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82章 为了她而活

第482章 为了她而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心禾定定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穆侯楚这才正色道:“那位宋家小公子突然染上恶疾,一时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到底是什么样的恶疾,大都也难以下定论,至少那些御医对外说的,就是宋小公子体弱云云,可我安插在宫中的眼线却回禀说,宋家小公子其实是中毒。”

    心禾神色凝重了几分:“何人下毒?”

    “宋小公子是住在东宫和太子伴读,东宫一应奴才,都是宫里内务府亲自挑选,自然都是皇上的人,而照顾宋小公子饮食起居的人,自然也是如此,谁能进入森严的皇宫,并且进入东宫,去给宋小公子下毒?”

    穆侯楚说着,声音微微凉了几分。

    “你是说,此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皇上?”心禾心口一跳,秀眉都紧跟着蹙起:“皇上何至于如此?如今宋家恩宠正盛,宋小公子虽说在宫中实际上是质子的身份,但是皇帝岂会轻易下杀手,这不是要逼宋家造反?”

    穆侯楚冷笑一声:“对啊,如今皇帝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宋小公子对于皇帝来说可以当一个要挟,可若是在不对的时机轻易杀害,宋家可没那么好说话。”

    自己忠心耿耿的为皇帝守江山,自家的儿子却被毒害,别说宋家寒心,便是满朝文武,都得寒心了吧。

    所以这个结果,穆侯楚也并不全信。

    心禾双眸微眯,隐隐觉得此事真的不简单,似乎一张大网撒下来,却不知方向。

    “若是当真是旁人故意栽赃皇帝,那这个局未免也太简单了些,宋家人也不是傻子,怎会轻易相信自己的儿子就是被皇帝这般愚蠢的残害?害死了宋家的儿子,可对皇帝没有半点好处。”心禾冷声道。

    穆侯楚却是神色一滞,看着心禾道:“可我还查到一事。”

    “什么事?”心禾愣声道。

    “宋家也有皇室安插的暗棋。”

    心禾怔了一怔:“你是说,如同乐元侯府的孙氏一般的暗棋?”

    “对,是宋家大老爷的一房贵妾,膝下有一子,而且,还是庶长子。”

    宋家大房那边的情况心禾大概是了解的,宋大老爷只有一妻一妾,当初纳妾也只不过是因为宋大夫人只生下一个女儿,也就是当今的淑妃娘娘之后,肚子便再无动静,考虑到宋家香火,宋大老爷才纳了一房妾室,那妾室却也十分争气,一举得男,不过宋大老爷和宋大夫人夫妻情分很深,那妾室生下儿子之后,宋大老爷便也无心宠幸了。

    一直到六年前,宋大夫人偶然怀孕,诞下小公子。

    宋大老爷十分高兴,对小儿子多加栽培,有心让他日后继承家业,毕竟是嫡出,就算不是长子却也让宋大老爷疼爱至极。

    宋家的内宅之事相比其他的那些名门贵族的深宅大院,算是简单的了,这么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异样。

    不过穆侯楚此时却说,宋大老爷那位贵妾是皇室的暗棋······

    心禾眸光一凌,骤然抬头道:“若是当真是皇帝下手,那他除掉了宋家小公子,宋家的家业日后必然就落到了那位贵妾所出的庶长子头上,也就是说·····最后这宋家基业还是被死死的攥在了皇帝的手里?”

    穆侯楚掀了掀唇:“自然如此。”

    心禾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皇帝竟然能在这么多的朝廷重臣的后宅安插这么多的暗棋?”

    且不说这些暗棋的培养,还有这么大的一张网,如何能轻易做到的?

    “并非是当今皇帝的手笔,而是已经去世的先皇的手笔,这些藏匿于朝臣后宅的暗棋,都忠于皇室,谁继承大统,谁就有资格掌控她们。”如今的皇帝,还没有这个本事办这么大的事儿。

    心禾有些不解的道:“先皇为何做这样的安排?他对自己的朝臣就如此不信任?非要在他们身边安插自己的暗棋将一举一动都监视在眼里才能安心吗?”

    穆侯楚的眸光冰冷了许多,唇角掀起一抹嘲讽的笑:“以己度人吧。”

    冷氏的江山是如何得来的,或许世人已经忘记了,可他没忘,这等狼子野心的乱臣贼子,私通外敌,趁机篡位,偷来的江山却安稳的坐到今日。

    心禾看到穆侯楚眸中骤然闪现的森森然的冷意,忍不住浑身一个哆嗦,不知何事让他情绪突然变化的这般大。

    “阿楚。”心禾忍不住握住了他的手。

    穆侯楚通身阴冷的气势这才渐渐消散,大手一翻,便将她的小手握在了掌心,轻声道:“嗯?”

    只有看着眼前的小女人,他心中的那一团煞气才会消却,那颗被仇恨摧残的日益残暴冰冷的心,才能有些许温度。

    放下了,一切都该放下了,他前半生都只为了仇恨而活,余下的一生,他却只想为了她而活,为了自己而活,为了他们还未出生的孩子而活。

    穆侯楚将她揽入了怀里,呢喃着道:“心禾,你知不知道,我多庆幸遇见你。”

    心禾弯了弯嘴角,窝在他的怀里抬头看他:“好端端的突然说这些做什么?”

    穆侯楚低头在她的唇角轻啄一下:“我只是想说了。”

    心禾从他怀里挣出来,才接着问道:“别打岔,按着你方才查出来的事情,那就是说此事当真有可能是皇帝做的?”

    穆侯楚淡声道:“也只是有可能而已,这朝局之中的尔虞我诈从来不简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又知道守在最后的那位赢家是谁?此事尚且还没有太多的眉目,其实多思无益。”

    心禾蹙眉道:“说的也是。”

    眼下事情一团乱麻,其实谁都有可能是真正的凶手。

    “与其寻找这背后真正的操纵棋盘的人,还不如想想这件事到底是冲着谁来的。”穆侯楚的声音清冷了许多。

    心禾心口突突的跳着,总觉得似乎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穆侯楚似乎看出了她的担心,摸了摸她的脸,道:“别担心,一切有我,安心养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