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87章 不许为他说话

第487章 不许为他说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的确有这个本事将当今皇帝踹下台,但是却绝对不是现在,江山改朝换代乃是国之大事,怎可能轻易让一个外臣篡位?饶是前世,穆侯楚也是六年后才登上帝位。

    而六年前的现在,饶他权势滔天,也到底越不过皇权这一道坎,一个被皇帝忌惮并且下狠心要除掉的人,根本难以脱身。

    当初的宋家如此,如今的穆侯楚如何能不知道这个简单的道理?

    当初穆侯楚被皇帝忌惮的时候,果决放权远离京城不也是同样的道理?一味逞强只会死的很惨,该退让的时候就得退,该未雨绸缪的时候,也绝不能掉以轻心。

    季心禾眸光渐渐凝重了起来,良久,才缓缓的开口道:“此事我知道了。”

    宋晞其实一开始是没有打算和季心禾谈这些的,这样的事情必须和穆侯楚当面说才行,今日前来,只不过是为了打探一下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可他在真正见过这个女人之后,却莫名的多了一种信任感,让他觉得和她说也没两样。

    到底是穆侯楚能看上的女人,果然还是不同寻常一些。

    “今日就此别过,等此事查实了,我们的交易,也自会有分晓。”心禾道。

    “好。”宋晞也干脆的很。

    ——

    心禾此时心里装着事儿,便也没去花满楼了,送走了宋晞,一个人依然在归林居枯坐,想着今日的事儿。

    宋晞的话很有道理,至少目前为止她挑不出什么漏洞来,但是她却也不敢全信,毕竟是个毫无交集的人,突然之间向你投来橄榄枝,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不敢保证,今日宋晞所说的话会不会又是另一个陷阱,所以她得好好想想。

    “夫人觉得这宋小公子的话能信吗?”小玉试探着问。

    心禾摇了摇头:“不知道能不能信,但是挑不出毛病来。”

    “夫人觉得,会不会是宋家故意做了这场戏,然后目的就是借咱们的手来对付段家?”

    “应该不至于,要对付段家,宋家比咱们现在更有优势,毕竟远在京城,穆侯楚退到禹州,京城的一些事,其实还没有宋家来的方便,况且,宋家也不傻,皇帝分明有心让段家和宋家互相制衡,若是段家出了事,皇帝必然第一个疑心宋家,他们没必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那这事儿·····听起来倒像是可信的样子了。”小玉蹙眉道。

    “我总觉得有点儿奇怪,却也说不上来到底哪里奇怪了。”心禾深吸一口气,有些疑心。

    这事情背后的内幕,宋家是不是知道的有点儿太多了?

    不知过了多久,书兰才道:“夫人,小北少爷应该要考完了,夫人是不是立即去接?”

    心禾点了点头:“走吧。”

    考场外。

    小北和小柴火一瞧见季心禾的马车便自顾自的跑了上来,小北还拉着小柴火在不停的讨论考题。

    心禾瞧着他这模样便笑道:“怎么?看上去似乎考的还不错?”

    小北欢喜的道:“不知道,反正这些题目我觉得都挺眼熟,小柴火前些日子给我做复习,我感觉似乎有很多题目都有复习到!”

    心禾诧异的看了小柴火一眼,这孩子还有这本事?

    小柴火浅浅的笑:“我也是凭着感觉猜的,根据往年的一些考题还有一些重要的题目,便给小北说了一些,没想到还真考到了几题。”

    心禾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真厉害,不过原本想着考完了带你们出去吃好吃的,今日却是不行了,有点事情要做,等明日吧。”

    小北倒是无所谓,他现在都考完了,只觉得一身轻松,吃啥啥香。

    小柴火却敏锐的察觉到季心禾眉宇间似乎染上了几分肃然,便问道:“有什么事吗?”

    心禾用青葱般的细指点了点他的脑袋:“小孩子不要管那么多。”

    小柴火闷闷的垂下了头,他不是小孩子了。

    因为心禾已经派人去找穆侯楚了,所以他们回家不一会儿的功夫,穆侯楚便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

    “可是出什么事儿了?”穆侯楚一听来报的人说是急事,便急匆匆的赶回来,生怕是她出什么事儿了。

    “能出什么事儿?我不好端端的嘛。”心禾笑道:“只是我今日遇见了一个人,你猜是谁。”

    穆侯楚蹙了蹙眉:“哪个不要命的男人?”

    心禾:“·······”

    心禾抚了抚额,才道:“是宋家小公子。”

    穆侯楚面色微变:“那个性命垂危的宋家小少爷?”

    “对。”

    心禾便将宋晞今日来找她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此事我拿不定主意,也不知真假,你最好让人去查一查。”心禾正色道。

    穆侯楚点了点头,脸色也有些难看:“段家。”

    随即冷笑一声:“若真的是段家所为,那段澜还真是半点都坐不住。”

    “也不一定是段澜······”

    季心禾话还未说完,穆侯楚凉飕飕的目光扫过来,她立马将话给咽了回去,梗了梗才道:“此事你看着办吧。”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手心,虎着脸道:“不许你为他说话。”

    心禾无奈的道:“我知道了。”

    这男人,怎么越活越孩子气?

    “如今你怀着身孕,我本不想让你操心这些。”穆侯楚摸了摸她的肚子。

    段澜若是敢真的在这种时候故意掀起这样的风浪来,必然是居心不良!

    “时局如此,你何必自责?我们的孩子也会理解我们的。”

    “你先好好歇着,此事可大可小,不容耽搁,我先去彻查一番。”穆侯楚道。

    “嗯。”

    之前查,也只是从宋家和皇帝着手,所以所获不多,现在有了新的线索,自然就要从段家重新着手。

    “若是当真是段家的手笔,那你打算如何?”心禾还是忍不住多问。

    穆侯楚冷笑一声:“这脏水还没泼出去,谁知道最后泼在谁的身上?既然段家有心与我作对,那自然也不能便宜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