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83章 这可是平阳王的地盘

第483章 这可是平阳王的地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次日一早,京中的便有了动荡。

    骁骑营统帅宋统帅进宫请辞,主动上交兵权,淑妃娘娘脱簪跪在殿外求旨放逐,前去凌云寺终生礼佛。

    前朝后宫一片哗然,文武百官都跪求皇帝切莫报废人才,也跪求皇帝怜惜品德贤淑的淑妃娘娘。

    可宋家的意思却是十分的坚持。

    皇帝在早朝之上脸色铁青,宋家的这个态度,显然就是怀疑是他害惨了他们家的孩子,故意用这种方式来表达愤怒,宋家分明知道,辞官之事根本不可能,兵权岂是说放就能放的?

    一时放了权,交由谁来掌权?

    更重要的是,就算皇帝想让他们放权,这天下悠悠众口如何堵得住?

    若是皇帝当真允许了,岂不是默认了那宋家小公子就是他害的?然后上至朝臣下至百姓,恐怕都要非议他的暴政,残害忠臣之子,还逼迫忠臣退位放权的谣言瞬间就能满天飞。

    他如今这皇位本来就坐的不安稳,要是真的被这事儿一催,还不得让人反了?

    皇帝气的半死,却还是强自咬牙劝道:“爱卿切莫再出此言了,这骁骑营的统帅非你莫属,朕从未想过换旁人掌权。”

    宋统帅却是神色严肃,半点不退让:“微臣担不起皇上的厚爱。”

    言辞之间虽说恭敬,却明显含沙射影的暗指自己的小儿子被残害的事情。

    皇帝这次闹的偏头痛都要犯了。

    文武百官也是跟着寒心不已,面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却是跟着腹诽了。

    消息传到连安镇来,心禾倒是不觉得意外了。

    宋家的态度是预料之中的,不论这背后黑手是谁,目的是什么,可宋家的态度总要表露出来,否则还真的会让皇帝觉得他们宋家是个好拿捏的软柿子,自家的儿子都被残害了,若是不这么反抗,才反而引人怀疑了。

    她倒是好奇的很,皇帝该如何收拾眼前这个烂摊子。

    不过宋家现在这个态度,要么就是愚蠢的被人当枪使了,要么,就是他们已经察觉了府中的那位贵妾其实是皇帝的暗棋,或者更深一点的就是,他们是这部戏最后的操纵者。

    心禾觉得宋家今日能爬到这个地位来,必然不可能愚蠢的,所以第一点绝对排除,也就是说,宋家最起码,是已经知道了府中那位贵妾是皇帝的人,所以反应才会这么大。

    “呵,这出戏闹这么大,我倒是要看看,最后到底这矛头指向谁?”心禾冷笑一声,眸光微凉。

    ——

    蓝山城,宋家。

    “小少爷,这是京中刚传来的消息。”一个老仆将一封信送到了一个小小少年的手上。

    这少年个头小小的,约莫六七岁的样子,生的倒是粉雕玉琢很是可爱,只是那张小脸上带着几分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和严肃,他接过那位老仆手中的信,展开看了一眼,唇角弯弯。

    “看来一切都进行的不错,那皇帝此时只怕是已经要气急败坏了吧?这烂摊子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本事来收拾。”

    这般大逆不道的话,却只是出自这个小孩,让人不仅匪夷所思。

    不过那老仆却没有丝毫要训斥的意思,反而十分恭敬的道:“小主子放心,老爷和娘娘在京中自会为小主子讨回一个公道的,也是时候让皇帝知道,我们宋家并非那般好拿捏的。”

    这恭敬的语气和态度,不像是在对待一个小孩,而是对待一个大人。

    “的确该如此,只是这背后暗害我的人只怕不一定是皇帝,我不信他有这个魄力,大概另有其人,不过也不碍事,眼下不知道便不知道,左右咱们顺水推舟,宋家表明自己的态度,皇帝的怒火,自会有这背后的人来承受的。”小孩随意的道。

    “老爷和娘娘也是这样想的,虽说小主子这次遭人暗害,不过幸好小主子机敏,发现被人下毒,干脆顺水推舟,不单单可以让皇帝见识一下宋家的地位,也能让小主子从那宫里出来,否则小主子一直被扣在宫里,大老爷也是十分不安的。”老仆恭敬的道。

    小孩弯了弯嘴角:“现在该挑的战火都已经挑起来了,后面的事情可就不归咱们来管了,别人家的明争暗斗,咱捡个便宜也算是划算了。”

    “如今只是需要委屈了小少爷,得在这禹州安心呆一段时间了,日后有机会,大老爷自会再接小少爷回京的。”

    小孩轻哼一声:“京中有什么好呆的?我倒是无所谓,反而如今来了这禹州,我还有件更想办的事。”

    老仆愣了愣:“小少爷还有别的打算?小少爷这个节骨眼上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毕竟宋家现在在风尖浪口上······”

    小孩摆了摆手:“我来了这禹州,还有谁认得我不成?我只不过想着,既然不远万里的来了,总不能白来,在家呆着也是憋闷,不如出去探一些事。”

    “小少爷,老爷特意让老奴来嘱咐您,这儿可是平阳王的地盘。”老仆犹豫的道。

    小孩眨了眨眼:“就是因为是平阳王的地盘,我才想要亲自探一探。”

    “这平阳王就是从前的穆相,他虽说明面上从京中退下来,暗地里的势力却是不容小觑,此人轻易招惹不得。”老仆显然还是不放心。

    “放心吧,我又没说要招惹他,我一个小孩子,能招惹谁?”

    老仆顿时汗颜,心里默默道:您还知道您是个小孩子嘛?

    ——

    如今童生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素日里最爱玩闹的小北都渐渐收敛了心思,开始了最后的抱佛脚冲刺准备。

    心禾瞧着这两孩子辛苦,命人每日吃穿上半点不许懈怠的照顾周全了,到了童生试的当天,心禾还亲自将他们送到了考场。

    “这次也只是下场子试试水,也别太较真了,姐姐也不指望你们能中状元,读书就是为了明理,心态放平一点,嗯?”心禾摸了摸他们两的头,嘱咐道。

    小柴火乖巧的点头:“知道了。”

    心禾这才笑了,看向一边还有些紧张的小北:“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