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00章 快要被逼死了

第500章 快要被逼死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但是就算是皇帝不器重的儿子,那也是皇帝的亲儿子,他会让他前来禹州,必然是他的身上带有皇帝的某些意思的。

    心禾秀眉微蹙:“这个大皇子可是个手段了得的人物?城府如何?”

    穆侯楚淡声道:“此人我从前接触的少,他素日里行事很低调,在朝中也没什么太大的存在感,时局之事接触的也不多,我没太留意他,不过······”

    “嗯?”听到那一声“不过”,心禾就提起了兴致。

    穆侯楚挑了挑眉:“朝中那边放出的消息是,大皇子大概应该在半个月之后才到达,但是我的眼线却在今日知会我,大皇子在今日便已经进了禹州地界。”

    “难不成是皇帝另外下了什么暗旨?”

    “若是皇帝下暗旨,此事只怕事关重大,不应该让一个这么不受宠的儿子来办这么大的事儿,我觉得这事儿现在还说不准,不过也不着急,左右我的人已经盯上了他了,不怕他翻出什么浪来。”穆侯楚语气轻松,倒是让心禾稍稍放心了许多。

    “那就好。”

    穆侯楚这才笑道:“我听说今日放榜,小北中了?”

    心禾笑道:“对啊!小北和小南一起中了,这两孩子都争气的很,听说今年参加童生试中了童生的人里,只有小北和小南年纪最小,给书院都争了大光,书院的先生今日还特意派了人前来送贺礼。”

    穆侯楚听到“小南”二字,面上的笑意淡了几分:“嗯,后日宋二夫人既然要来,那你也可以顺道打探一下宋家的情况。”

    心禾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穆侯楚让她看一看宋家的情况,便代表着他已经初步相信了宋晞了,并且有了要和他合作的想法,只不过他向来不是那般冲动随意的人,若是真的要合作,必然要将一切都查探清楚,再严谨不过。

    ——

    后日。

    这一日连安镇热闹的很,各大驿馆都几乎住满了,一时间人满为患,尤其是临近花街的那几家客栈,压根儿就没有空房了。

    几乎全是从外地赶来看花满楼新人登台表演的。

    如今花满楼在整个禹州都是名声响当当的,慕名而来的人不知有多少,毕竟错过了一次的,总不能错过第二次,不过幸而是这次派发出去的请柬有限,不然恐怕前来围观的人,这小小连安镇都装不下。

    也正是花满楼的带动之下,连安镇各个大商铺干脆都开始搞活动,反正花满楼的新人登台表演是晚上,白天的时间这么多人都在连安镇,这钱不赚白不赚啊!

    所以这一大早开始,连安镇便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朝气蓬勃的景象,唱戏的,舞狮子的,甚至有的店铺故意做出很多折扣和噱头吸引顾客。

    这热闹繁荣的样子,谁能想到这只是个小小县城?

    其实这也是季心禾想要达到的效果,她一己之力自然是不可能将连安镇发展起来,甚至将禹州给发展起来的,她只能做带动,只有这个地方经济活跃了,才会让更多的精明商人涌入,也能让更多的名门贵族或者大户搬迁来到此地做更好的发展。

    人人皆为利而往,你若是想要他们助你一臂之力,必须给他们最现实的回报。

    心禾今日也起的很早,因为宋家二夫人要登门拜访,这算是她回到连安镇之后,登门的第一个客人,尤其还是宋家这等人家,自然还是得好生招待。

    “把这些牡丹摆在东暖阁吧,茶水记得要用雨前龙井,茶点之类的,咱家也没专门做这些的师傅,直接去品味轩买现成的吧,也不必太计较。”心禾吩咐道。

    贵客登门,该给的体面她自然是一点儿不少。

    “是。”小玉福了福身。

    心禾现在身子已经有些沉了,走了几步就有些累,坐在了太师椅里,问道:“花满楼那边可一切如常?”

    “一切应该都好,陈娘来了,正在外面候着呢。”小玉道。

    若非是一切都好,陈娘恐怕是没有这个心情在外面干等着的。

    “让她进来吧。”

    “是。”小玉退出去,没一会儿的功夫,陈娘便进来了。

    陈娘很是恭敬的福了福身:“东家。”

    “今日可是花满楼的大日子,你一切可都准备的妥当?”心禾问道。

    陈娘笑道:“东家放心,我若非是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走开了,花满楼的奴才们也是懂事的,自然不会像从前那般迷糊。”

    心禾点了点头:“那也是陈娘你现在调教的好,这些日子辛苦了陈娘了,这次的事情若是办的顺利,我得给陈娘一个大大的奖赏才是。”

    陈娘眼睛一亮,笑容越发的大了:“多谢东家了!”

    随即顿了顿,才道:“是这样的,秀坊那边绣娘们的作品已经都交上来了,我这次便是送来给东家过目的。”

    “作品都留下,我自会一一细看,过些日子便给出评判来。”心禾道。

    “还有一事,今日十个姑娘们同时登台,可大概客人们还会记得这十个姑娘其实是当初怡红院宣传图册上的姑娘们,到时候······会不会引起事端?”陈娘犹豫的道。

    心禾笑了笑:“怕什么?做贼的又不是我们,还能怕他们来翻旧账?当初我们花满楼从牙婆那边买下的姑娘们,半路被怡红院给抢了,现在这些姑娘们物归原主,我们有什么错?”

    陈娘这才笑了:“东家说的是。”

    有些事情,不必说的太清楚,只要做的让人无法反驳就够了。

    “你先去吧,花满楼那边想必事情也多,今日这种日子,还是谨慎小心些的好。”心禾道。

    “是。”陈娘转身就要退下,走到了半道儿上,却还是顿住了脚步,道:“东家,今日艺灵姑娘突然来找我了。”

    心禾微微挑了挑眉:“哦?”倒是没什么诧异的神色。

    陈娘连忙道:“不是我要见她的,是她突然堵住了我,然后就哭着求我重新收留她,她说她要被逼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