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19章 都得毁了

第519章 都得毁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这风轻云淡的问候,此时听在艺灵的耳里,却像是讽刺。

    艺灵脸色很是不善,此时连虚假的伪装都懒得了,阴测测的冷笑着道:“在你的眼里,我现在还应该有闲心情来逛园子?”

    季心禾故作诧异的眨了眨眼:“那难不成,你还是专门来这儿等我的?当初云姨娘离开花满楼的时候,那般决然,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想要再见我了。”

    艺灵却似乎崩溃了一般红着眼睛大吼了起来:“你是觉得摆弄我的人生很有钱吗?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出手,你是恨不能将我逼死是不是?亏得你还是个坏了孩子的女人,怎能如此恶毒!”

    小玉脸色一下子就黑了,厉声道:“放肆!”

    书兰更是忍不住,直接冲上去便是一巴掌将艺灵给扇了一耳光,瞪着眼睛骂道:“我们家夫人和腹中的小主子也是你这种人能咒的了的!?”

    艺灵被打的气急,却无法还手,季心禾身边跟了一堆的人,而她这次特意来等季心禾,为了掩人耳目,连贴身丫鬟都不敢带,此时若是硬碰硬,哪里能讨到好果子吃?

    便抬头看向了季心禾,却见她此时面无表情,只是那双眸子里透着几分冷冽的森寒。

    无论何时,孩子都会是她的底线,对她再恶劣的挑衅她都无所谓,可一旦涉及孩子,她便是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了,所以她任由书兰给了艺灵一个巴掌。

    这就是说错话的教训。

    艺灵此时看着眼前冷漠的季心禾,身子不禁一个哆嗦,她觉得,自己真的小瞧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的城府和本事,恐怕还不止她所看到的。

    季心禾缓缓的走进了凉亭,面色依然冷漠,小玉在凉亭里放了干净的帕子,她便靠着栏杆坐了下来,清冷的眸子看着平静无波的湖面,淡声道;“你说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逼你,却不说我为何逼你,你说我针对你,却不想想我为何针对你,看看花满楼的姑娘们,如今哪个过的不比你好?我给她们千金小姐的待遇,甚至尊严,给最好的一切,你如今看着她们,或许觉得嫉妒,可你却忘了,当初这一切,我也同样给过你。”

    季心禾幽幽的声音响起,撞在艺灵的心口,只觉得生疼。

    心禾嗤笑一声:“可你不要,是你选择了离开,选择了被锁进这个看似奢华荣耀的深宅大院里,对人卑躬屈膝,被人轻贱,你又什么资格怨天尤人?”

    艺灵狠狠的咬着牙:“我如今沦落到这个地步,还不是你害的?”

    季心禾冷笑着道:“我害你,那是因为要告诉你,做错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尤其是惹到我的头上,代价永远都是翻倍的,我给了你这么多的教训,可你偏偏不明白,我不知该说你自以为是,还是愚笨不堪。”

    “你!”

    “是,当初利用你整垮怡红院的是我,暗地里给季秀兰撑了一把腰,让她压制你甚至整你的人也是我,这就是你两次背叛我的代价。今日我的到来也是想要整你,而且还很轻松,也就一句话的事儿,原因是什么你应该知道,昨日花满楼的发生的事情我不是傻子。”心禾冷笑着道:

    “艺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是安分点,或者说,对我安分点,我便可以放过你,不然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我今日来,是要给你个教训,也是给你一个警告,不要惹我,不然,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最惨的境况会是什么样子的。”季心禾声音冰冷入骨。

    艺灵气的浑身哆嗦,一双美丽的眸子里神色千变万化,复杂的很。

    却最终也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她从来不想承认,可却也不得不承认,她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从来没赢过。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身份说出去!”艺灵咬牙威胁道。

    季心禾是花满楼和绾绾阁的幕后东家,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是艺灵知道。

    她如今能够拿出手威胁季心禾的,也只有这句话了。

    季心禾却是很随意的弯了弯唇角:“哦?是吗?说出去又如何?艺灵,你以为这么点把柄就能拿捏住我?你被捏在我手上的东西,可多的多,比如·····孙老太爷的真正死因。”

    艺灵面色骤然一变,眸子里都染上了惊慌。

    她知道了多少!?

    季心禾却是冷哼一声,不再多说:“我还是那句话,你安分些,别惹我,你自然不会有事,可若是你自己不知好歹,也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艺灵立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抽噎着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夫人,夫人不要说出去,艺灵真的不敢了!”

    不论季心禾知道多少关于孙老太爷的事儿,艺灵都不敢赌,这件事一旦被翻出来,彻查清楚,她性命都不保,此时哪里还敢不低头?

    季心禾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转身便走。

    等到走远了,书兰才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问道:“夫人当真知道艺灵姑娘在当初孙老太爷的死里的参合的事儿?”

    心禾淡声道:“这些腌臜事儿,我知道了做什么?只不过我猜测和她是脱不了关系的,随口说出来吓唬她一下而已,这种人,亏心事做多了,你随便说件事,她都吓的不像样子。”

    书兰呆呆的点了点头:“夫人说的是。”

    ——

    孙家的福寿院今日是热闹非凡,而此时孙家的另一个院子里,却是安静的不像话,连走动的丫鬟婆子们,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出丝毫的动静来,而又因为这个院子安静又宁和,也没有外来的客人注意到这里。

    屋里的一个少女焦躁的走来走去,神色上都是满脸不安和着急。

    “小姐稍安勿躁吧,有孙太夫人护着小姐呢,小姐不会有事儿的,小姐可放心吧。”小丫鬟劝解着道。

    宋雅兰直接一个眼刀子甩过去,愤恨的骂道:“你知道什么?若是外祖母当真松了口,让二伯母将我接回去了,我这辈子都得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