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04章 决不轻饶

第504章 决不轻饶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宋二夫人有些抱歉的对着心禾道:“我实在是教女无方,让你见笑了。”

    早知如此,今日就不该带着宋雅兰出来,真真的丢人现眼!

    若是之前的一时尖酸刻薄的话也就算了,最多也就是教养不好,最后竟然连那等粗俗的恶语都能蹦出来,这让外人听见了,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宋家的家风不好呢!

    哪个贵女会整日里将那样的话挂在嘴边?

    宋夫人想想都觉得后悔。

    心禾却是笑了笑:“无事,宋夫人也不算教女无方,我看这几个女孩子都很乖巧懂事,尤其是三小姐,性子又沉稳,端端正正的大家闺秀,我倒是从未见过这般端庄优雅的千金。”

    心禾这番话算是给宋家挽回了几分颜面,宋夫人的脸色也和缓了些许,笑了笑:“穆夫人过奖了。”

    幸好还是把宋雅琳给带上了,不然这脸面真的丢光了,那几个庶女也是安分乖巧,好歹也不会出事的。

    宋雅琳浅浅的勾了勾唇,福了福身。

    “不过······”心禾顿了顿,抬眸问道:“既然五小姐这般不喜欢我,今日宋夫人前来看望我,她又何必要来呢?”

    总不可能是宋夫人故意要带着她来的,毕竟宋夫人也是要脸面的,季心禾看的出来,宋夫人带着宋雅兰出门,其实是非常的不情愿的。

    除非是宋雅兰自己巴巴的要来。

    宋夫人的眸光忽而闪烁了一下,似乎有些慌乱,扯了扯唇角,这才道:“这个,她大概也只是想借此机会出门来玩吧,到底都是小孩子心性。”

    心禾一直试探的打量着宋夫人的脸色,自然是没错过她眸中一闪而过的不自然,显然是有所隐瞒。

    心禾还来不及多想,便见书兰突然匆匆进来,走到心禾的跟前福了福身道:“夫人,爷回来了。”

    心禾一愣:“他怎么突然回来了?今日不是有事吗?”

    书兰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

    宋夫人瞧着这边的动静,便笑道:“穆老爷既然突然回来,只怕是有要紧事吧,穆夫人要不要去看看?”

    谁知宋夫人话音刚落,穆侯楚便已经大步从外面撩了珠帘走了进来,珠帘落下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着,脚步声也明显的有些沉。

    这比平常大了许多的动静,旁人或许听不出什么来,只觉得男人一般都是这般粗狂不拘小节,但是季心禾却知道,必然是他心里不爽了。

    书兰瞧见穆侯楚竟然直接进来了,连忙行礼:“给爷请安。”

    这屋里坐着的宋夫人还有宋家千金们,此时却是更慌乱,按着规矩,这男子是不能和女眷见面的,尤其是这些未出阁的姑娘们,便是吃饭都不能一起。

    现在他这么突然闯进来,饶是一向沉稳大方的宋夫人,此时都有些慌乱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这,这·····”宋夫人有些慌的看向季心禾。

    心禾扯出一抹笑作为安抚,这才起身,迎上去:“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心禾话虽然这么问,但是却暗暗瞪了穆侯楚一眼。

    穆侯楚却是视若无睹,声音微凉:“听说府中有人闹事,我便赶回来了。”

    心禾一愣,随即了然了,难怪他脾气这么大!

    心禾看向书兰,带着质问的眼神。

    书兰连忙无辜的摆手,意思是不是她报的信儿。

    心禾这才想起来,这府中只怕不知多少暗卫藏身于暗处,直接听命于穆侯楚,她哪里管得住?

    就算书兰不说,那些人只怕一听到动静就立马去报信儿。

    心禾有些无奈,有些事情她也是没办法。

    “不过是宋家五姑娘不懂事,宋夫人将她教训了一顿,已经命人送回府里调教去了,算不得什么大事,哪里需要你亲自跑回来一趟了?”心禾道。

    宋夫人听闻了穆侯楚的话,脸上却是有些羞红,合着她登门反而成了要来闹事的了?

    宋家千金们更是个个儿低着头不敢说话,这男人,美则美矣,就是这气势吧,实在是太可怕!

    穆侯楚声音凉薄:“哦?人已经送走了?”

    宋夫人这才勉强缓过神来,挤出一抹笑来道:“是啊,她性子向来张狂了点,也就是出言不逊,我自会好生管教的。”

    “宋夫人自然是要好生管教,若是宋夫人管教不好,我不介意帮你管教。”穆侯楚面无表情。

    季心禾闻言便是一梗,知道穆侯楚话中的意思,若非宋夫人果决的将宋雅兰给捆回府里管教去了,只怕等着穆侯楚回来,这宋雅兰不死也得脱层皮。

    季心禾并不想他这么张扬,毕竟如今他们也是险象环生,该收敛的还是收敛些的好,便扯了扯他的袖子,让他别闹了。

    穆侯楚却是不为所动,接着冷声道:“我夫人如今已经有了五个月的身孕,受不得丝毫的刺激,若是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

    不轻饶,不轻饶谁?

    穆侯楚并没有说明白,但是他定定的看着宋夫人说的,这话中的意思,似乎就是警告整个宋家一半。

    可这般狂妄的话,出自眼前这个“小门小户”的男人嘴里,宋夫人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被震的心里一抖,怔怔僵硬在了原地。

    她总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带着天生的贵气,让人不寒而栗。

    真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宋夫人僵硬的道:“自然,不会有下次的。”

    穆侯楚冷哼一声,这才勉强作罢,捏了捏心禾的手心道:“如今你怀着孩子,身子沉重,能多歇会儿就多歇会儿,别总忙活着见些不相干的人,凭白让自己受累。”

    “我知道了!你赶紧去办事儿吧,别耽误了正事儿了!”心禾无奈的道。

    穆侯楚轻瞪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道:“不喜欢就全打发走,别让留在这儿碍眼!”

    说罢,便对着书兰冷声道:“好生照顾夫人,切莫生出变故来,否则,我拿你是问。”

    书兰连忙道:“是,奴婢明白。”

    穆侯楚又扫了宋家一行人一眼,眼神有些凉薄,这才转身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