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27章 输了一次

第527章 输了一次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孙太夫人身边一个老婆子是心腹,但是此人最是贪财,奴婢塞了她五十两银子,她就答应奴婢帮忙和宋家三房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牵线搭桥,听说那丫鬟还是她的亲侄女儿,好说话的很,奴婢就让小柴火赶去了府城那边一趟,小柴火许了那丫鬟一百两银子的好处,那小丫鬟便帮忙打听了宋家的消息。”小玉汇报道。

    心禾看着小玉呈上来的一个信封,这是小柴火整理的那小丫鬟说的一些信息。

    从这些信息来看,那小丫鬟应该是个嘴巴碎的,说话零零散散的,大都是抱怨的语气,季心禾仔细看了三遍,才总算确定了一些重要信息。

    心禾秀眉微微蹙起,眸中染上了几分疑惑。

    穆侯楚问道:“怎么了?”

    心禾将这信封递给他,道:“你看,我从这小丫鬟的口供来看,这宋家内部其实很不和谐,而且不是咱们想的那么简单,不仅仅是后宅不宁,这宋家的几房之间内部矛盾也很大。”

    穆侯楚扫了一眼,便沉声道:“这么说来,京中的大房和二房之间,即便是亲兄弟,嫌隙似乎也不少。”

    “对,尤其在和皇家联姻这件事上,宋大老爷的态度就是不要这门姻亲,但是宋二老爷却是一心要与皇家结亲的,所以近日来,宋大老爷和宋二老爷就因此事闹的不愉快,但是宋大老爷远在京城,也管不了什么的。”心禾道。

    穆侯楚沉思了片刻,才道:“这宋家大房,总觉得古怪的很。”

    拒绝皇家的联姻,抛弃皇帝这么一个大好靠山,将自己的小儿子送到禹州来,找他暗中投诚,这一切的一切,都觉得那么的不可相信,但是偏偏,宋家大房那边确确实实也没有任何的马脚露出来。

    这似乎还是头一次让穆侯楚觉得难以判断的事情,或者说是,用正常的思维难以理解的事情。

    心禾道:“其实我倒是觉得,宋家大房如此反常,也不一定就是另有所图,你也不必防范的太过,这条线对于我们来说,助益很大。”

    穆侯楚点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也只是在考虑。”

    随即道:“不过,若是宋家二房那边当真和大皇子联姻的话,其实事情会变的很复杂,宋家大房站我们,二房却站皇家,谁知道他们这是不是一起演的一出戏,就是为了两边不得罪?”

    心禾蹙了蹙眉:“说的也是。”

    不得不说,穆侯楚有时候考虑问题真的很缜密。

    看着她这眉毛都要拧成一团的样子,穆侯楚便无奈的捏了捏她的脸:“别想了,这事儿我自会盯着的,别让自己这么累。”

    “我知道啦!”心禾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不过你说起宋家二房和大皇子的联姻,我倒是觉得这事儿不一定能成。”

    “你是说,大皇子在花满楼的风流韵事?”穆侯楚笑着摇了摇头:“这点子风流事,对于家族联姻来说,是没有什么影响,家族联姻看的是彼此的利益,谁会去管你的那些风流事?不过一个青楼女子,根本不影响。”

    季心禾却觉得不一定,作为一个女人的角度来说,这大皇子为了一个女人如此犯蠢,说不得就有点儿意外情况,就算是没有意外情况,他们也大可以借此机会整出点儿意外情况来。

    季心禾心里拿定了主意,便想着明日走一趟花满楼去。

    “又在想什么?”

    心禾嘿嘿笑了一声:“没什么。”

    看着她这样子就猜到她估计是没想什么好事儿。

    穆侯楚捏了捏她的鼻子:“我说你能不能让自己安生点儿?咱孩子跟了你这么个喜欢操心的娘,这是多惨?”

    心禾没好气的道:“我现在多想想问题,咱孩子以后才聪明呢!”

    说着,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嘻嘻的道:“是吧宝宝?”

    “就你歪道理多。”

    ——

    穆侯楚前几日才和季心禾说起他将脏水泼到了段澜身上的事儿。

    结果今日就还真给闹出来了。

    皇帝这次不甘心背这么个黑锅,便下令让大理寺那边严查,甚至宫中皇后娘娘封锁六宫,一个个细查,最终查出来了这个下毒的真正黑手。

    不是皇帝的人,不是穆侯楚的人,而是段澜的人。

    皇帝顿时雷霆大怒,将段澜给召进宫里,几乎气的没直接把他拖下去砍了。

    段澜从始至终闷不吭声,唯一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件事和他无关。

    可皇帝哪里愿意相信?这火气大的差点儿掀桌子,更是下令撤去段澜手上的所有实权,官位都连降三级,满朝野都是一片哗然。

    皇帝不再愿意见段澜,段澜便跪在金銮殿外,一跪便是一天一夜。

    青云急的团团转,眼看着自家的少爷脸色越发的惨白,再也忍不住,好声好气的劝道:“少爷,咱回去吧,您再这样下去,这命都要跪没了!皇上也只是一时的气头上而已,兴许过两天,就想明白了呢?”

    段澜却是一声不吭,纵然脸色惨白,却依然跪的笔直。

    皇帝多疑,他会疑心此事是他做的,可也会疑心此事是他被人陷害的,段澜明白皇帝的性情,所以这是他能做的最后一次挣扎,在这一次失败的赌局之中,他必须至少要给自己挽回一些最起码的东西。

    他不能认输!

    因为他还不甘心,他还输的不甘心!他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下毒的人突然之间变成了他的人,因为他知道必然是穆侯楚做了手脚,这次,他果然还是输了一次。

    哪里来的所谓真相?真相都是赢家才有资格定论的。

    若是今日是穆侯楚输了,那他段澜,就是定论真相的人。

    可偏偏······

    段澜狠狠的咬着牙,眸中狠色尽显,穆侯楚,这个仇,我绝不放过!

    ——

    “段大人在金銮殿外跪了一天一夜,最后体力不支晕过去,说是晕了三天才醒呢,一醒过来就亲自去宫中辞官了,不过皇帝对此事还没表态。”凌风汇报着京中的情况。

    穆侯楚却是冷笑一声:“先一招苦肉计,再一招以退为进,这段澜现在的段数也不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