个哆嗦,方才在夫人的房里那一幕,果然是他的错觉,他家主子怎么可能对他笑!

    你看看,主子的脾气还是这么的暴躁,还是这么的恐怖,还是这么的可怕!

    凌风相信穆侯楚对自己的微微一笑肯定是错觉,但是他却知道穆侯楚对夫人的微微一笑必然是真的,不然这世上除了夫人还有谁能做到这般?

    穆侯楚教训了凌风一顿,回到了屋里。

    心禾正半靠在软榻上闲散的看杂书呢,瞧见他回来便撑着身子坐起来:“这么快就回来了?”

    穆侯楚周身的煞气在进门的那一刻便一扫而空,温和的笑道:“区区小事,我交代一声就是了,自然快的很。”

    心禾倒是也没多想:“哦。”

    “一会儿天色要暗了,就别看书了,当心伤眼睛,点着灯看也不好,你要看什么书,我给你讲。”穆侯楚轻轻的抽出来了她手上的书。

    心禾不论想看什么书,反正都是穆侯楚看过的书。

    心禾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温顺的男人,终于忍不住道:“穆侯楚。”

    穆侯楚牵了牵唇角,道:“其实你叫我相公更合适一点。”

    心禾:“·······”

    若是从前,这个男人八成就是脸色一黑,凉飕飕的道:你叫我什么?

    眼下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真的是她相公么······

    “相公······”心禾揉了揉额角。

    “什么事?”穆侯楚面上的笑容更温暖了几分。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心禾看着他道。

    穆侯楚:“······”

    ——

    这个新年过的格外的热闹,因为去年的新年是在京城过的,心禾当时就盼着能回到杨罗湾过新年,所以今年过年的时候,穆侯楚便带着她回到了杨罗湾。

    和季东夫妇一起过。

    穆侯楚也不讲究那么多,反正心禾的亲人也就这么多,他觉得只要她开心,也不必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就到季东家过年也是一样的。

    小翠前些日子已经刚刚生下了个儿子,一个多月的奶娃娃,长的十分可爱,取名儿叫憨宝儿。

    小北对于这个小侄儿却是有点不满意:“咱家全是男孩子,都没有女孩。”

    小北的意思自然是,都没有小女孩。

    憨宝儿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被嫌弃了,很是委屈的皱起了小脸,呜呜咽咽的就想哭。

    小翠连忙抱着他出去哄。

    季东一巴掌拍在小北的脑门儿上,虎着脸道:“不许胡说八道。”

    小北委屈的不得了,跑去找季心禾撒娇。

    心禾咯咯笑个不停,只好安慰他道:“小北乖,姐姐争取给你生个侄女儿。”

    “好了你可别惯着他了,这小子现在是越发的不得了。”季东笑骂道:“出去玩儿去,别在屋里横着碍事儿。”

    心禾摸了摸小柴火的头,笑道:“去和小北出去找村里的孩子一起玩儿吧,大过年的,别拘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