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16章 是刻意的

第516章 是刻意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闷热的暖阁,只舒服了孙老太夫人一个人,旁人有些都热的大汗淋漓了,却没有一个人叫苦,反而一个比一个热络的陪着孙太夫人说话玩笑,活像是供着一个祖宗。

    心禾并不意外的看到了艺灵,此时她正坐在孙老太夫人的下首,和几个妇人一起哄着孙太夫人说笑,满屋子和乐融融的气氛,不知道的,还真以为这是孙太夫人在坐享子孙的天人之乐。

    宋夫人一进来,满屋子都安静了下来,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孙太夫人笑着冲着她招手:“玉敏来啦?快过来,这些日子没见了,我正挂念你呢。”

    孙太夫人这副长辈的姿态,是要打定主意趁此机会将她和宋家的关系拉的更近了。

    宋夫人的脸色一闪而过的冷色,随即浅笑着道:“太夫人怕是健忘了,我上次和太夫人见面,大概还是十多年前的时候呢,若是说只是这些日子没见的,太夫人大概说的兰月。”

    兰月,正是宋三夫人的闺名。

    宋夫人这话,是要和孙太夫人划清界限,她今日的确是百般无奈才来登门找宋雅兰,但是不代表她真的这么好拿捏,随意让人攀扯什么亲戚关系。

    孙太夫人一愣,面上闪过一抹恼怒之色。

    孙大夫人连忙打着哈哈笑道:“宋夫人果然是爱说笑的,我们老太太如今年纪了,越发的思念我们家大姑奶奶,见不着便总要说两句,今日宋二夫人来了,我们老太太一时眼花,竟将二夫人看成了三夫人,这不就是说明宋二夫人和三夫人妯娌之间的感情好,越发的亲似姐妹,不然怎能连容颜都相似到让我们老太太认错了呢?”

    这话圆滑的让人挑不出错儿来,宋夫人就只能在心里憋屈,她才不会跟孙氏那种蛮横女人长得像!

    “你这破猴儿,又拿我玩笑!”孙太夫人嗔了孙大夫人一句,语气里却很是满意。

    屋里又很快恢复了热闹的气氛。

    心禾在一边冷眼看着这一期想,心里不禁冷笑出声,的确是个腌臜地方。

    她才刚刚进来,便已经觉得受不了了。

    而此时,就在大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宋夫人身上的时候,坐在孙太夫人下首的艺灵此时却一眼看到了季心禾。

    她眸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她怎么也没想到,季心禾会突然来这里。

    她对季心禾了解不多,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她唯一知道的是,她们这个神龙不见尾首的东家,就是这个女人。

    东家为何会突然来?因为和孙家有什么关系吗?

    不可能!她进孙家这么久了,若是真的有此事,她早该察觉了。

    那东家现在突然来是干什么?

    是昨晚的事情被她察觉了?不应该啊,她做的很隐秘······

    艺灵虽说这么想着,面色却还是止不住的慌乱,她其实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因为她比谁都清楚,这位东家城府和手段,不是她能够轻视的人。

    可她没想到的是,会这么快。艺灵不禁有些心虚,却还是强自镇定。

    心禾眸光淡然的扫过艺灵,似乎没有认出她一般。

    而此时盯着季心禾看的,却不单单艺灵一个,还有一个十分肆无忌惮的。

    便是孙耀文。

    他几乎两眼放光的看着季心禾,兴奋的心都几乎要跳出来,自从去年在郊外泛舟的时候再见过第二次之后,他便一直想要找她,谁知却是半点音信也没有,他几乎都要放弃了,只是可惜了这么难得的一个美人儿。

    可谁知,今日这美人儿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了!

    孙耀文兴奋的不能自已,一双眼睛恨不能黏在季心禾的身上,还有色眯眯的舔了嘴唇,心里砸吧着道:半年的功夫没见,这女人出落的越发水灵了。

    只是这微微隆起的小腹,有些碍眼的很。

    艺灵注意到了孙耀文的目光,便知道这个草包色鬼在想什么,生怕他莽撞坏事,便主动开口道:“不知这位夫人是······”

    众人的注意力总算被拉到了季心禾的身上,这个从一开始就被他们刻意忽视的女人。

    对的,是刻意。

    因为季心禾并不是一个容易被忽视的人,单单以她的倾城之貌,还有那脱尘的气质,便能让人在人群之中轻易的发现,并且成为焦点。

    但是此时从她进来开始,所有人都装作看不到她的样子,说白了,还不是因为觉得她门户低,不够资格被人提起?

    在他们这些势力的人眼里,一个门户低的女人,即便是貌比天仙,那也只是个下贱的狐媚子而已。

    而此时艺灵突然问,自然也不是为了给季心禾解围,而是想要探一探她的目的。

    心禾从始至终都淡然的很,若有似无的牵扯了一下唇角:“我是连安镇穆家的。”

    穆家?

    没听说过!

    孙老太夫人眼里都染上了几分鄙夷之色:“我倒是不记得给穆家派过请柬。”

    宋夫人道:“我是请穆夫人来了,昨夜我在穆家小住了一夜,觉得和穆夫人投缘的很,便请了她与我一起。”

    孙太夫人蹙了蹙眉:“你怎么什么人都让攀附?”

    宋夫人的脸色一沉:“我宋家的事,我自有主张,孙太夫人还是多管管孙家的事儿吧。”

    孙太夫人方才一时嘴快了,这会儿有些灰头土脸的摸了摸鼻子,冷哼着冲着旁人发脾气道:“怎么还不开宴?这是要饿死了我,你们才高兴了吗?”

    方才宋夫人和孙太夫人的这一番较量,季心禾仿佛听不到一般,脸色都从未变过分毫,清冷的目光从屋内的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带着几分打量之色,心里也跟着在思量着什么。

    众人都不敢惹恼了孙太夫人,一个个忙不迭的应下,一叠声儿的使唤丫鬟婆子们赶紧摆宴席。

    孙太夫人依然是脸色阴沉的坐在上首,宋夫人也是面色清冷,半点不让。

    就在这诡异的寂静之中,一直沉默的季心禾突然掀唇道:“说起来,我最近听闻了一件趣事。”

    说着,还若有似无的看了艺灵和孙耀文一眼,带着几分轻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