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95章 吵醒你了?

第495章 吵醒你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而且一味的依靠季心禾的设计稿,自己就算有想法也渐渐被扼杀,心禾觉得古人并不比现代人笨,如今前三季的衣裙首饰她都提供了设计稿,也算是给了她们不少灵感了,想必总有人能够举一反三,开出大大的脑洞,设计出更漂亮的衣裙。

    “不如这样,你吩咐秀坊的绣娘们,只说让她们来设计下一季度的衣裙首饰,设计出来的东西到时候交到我这里过目,我选出前十名来,第一名奖励五百两银子,第二名四百两,第三名三百两,后面的名次每人二百两,做的出色的,日后甚至能领更高的月钱,让她们尽心来做。”心禾道。

    金掌柜这般老油条都不禁觉得季心禾实在是会做人,这当东家的,少有这般将自己家的工人这般当回事的,竟然还奖励几百两银子!

    这便是让那些绣娘们挖空了心思也得争这个头筹啊!

    “是!”

    心禾又低头看了看账簿,面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当初开办花满楼,就是因为知道这地方就是男人的销金窟,一个头牌一夜千金,来钱最快,可如今的绾绾阁真的办起来了,才发现女人花钱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尤其这些贵族名流的圈子里,女人梳妆打扮就是脸面,不单单是自己的脸面,也是家族的脸面,所以这绾绾阁,算是开的对了胃口。

    这一个秀场办下来,可以赚到素日里一个月的进账!

    心禾又吩咐了些事情,这才准备离开了。

    小柴火从头到尾都是认真的听着,也没有多说话,俨然是真的用心在学东西。

    回到家里,小北也疯玩儿了一圈回来了。

    心禾便教他们认账,她不觉得学认账是个多么不入流的事情,反而人活一世,不论什么东西,多学点总有好处,如今他们还只是个孩子只需要读书就好,日后长大了,不论走哪条路,该知道的道理都不应该仅限于读书二字。

    “喏,把这个月的进账给我算出来看看。”心禾将算盘推给了他们,让他们来算。

    小北皱着眉头苦不堪言,在算盘上扒拉了半天也没理出头绪来。

    倒是小柴火,打算盘还不娴熟,也就一个珠子一个珠子的用手指头戳着动,却显然有自己的思路了。

    过了约莫一炷香的功夫,小柴火给算出来了。

    心禾捏了捏小北的脸:“尽会贪玩,方才我教你的都忘了?”

    小北苦兮兮的道:“小柴火本来就比我聪明嘛,先生都说他学什么都是一遍就会,我没那么本事。”

    心禾好笑的道:“你倒是还有理了。”

    小北笑嘻嘻的搭着小柴火的肩膀道:“先生说,小柴火日后是状元之才,那我肯定不能和状元比啊,姐姐你可不许因为小柴火比我优秀就偏心他!”

    心禾无奈的笑了笑,心里却也觉得欣慰,小北心思单纯,也不会嫉妒什么,因为他本性纯良,而且她素日里也不强求他精通什么,也不拿他和小柴火作比较,就算他单纯,那也是她惯的。

    “罢了,我待会儿再教你一遍,可不许赖了,都出去疯玩儿了一天了,也该让你好好收收心思了,不然过几日去书院,你怕是都懒得上学去了。”心禾戳了戳小北的脑袋。

    小北笑嘻嘻的道:“才不会呢,我还等着放榜呢!姐,我这次若是真中了童生,你怎么奖励我呀?”

    “等真中了再说。”心禾好笑的道:“你哪儿来的这么大自信,觉得自己就一定能中了?小柴火都没说什么呢。”

    “小柴火肯定能中啊,对吧?”小北眨巴着眼睛看向小柴火,小柴火点点头:“对。”

    小北冲着心禾扬了扬下巴,俨然一副自己早就看清一切的架势。

    心禾:“······”这两孩子倒是一个都不谦虚。

    “夫人,”小柴火突然道。

    “嗯?”

    “过几日书院就要开始上学了,可我还是想跟在夫人身边学东西,我可以下学了就跟着夫人吗?”

    心禾想了想,倒是没拒绝,只道:“你想学就跟着学吧,只不过别耽误了学业才好。”

    “好!”小柴火兴奋的道。

    ——

    晚上穆侯楚风尘仆仆的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入夜了。

    走到门外却见房里的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心禾从前每晚都会等他的,自从怀了孩子,倒是顾着身子也不会熬夜了,每次早早的就睡下了,但是尽管如此,房里还是会照例给穆侯楚留一盏灯。

    对于穆侯楚来说,其实有没有这一盏灯没有什么差别,毕竟他就算在暗夜里,也能清晰的感受到身边的障碍,自觉的绕开,可每每回家看到这一盏灯,却还是心里觉得暖暖的。

    这是他妻子给他留的灯,是他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穆侯楚弯了弯嘴角,轻声推门进去,他动作很轻,生怕惊动了屋内的人,而且他内力深厚,当真要掩藏脚步声,可以完全没有丝毫响动。

    挑开床幔,床上的人儿已经入睡,蒲扇一般的睫毛合在眼睛上,在这微弱的灯光下显得恬静又柔和。

    穆侯楚摸了摸她的脸颊,谁知心禾却睁开了眼睛:“你回来了?”

    穆侯楚一怔:“我吵醒你了?”

    心禾笑道:“你这动静还能吵醒我?我一直醒着呢,竟不知你何时进了屋。”

    穆侯楚的眉头一皱:“怎么还不睡?不是说了让你别等我了。”

    “我也想睡来着,却一直睡不着,你不回来,我也不安心。”心禾从被窝里钻出来,闷声道。

    穆侯楚摸了摸她的肚子:“段家的事,我会解决好的,别担心。”

    “已经确认是段家了吗?”心禾抬眸问他。

    “我派人去细细查了一番,似乎那宋家小少爷说的是真的。”穆侯楚沉声道:“我猜到段家会对我下手,却没想到这么快,还做的如此隐蔽。”

    若非宋晞的一番提醒,他只怕还想不到,这场看似和自己无关的阴谋,后续竟然是要烧到他的身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