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77章 果然不虚

第477章 果然不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厚礼倒真的是厚礼,一对玉鸳鸯,一个送子观音,一对上好素瓷的金童玉女······

    瞧上去倒是情真意切的希望他和黎家二小姐百年好合,子孙绕膝。

    这过分刻意的情真意切,此时落在段澜的眼里却是无比的刺目,他似乎能从这份礼单中看的出穆侯楚那挑衅的目光。

    段澜直接扔了礼单,有些不耐烦的道:“拿下去吧。”

    “是。”青云现在可不敢轻易惹恼自家少爷,马上就是婚礼了,可不能出什么岔子才是。

    段澜看着屋内挂着的那一盏花灯,冷笑一声:“来日方长,如今得意,不觉得早么?”

    ——

    十七这一日,段家和乐元侯府联姻大婚,算是惊动了满京城,这热闹的场面,只怕也只有去年穆相和乐元侯府大小姐的婚事能比了。

    就是连安镇这边,也是听到了不少的风声。

    书兰小心翼翼的说起这事儿,却见自家夫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才稍稍放心了许多。

    “说起来,马上就是童生试,今年小北和小柴火都要下场子试一试,就在下个月了。”心禾突然道。

    “是啊,小北少爷虽说素日里爱玩闹了些,但是读书却是从来不耽搁的,这次兴许能中呢。”书兰笑道。

    心禾笑着摇了摇头:“这事儿我问过他们先生,说是小北这孩子这次下场子只能算是试水,能中的话可能性太低,倒是小柴火很有天赋,先生对他是抱有期待的。”

    “左右夫人也不着急,这事儿平常心就好了。”

    “我是没什么着急的,不过好歹也是一次重要的机会,也不能太懈怠了。”

    心禾说着,顿了顿,道:“爷在书房呆了多久了?”

    因为心禾现在怀了身子,尤其还在头三个月这样重要的节骨眼上,穆侯楚根本不敢懈怠,不许她出门,自己也几乎不出门,但是到底事务繁多,便将一切事务都搬到了自家的书房里,几乎每天都有不少人登门来议事。

    “大概两个时辰了。”书兰道。

    若是寻常,最多一个时辰他就该回来了,因为不放心心禾,所以什么事情他处理起来也是很快的。

    这次这么长时间还在书房,看来是遇到了棘手的事?

    心禾有些放心不下,便起身要往外走:“我去看看吧。”

    书房外。

    凌风和另外几个侍卫都守着,如今家里的书房成了重地,商议的事情自然也是涉及朝堂,自然不能让人听了墙角,所以严加看管,即便是穆侯楚不在书房议事的时候,这里也是阖府上下的禁地。

    除了季心禾。

    “属下参见夫人。”凌风等人抱拳道。

    心禾点了点头:“我来给爷送杯热茶。”

    凌风只是顿了顿,便立即闪开了身子,让了路。

    心禾推门进去,便瞧见这书房里还是热闹的很,穆侯楚坐在桌前的主位上,对面和旁边分别坐着三个男人,心禾不怎么认得,但是也猜得到大概就是他的心腹或者办事的人。

    心禾骤然进来,那几个人都惊了一惊,一来是没想到这位脾气暴躁的爷的书房竟然还能随便让人进来,二来是没想到,这女人生的这般漂亮。

    穆侯楚倒是没什么诧异的,只是发现他们的视线都落在季心禾的身上,眸中还不乏惊艳之色,冷眸扫过面前的这几个人,带着警告的味道。

    那几个人连忙别开了眼,不敢再看。

    穆侯楚眉头微蹙,走上前来牵住了心禾的手,拉着她坐下:“怎么突然过来了?这书房里都是粗蛮之人,你还怀着身子,当心受了冲撞。”

    几位“粗蛮之人”脸色僵硬了一下,却是不敢反驳。

    心禾却是笑了笑:“我瞧着你许久没出书房了,便送几杯热茶来,很忙吗?”

    “不忙,刚好都处理完了,”穆侯楚轻声道。

    随即对着那一桌人道:“今日就到这里,散了吧。”

    那几个人嘴角抽了抽,之前就听闻穆相对自己的夫人万千宠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那我们就先告退了。”心里腹诽了一阵,面上还是十分恭敬的退下。

    书房终于空了,心禾让书兰将茶水放下,便让她也退下了。

    心禾这才道:“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穆侯楚无奈的笑道:“没出什么事儿。”

    心禾瞪着眼睛道:“你什么事儿都不告诉我,你再这样我就让人自己去打听了。”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你现在怀着身孕,大夫都说了,不宜多思多虑,否则伤身,何必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

    “你若是不让我知道,我自己乱猜,反而想的更多了。”心禾蹙眉道。

    穆侯楚也是拿她没法子,只好道:“也没什么大事,之前我跟你说起的宋家,你可还记得?”

    心禾愣了愣,点头:“自然是记得的,如今在朝中也算是举足轻重的家族,和段家可以说旗鼓相当,恩宠正盛。”

    “皇帝的恩宠可不好得,宋家的小公子被送进宫里给太子当伴读,看似恩宠,实则算是拿捏。”

    “有什么问题吗?”这些她自然知道。

    穆侯楚面色微微一变,才接着道:“可这几日宫里突然传来消息,那位小公子突然染上了恶疾,性命垂危,甚至似乎还有传染的可能性,所以就送宫里送了出来,京中都没有多呆,直接送回禹州的祖宅养病来了。”

    心禾怔了一怔,禹州的宋家祖宅。

    她想起府城的宋家来了,绾绾阁办的这两次的走秀,宋家都有来参与,而且回回都是抢下了最好的压轴品,即便只是宋家的二房三房,风头也能在这边这么盛,可见宋家大房在京中是何等风光了。

    可如今宋家的小公子突然染了恶疾,却还要不远万里的送到这地方来养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到这儿来等死呢。

    心禾沉思片刻,才道:“你怎么看?”

    宋家小公子突然遭难,要说偶然,心禾就是不信的,但是到底是哪方人动的手,却是悬乎了,毕竟可能性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