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93章 她那寒酸样子

第493章 她那寒酸样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方才没有打探出什么来,反而听到季心禾的一句“他还小”,不由的也有些恍神,对啊,这就是个小孩子,安安分分乖乖巧巧的,还听话懂事,他这么防范他做什么?

    穆侯楚顿时都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无理取闹了。

    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对这孩子看不顺眼。

    “罢了,那我先走了,晚上别熬夜等我,乖乖先睡,嗯?”穆侯楚摸了摸她的小脸,又嘱咐了她几句。

    心禾应下了,他这才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凌风则立即策马跟上,瞧着穆侯楚策马远去的背影,小柴火悄悄的抬眸看了一眼,抚了抚自己狂跳如雷的心,长吁一口气,似乎还有些心有余悸。

    对穆侯楚的惧怕,其实是真的,一来,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强大,小柴火年纪到底还小,承受不住,二来,穆侯楚打探的目光让他觉得心虚,所以他害怕。

    但是心里害怕是真的,面上的惧怕却是半真半假了,他虽说害怕,却也不至于这么大的反应,之所以这般,其实也是为了抗拒跟着他一起。

    小柴火能感受到穆侯楚对他的不喜,他若是真的跟着穆侯楚去了,只怕穆侯楚不整死他也得让他去半条命。

    而且,他只想呆在季心禾的身边,并不想跟着穆侯楚!

    他承认,在这次的事情上,他到底还是用了小心机了。

    不过最后能让季心禾把他留下,却也是值得了。

    不过小柴火心里到底还是觉得心有余悸,他觉得自己已经够乖巧安分了,毕竟在穆侯楚的眼皮子低下,他是半点小心思都不敢有的,可这个男人却还是能察觉到什么似的,一双冷眸几乎能把他的心思看的赤裸裸。

    “吓傻了不成?”心禾摸了摸他的脑袋:“他也就看着凶一点,性子很好的,不会真把你怎么样,别怕。”

    小柴火乖巧的点头。

    “进去吧。”心禾笑道。

    心禾虽说是以客人的身份来绾绾阁的,但是她也并非是为了买衣裳首饰而来,而是为了亲自在场确认这绾绾阁的秀场情况,现在秀场结束了,绾绾阁后续的事情还一堆,心禾自然不能走。

    今日又带了小柴火出来,他既然有心跟在她身边学点东西,她便干脆带着他见识见识,也权当历练了。

    心禾其实看的出来,这孩子不是池中之物,以后的路只怕宽着呢,所以她也根本不担心他不成才,反而很乐意多培养他一点,或许是因为他和小北长的有几分相似,又或者是因为这孩子有时候乖巧的让人瞧着心疼,她把他当亲弟弟一般的对待,只盼着他好。

    “好!”小柴火咧嘴笑了,虽说脸色微微泛白,显然是还没缓过神来,但是心里却是欢喜的。

    ——

    而此时,宋家远去的马车上,也是议论了起来。

    方才马车离开的时候,宋雅兰不顾劝阻的挑开了车窗帘子,就为了多看那个身姿伟岸的俊朗男人一眼,谁知正好看到那个看似冷傲的男人对着季心禾浅浅的弯了弯唇角,眸子里的暖意似乎要腻死人。

    就这样一幕,看的宋家的千金们都险些呆了。

    她们以为,那样冷傲的男人,只怕什么时候都是冷漠如冰霜的,却不知道,当她们离开,只留下他的妻子的时候,他却还能有这般沁人心脾的笑意。

    宋家四小姐宋雅敏不禁有些暗暗艳羡:“那位穆老爷,倒是生的一表人才,还对妻子这般好,我日后若是也能嫁这样一个夫君就好了。”

    宋雅兰想起自己方才离开之前瞧见的那一幕,其实觉得嫉妒的很,但是此时她自然不会这么说,反而故作冷傲的嗤笑道:“得了吧,一个小门小户的人家,也就你这样的能看得上。”

    宋雅敏气恼的道:“你!”

    你和我不是一样吗?

    我是姨娘生的,可你爹也一样是姨娘生的!

    不够这话宋雅敏到底还是骂不出来,宋雅琳连忙道:“别吵了,让母亲知道了只怕又要罚你们。”

    宋雅兰心有不甘,却还是故意的冷嘲热讽:“我可不像某些人这般眼皮子浅,就为了一个男人皮相稍稍好一点就巴巴的想要嫁了,皮相算的了什么东西?说白了什么用都没有,门户太低,我只连看一眼都不愿意!你看看那个什么穆夫人的寒酸样子,看一场秀也就巴巴的买了一件衣裳,呵!”

    宋雅敏闻言便羞红了脸,她这次看秀,也只买了一件衣裳,宋雅兰这是故意把她带着一起骂了。

    “你说谁寒酸?”宋雅敏终于忍不住了。

    宋雅兰嗤笑一声:“呵,我差点儿忘了,四姐你也才挑了一条裙子呀,说来也是赵姨娘手上的钱不多,怕是也只能给你买的起这么一条裙子了。”

    宋雅兰的爹是庶子,但是她娘却是明媒正娶回来的三房太太,而四小姐,却只是个二房的姨娘所出,宋雅兰的身份其实还是要把宋雅敏压一头的。

    宋雅敏气红了眼睛,却也只能憋屈着不说话了。

    宋雅琳沉声道:“五妹妹你别太过分了。”

    宋雅兰哼了哼,到底没敢多说什么了,她其实素日里也不会这么嚣张的,至少明面上不会,可是今日,她看到了那个寒酸的女人,却拥有那么好的夫君,似乎让她的心都扎了一下,嫉妒的很。

    憋着满肚子的火气,却不能发泄,谁让这宋雅敏正好撞到了她的枪口上来的?

    自然就拿着她撒气了呗。

    “你也别总说那位穆夫人如何寒酸,我看那位穆夫人衣着打扮都是十分得体的,没有小门小户的卑微感,那位穆老爷也是盛气凌人,兴许家世不弱,你如今这般编排人家,就不怕日后招惹来是非?”宋雅琳正色道。

    宋雅兰闻言眼睛一亮:“当真?”

    宋雅琳微微垂下眸子,眼前晃过方才那个男人的俊逸不凡的身影,和含着浅浅笑意的唇角,心神不由的一荡,只不过她向来沉静,情绪表现的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