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10章 反正我是你的人

第510章 反正我是你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玉突然匆匆跑进来,向来沉稳的她,此时都是掩不住眸中的些许慌乱之色:“夫人,爷回来了,前面么通传的小厮说,已经到铜锣街口了!”

    心禾闻言一愣,便对着小柴火道:“快些回屋去睡吧。”

    小柴火乖巧的点头,立即转身出去快步出去了。

    书兰和小玉忙不迭的将屋里的灯火都给吹了,伺候着心禾上床歇息去。

    心禾瞧着她们这般着急的样子,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罢了罢了,由着她们去吧,毕竟也是她非要晚睡的,到时候挨罚的可是她们。

    心禾钻入被子里,闭眼躺了没一会儿的功夫,便感觉到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熟悉的味道渐渐靠近她,让她感到安心。

    这男人,速度也太快了吧!

    心禾尽量平复呼吸,表现出睡的很安逸的样子,她感觉到一双大手在缓缓向她靠近,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

    可就在下一瞬,那只大手就改为捏她的脸了,还捏的挺疼。

    心禾秀眉一蹙,便忍不住睁眼了。

    睁眼便瞧见他似笑非笑的眼神:“我还以为你要多装一会儿呢。”

    心禾顿时有些窘迫,好在现在她被磨的脸皮也跟着越来越厚了,倒是不至于脸红,反而有些没好气的瞪着他道:“我都睡着了,你非要闹我,现在还得把我给弄醒了!”

    穆侯楚笑的凉飕飕的:“片刻之前才钻进被子里,还想骗我?”

    心禾瞪圆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他竟连时间都算的刚刚好!

    穆侯楚将她从被子里揪出来:“街口有人提前盯着你以为我会察觉不到?屋里的烛芯还微热,想必灯火刚灭不久,而且······”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若是睡熟了,被子只怕早就被踢的乱七八糟了,怎么可能这么安安分分的躺在被子里?”

    心禾听着他这般分析下来,心里也跟着心虚了起来,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在这男人面前真的不能撒谎!

    穆侯楚的笑更凉了,有些森森然的味道:“都要入夜了,竟还没睡,你有什么跟我解释的?”

    心禾心里默默道:解释什么你不都得骂我吗?

    心禾扯着他的袖子讪笑着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呀,这不是今日正好遇上事儿了嘛,我下次肯定不会再这样了,前几日大夫给我把脉,还说我身子好得很呢。”

    穆侯楚本来还恼火的很,这会儿被她这么软趴趴的一通话一说,再大的火现在也消了一半,他这般精明的人,哪里不知道这就是这小女人故意对付他的手段?

    他们如今彼此越来越了解,他越来越知道她的一切脾性,她又岂不是越来越了解他?

    现在但凡犯了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认下,然后扯着他的袖子求原谅,他哪里不知道她的套数?但是尽管如此,这招还是百试百灵,他都觉得自己在她面前未免太没出息,被个小女人拿捏的死死的,他竟还心甘情愿。

    穆侯楚依然故意虎着脸,不想让她太得意:“你别跟我打马虎眼,都要当娘的人了还这么任性,再大的事儿不能等明天?你若是再这样让我操心,我真的要一天天的在家看着你了······”

    心禾乖巧的听他说了一大通,她听的出来,他气大概也消了,这会儿唠叨一阵子估摸着也就好了。

    果不其然,穆侯楚也就说了一会儿,便也不想让她再熬着了,直接催着她去睡。

    心禾却扯着他的袖子道:“是我非要熬的,书兰和小玉她们也劝不住,你别罚她们了。”

    穆侯楚瞪了她一眼:“都是你的人,我敢罚吗?”

    心禾咯咯笑了,往他怀里钻:“反正我是你的人。”

    这话听的十分熨帖,穆侯楚很是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小脸:“乖。”

    其实穆侯楚觉得很高兴的一件事就是,她回回犯错了之后,就格外的乖巧,对他也格外的热情,这对穆侯楚来说,实在算是一种享受了。

    穆侯楚干脆将她抱在怀里,大手摸着她微微凸起的肚子,一边道:“我听说宋家人今夜在我们府上留宿了?”

    “对,因为宋夫人和我聊的久了,天色就晚了,而且,宋五小姐到现在也都失踪了还没找到人,宋夫人自然不能回府城去,只能在我们府上暂住。”

    穆侯楚凉凉的掀唇:“只怕还不止这些原因,她们应该是一开始就打算在连安镇留宿一夜的。”

    宋家在连安镇也有一个私宅,算是产业,宋家女眷这次来连安镇了,若是不在穆府住,也完全可以到连安镇的私宅上住,根本不碍事。

    心禾突然想起书兰说宋夫人到现在还未睡,便猜到约莫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儿,便问道:“难不成,还有什么事儿我不知道的?”

    “我之前就跟你说过,这次大皇子提前半个月来禹州了。”穆侯楚道。

    心禾愣愣的点头;“对啊。”

    又是大皇子?

    这宋家和大皇子还有什么关系不成?

    “据我所知,宋家有心和大皇子联姻,那个宋雅琳,从小就是当皇子妃调教的,这次大皇子来禹州,宋家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和大皇子走近,兴许大皇子也是抱有这样的心思来的,而我的探子打听到消息说,就在昨日,大皇子就来连安镇了,你说宋雅琳前来连安镇所为何事?”

    心禾闻言脸上却是闪过一抹惊诧:“这······”

    “怎么了?”穆侯楚随意的问道,她向来对这种事不上心的,这次怎么还很诧异的样子。

    心禾这才道:“其实我也刚刚知道,大皇子就在连安镇,还就在花满楼,甚至冲冠一怒为红颜。”

    穆侯楚“呵”的淡笑一声:“原来如此,此事你切莫和宋家提起了,这种事情,你最好置身事外。”

    “嗯。”

    心禾自然是不会主动去淌这趟浑水的,这样的麻烦,能少一点是一点。

    只不过心禾不说,消息却还是从别人嘴里悄悄传了出去,等到次日一早,便已经是满城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