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20章 女人的直觉

第520章 女人的直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丫鬟心里腹诽着道,您若是不回去,这辈子也是毁了。

    还未出阁的姑娘,哪里有住在外祖母家的道理?又不是宋家人都死绝了。

    不过这话这小丫鬟却是不敢在宋雅兰的面前说,因为心里到底也是害怕宋雅兰的脾气的,可瞧着宋雅兰一味的相信自己的外祖母家,这小丫鬟也是着急的很呐。

    她都看的出来,这孙家根本就是想要借机留下宋雅兰,来逼宋夫人登门,拉拢宋家,偏生宋雅兰还以为这是避风港,可天底下哪里有这等好事?孙家怎么可能真的为了一个外孙女,而和宋家作对呢?一切皆为利而往!

    只不过这个道理,宋雅兰是不懂的。

    宋雅兰焦躁的往屋外看了看:“怎么回事?打探消息的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外面到底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外祖母只让我在这里安心的等着,我哪里安心的下来?”

    宋雅兰的眼里,只有即将回府后,宋家的家法,却从未想过其他更远更深的事情。

    终于,就在宋雅兰又要发脾气的边缘,一个行事老练的婆子匆匆小跑了进来:“五小姐!”

    宋雅兰急忙道:“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打听到消息没有?”

    那婆子喘着大气儿,一边摇头一边道:“没,没听到什么确切的消息,老奴就在福寿院的东暖阁外头偷听了一会儿,好像宋夫人和孙太夫人就在拉家常什么的,每次宋夫人要说起五小姐的时候,太夫人就将这话题给绕开了。”

    宋雅兰闻言便松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道:“那就好,那就好!”

    现在可不能回去,起码得等过一阵的风头了再说,不然依着二伯母的火气,还不得逼着她爹娘将她送到家庙去?

    宋雅兰急忙道:“那二伯母到底是什么态度?你可听清楚了?”

    那婆子讪讪的摇头:“老奴·····没听清楚,声音太小了,老奴又进不得内屋。”

    宋雅兰气骂道:“你这废物!”

    那婆子被骂的灰头土脸的,却似乎还想要挽回一点什么,便试探的道:“对了,老奴方才从福寿院回来,竟还看见了一个人。”

    宋雅兰有些不耐烦的道:“什么人?”

    婆子道:“是穆夫人。”

    这婆子是贴身伺候宋雅兰长大的,对宋雅兰的脾气和心事自然是再明白不过,更何况这次宋雅兰能沦落至此,也和那位穆夫人脱不了干系,坡婆子心里明白,自家小姐对于这位穆夫人的事情,绝对是十分感兴趣的。

    宋雅兰闻言,果然面色大变,怒道:“她一个破落户,来这里做什么!?果然是个攀附的阿猫阿狗,就是想要借着接近宋家,来高攀!如今这等破落户,也都敢进孙家的门了?!”

    “小姐息怒,这位穆夫人还真是跟着宋二夫人一起来的,不过老奴当时看到她的时候,她却不是和宋二夫人在一起。”婆子低声道。

    宋雅兰冷哼一声:“想必是进了门就上赶着攀附谁了呗?”

    婆子却道:“老奴路过那福寿院的湖畔的时候,正好远远的看到湖心亭里,穆夫人和孙家五少爷院子里的那位云姨娘在一起说话。”

    宋雅兰蹙眉想了想,有些想不起来这云姨娘是谁,便是嗤笑一声:“果然是上不得台面,也只能和一个小小妾室打交道了,说来也是,孙家这门第,那穆家想要高攀,只怕连孙家的姨娘都得捧着才行了。”

    看似森森的不屑,可语气里却是散不尽的嫉妒。

    “可老奴瞧着,却不像是穆夫人在求着云姨娘如何,反而像是·····云姨娘的气势比穆夫人的要弱多了,甚至有些卑躬屈膝。”婆子道。

    宋雅兰古怪的看了一眼那婆子:“此话当真?”

    “老奴哪儿敢欺瞒小姐啊?老奴是确确实实的亲眼所见。”

    “那她们在一起说什么?”宋雅兰问道。

    “这个老奴可不知道,因为她们在湖心亭上,老奴也只在湖边上远远的看了一眼,那边丫鬟婆子们都守着呢,老奴多停留一会儿恐怕都得被绑起来,所以不敢多呆,而且因为离得远,更是一句话都听不清。”

    婆子一边说着,便一边试探着道:“若是小姐觉得好奇,不如现在就差人去将那云姨娘给请来问问,一个小小的妾室而已,在小姐面前自然不敢反抗的。”

    还真别说,宋雅兰还真是有点好奇的,或者说,她觉得自己是有可能无意间抓到了这个季心禾的一个把柄,还或许,她是无意间找到了一个对付季心禾的切入点。

    若是说,之前宋雅兰对季心禾的情绪只是嫉妒和瞧不起的复杂情绪,那么自从上次季心禾借助宋夫人的手摆了她一道,害她沦落至此的事情之后,她对季心禾就已经记恨上了,今日的仇若是不还回去,她怎么甘心?好容易找到这么个机会,她才不会放过。

    哪怕兴许今日这婆子见到的事儿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但女人的直觉总是有些不可理喻的。

    宋雅兰心里突然跳了起来,莫名的有些兴奋,急忙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把那个什么云姨娘给我带来!”

    那婆子急忙点头哈腰的应下:“哎,是是是,老奴这就去!”

    婆子匆匆的跑了。

    ——

    此时艺灵还在那凉亭里发呆,目光落在季心禾方才离去的方向上,面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和稍稍红肿的脸颊,但是眸子里的复杂情绪,却是翻涌的越发的厉害。

    是啊,至今她都没有赢过她,斗到现在,她浑身伤痕累累,似乎永远只有惨败的命运,可凭什么?

    她真的只能就此认输,接受这个惨淡的未来,憋屈的活下去?

    她不服!

    艺灵狠狠的咬着牙,一双眼睛瞬间变的猩红,似乎染上了血色。

    却在此时,听到一个陌生的婆子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这位是不是云姨娘?”

    艺灵瞬间收起了脸上的情绪,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转过身,有些惊恐看着来人:“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