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26章 是个好机会

第526章 是个好机会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现在在外面等着,孙家内部这动静闹的这么大,到时候他不想知道恐怕都要知道了,季心禾哪儿还能在这儿呆的下去?自然是立马就要走。

    “宋夫人,我夫君来接我了,眼下继续在这儿呆着估摸着也帮不上什么忙了,相信现在很点小事,宋夫人也能解决的好的。”心禾看了看宋雅兰那边挣扎闹剧,低声对着宋夫人道。

    宋夫人感激的对着心禾笑了笑:“那你就先去吧,今日多谢你了。”

    还真别说,这孙太夫人和宋雅兰使出的这么不要脸的把戏,宋夫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也是多亏了季心禾。

    季心禾笑了笑,便悄声带着书兰和小玉走了。

    出了那院子,喧闹声才总算是少了许多,季心禾稍稍舒出一口气来,加快了脚下的步子。

    孙府门外,穆侯楚果然已经等着了。

    心禾出来之前就检查了自己身上的披风还有风帽,确定都带好了,扣子也没有散开一颗,这才放心的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心禾走到穆侯楚的跟前,轻声笑道。

    穆侯楚看了看她被风帽挡了一半的小脸,勾唇道:“刚回家,听说你来孙家了,我不放心就来看看,没人为难你吧?”

    “没有,我们回吧。”心禾拉着穆侯楚便直接上马车去。

    穆侯楚瞧着她这样子,就猜到这孙家八成是出事儿了,但是也不当着她的面儿拆穿,转身冲着凌风冷冷的扫了一眼,这才随着季心禾上了马车去。

    等到马车走了,凌风才吩咐自己手下的一个暗卫道:“去查清楚今日孙家的情况,尤其是关于夫人的,一个字都不许漏。”

    “是!”

    季心禾现在的心情显然是还不错的,一路上都是喜滋滋的样子:“你有什么可担心的?你什么时候见我吃过亏不成?我既然打算来孙家,必然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

    穆侯楚将她带入了怀里,沉声道:“你还好意思问我?我现在许你随意出门了,你便得寸进尺,连这种地方也敢来,甚至都不知会我一声,孙家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你还不知道?”

    心禾在他怀里找了个舒坦的位置,一双小手掰着他的手指拨弄着,很是肆无忌惮的样子:“我知道啊,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这也是我今早突然做的决定,我今日才知道,这孙家和宋家是有姻亲关系在的。”

    “这个我知道。”

    “所以咱可以从孙家下手,查一查这宋家的具体情况如何,今日又是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心禾两眼亮晶晶的道。

    穆侯楚挑了挑眉,他发现这小女人现在是越来越不怕他了,现在分明是他在问她的罪呢,她竟还开始邀功了。

    穆侯楚真想把她拉到床上好好儿教训一顿,可看了看她明显显怀的小腹,到底还是忍住了。

    “那你查到什么了?”穆侯楚捏了捏季心禾的脸颊,用的力气兴许有点儿大,季心禾嗷嗷的喊疼。

    “我还没开始查呢,但是我已经开始着手往宋家安排棋子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查出什么来,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放心吧!”

    季心禾说着,便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宋家小公子中毒的案子,现在进展的如何了?”

    穆侯楚掀了掀唇:“不管进展如何,都不管咱们的事儿了,所以无所谓。”

    “你做了什么手脚?”

    穆侯楚看了季心禾笑了笑,果然还是她了解他:“是做了点小手脚,现在那个给宋小公子下毒的人,已经成了段家在宫中的眼线,确切的说,是段澜在宫中的眼线,到时候皇帝当真查出了真相,和咱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季心禾咧嘴笑了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这一盆脏水泼回去,只怕段澜是要有的受了。

    ——

    这边孙府里,宋雅兰还在闹腾呢,闹腾了半天,突然发现季心禾怎么不见了。

    “季心禾呢!?季心禾的人呢?她方才还想派人扎死我,我不能放过她!二伯母你怎么能放过她!”宋雅兰气急败坏的骂道。

    若非那两个粗使婆子控制着她,只怕现在都要扑上来了。

    宋夫人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你倒是还有脸怪她?若非是你自己做的那般不要脸的事儿来,也不必让你现在这么难看!”

    “都是她陷害我的!都是她的错,和我没关系,二伯母你怎么能偏帮外人呢?她若非是做贼心虚,怎么会提前先走?”宋雅兰现在也是不管不顾了,索性疯狗一般的乱咬一通。

    宋夫人气急的道:“穆夫人是因为穆老爷来接她了才走的,你嘴巴干净点吧,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家,疯疯癫癫像什么样子!”

    一句“穆老爷来接她”在宋雅兰脑子里一炸,嫉妒的心又要爆炸了一般,恨的咬牙切齿。

    宋雅兰脸色骤然阴沉,眸光都染满了嫉恨之色,连挣扎都忘记了,宋夫人直接命人将她给拖走。

    宋雅兰总算是安安分分的被人拖出去了,看热闹的人立马给让出了一条道来,看着这宋雅兰的脸色阴沉的吓人,竟是谁都不敢说话了。

    艺灵隐在人群里,悄无声息的关注着这一切,宋雅兰情绪的变化,她看的比谁都清楚,在看到她眸子里的那一抹妒火之后,心里有些事情,似乎隐隐明朗了。

    或许,这又是个好的机会。

    艺灵眸子微微发亮。

    ——

    孙家的寿宴最终以一场闹剧结束,听说孙太夫人因此大病一场,更是扬言要让季心禾好看,毕竟宋家她得罪不起,小小穆家却是敢的,可偏偏,这穆家小是小了点儿,但是不知为何,却是让人半点根基都查不出来,孙太夫人有心整治穆家都没办法,最后也只能以死仇的方式不了了之。

    而孙家这边不了了之了,季心禾却成功的借助了孙家这个跳板,和宋家那边的人搭上了线。

    俗话说有钱好办事,尤其是孙家的奴才,对金钱的诱惑抵抗力又更弱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