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99章 容不得他了

第499章 容不得他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北笑嘻嘻的道:“对,我叫小北,你就叫小南!”

    小柴火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好。”

    这名字本就是小北给他取的,他原本是没有大名的。

    心禾笑了,对着吴掌柜道:“今日多谢款待了,我们也不打算久留了,吴掌柜还是先去忙吧。”

    “夫人这就走了?我派人送送夫人吧。”吴掌柜连忙道。

    “不必了,我身边又不是没人。”心禾笑了笑,看了小北和小柴火一眼,便笑道:“走吧。”

    两孩子乖巧的跟着心禾身后。

    吴掌柜便十分客气的将心禾给送了出去。

    直到上了马车,小北才忍不住偷偷的对心禾道:“我怎么总觉得不大喜欢吴掌柜。”

    心禾愣了愣,才笑道:“说的什么傻话?吴掌柜哪里得罪你了?”

    小北嘟囔着道:“没得罪,就是觉得吧,他对姐姐和我都有些太热情了,热情的有些不真切了。”

    心禾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小北不喜欢,日后来归林居吃东西,我们就不见他了。”

    小北眨巴着眼睛道:“那姐姐喜欢这样的人吗?为何一直这么信任重用吴掌柜?我觉得他从未真心待人。”

    心禾无奈的笑道:“傻孩子,生意场上,哪里讲究什么真心不真心的?不过是利益相关罢了,我信任重用吴掌柜,那是因为他虽然重利,但是至少不势利,虽然他喜欢阿谀奉承,可脑子里清楚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他是个聪明人。”

    “那姐姐就不在意他是否是全部真心的对待姐姐的吗?”

    “这世上哪里来这么多百分百的真心对待?只要他有那么几分的真心,多了那么一些过分的奉承,倒是也无所谓了。”

    小北闻言便皱了皱小脸:“世上没有很多真心相待吗?可我觉得姐姐对我就是全副真心,大哥也是!”

    心禾柔声笑道:“对啊,就是因为少,所以才珍贵,小北,你要知道珍惜,就像姐姐珍惜你一样,你也要懂得珍惜那些对你全副真心相待的人。”

    小北有些怔怔的,似乎有些明白,却又似乎有些不明白。

    李南垂下了眸光,也似乎若有所思,那他呢?是不是也会有人对他全幅真心相待?

    ——

    回到府中,便得知穆侯楚已经回来了。

    心禾让小北和小南去睡觉,自己则快步往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怎么今日这么早?”心禾笑着推门进去,便见穆侯楚拿着一本书闲散的坐在灯下翻看。

    心禾抽来瞧了一眼,竟还是个将****的话本子!

    心禾古怪的看了穆侯楚一眼,这男人竟然也会看这种东西。

    穆侯楚似乎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什么似的,无奈的笑道:“看什么?我不过是因为你爱看,所以这会儿随便翻看了两页。”

    他也是想知道,这些话本子到底有什么吸引力让他家小媳妇爱不释手的,整日里抱着看,今日翻看了一下,却觉得无聊又无趣的很,酸掉牙的情情爱爱,亏得她看的下去,那些酸书生,最爱写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妄想。

    心禾笑道:“好看吗?”

    “难看。”穆侯楚直言不讳。

    季心禾眼睛一瞪,直接将书给收了起来:“以后不许随便翻我的书!”

    穆侯楚笑了一声,她倒是会记仇的很。

    他的书房一堆机密文件都随便她进出翻看,她这一堆书全是话本子和杂书,她还不许他随便翻,从前怎么没发现这小女人这么霸道无赖?

    心禾收起了书,才想起什么似的道:“京中那边的事儿可安排的怎么样了?”

    “一切都好,你只等着瞧就是了。”穆侯楚弯了弯嘴角。

    看着他这副淡定的样子,便知道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心禾自然也不会再多做无用的担心,咯咯笑道:“对了,宋二夫人今日给我送了拜帖,说是后日要来登门拜访看望我。”

    “宋家要来人?”穆侯楚微微蹙眉。

    心禾知道他担心什么,如今穆侯楚对宋家也不算完全信任,是怕他们另有所图,自然是不想让她和他们接触太多。

    心禾便笑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宋二夫人与我之间也只算是投契而已,并无他意,她甚至也不知道我的身份到底是什么,关键是,我觉得宋家内部恐怕也有很大的问题,大房和二房三房之间虽说同姓,但是却像是两家人,之前宋晞的事情,宋家二房三房一点也不知情。”

    也就是说,真正引起穆侯楚注意的,也不过是宋家大房而已,至于另外两房,反而和宋家大房真正的关系不深。

    穆侯楚点了点头:“宋家内部的事儿我倒是查到一点,这些年来,宋家虽说面上同气连枝,但是其实暗暗之中早有分歧,宋大老爷和宋二老爷就算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也是存在一些问题上的意见出入,尤其是这么多年分居两地,只怕是兄弟情分也耗的差不多了。”

    心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宋家如何暂且不提,如今倒是有一件大事。”穆侯楚道。

    “何事?”季心禾问道。

    “大皇子要来禹州了。”穆侯楚沉声道。

    “大皇子?他来做什么?”

    “美其名曰是剿匪,但是真正什么目的,恐怕也是司马昭之心,皇帝只怕,连我在禹州也容不得了。”穆侯楚说着,眸光又阴沉了几分。

    “这大皇子是个什么人物?我之前听说他是皇帝长子,还是皇后嫡出,可谁知这太子之位却被瑾妃所出的一个年仅七岁的小皇子给占了,按理说,应该是不讨皇帝喜欢的吧?”心禾问道。

    “这大皇子是皇后嫡出,但是皇后出身卑微,天下皆知,皇帝向来引以为耻,自然更加不喜欢大皇子,这太子之位落不到他的身上,也是应该。”穆侯楚淡声道。

    皇帝当初,不过是个小小美人所出的不起眼的皇子,皇帝压根记不住有这么个儿子,到了婚配的时候,也只不过随便指了一桩婚事打发了,如今的皇帝每每看着自己的皇后,就会想起先帝对他的种种看不起,又怎会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