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31章 那你有什么高见?

第531章 那你有什么高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书兰道:“这宋三夫人突然到访,会不会是有什么急事?”

    心禾轻笑一声:“她和我们素未相识,找我们能有什么急事?不下拜帖,直接登门,说白了不过是看不起而已,这母女两倒是一样眼高于顶的性子。”

    书兰闻言便皱了脸,没好气的道:“看不起还上赶着来找咱们,我看她们都是一样不要脸!奴婢这就把人给轰出去!”

    心禾却道:“不急,她来找我估摸着是有事儿的,先看看她到底有什么事儿吧。”

    现在穆侯楚即将和宋家合作,对于宋家的一切她都很感兴趣,这送上门来的人,她怎么舍得拒之门外?

    “那奴婢把她请进来?”书兰很是勉强的道。

    心禾弯了弯唇角:“晾她一会儿再出去请。”

    书兰眨了眨眼,立马明白了,点头应下:“是!”

    宋三夫人在外面的花厅等了已经一炷香的功夫了,这心里的火气也是越来越大,眼见着手边的一杯茶都喝的见底儿了,便是再也忍不住的想要爆发了。

    “怎么回事?!半天也没见着动静,你们家夫人还摆起架子了不成?也不看看我是谁!”宋三夫人恼火的一拍桌子,手边的茶杯都被震的叮咚一响。

    书兰却是面不改色的道:“宋三夫人稍安勿躁,我们家夫人如今怀着身子,不怎么方便呢,再等等吧。”

    宋三夫人哪里受过这样的气?若非是现在想着有事儿要找,她根本就直接拂袖走人了!

    就这样又等了半柱香,依然不见人影,宋三夫人直接“噌”的一声站起来,怒道:“你们耍我是吧?立即让你家主子出来见我!不然我饶不了你!”

    书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这可是穆家,我又不是你的奴才,你能饶不了谁啊?

    面上却还是一副装糊涂的样子:“宋三夫人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呀?当心气坏了身子啊,不过多等一会儿,宋三夫人都特意登门了,不会连这点子诚意都不愿意有吧,毕竟宋三夫人都没有提前送拜帖,我们夫人也是没有准备呀。”

    孙氏狠狠的咬了咬牙,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是故意不下拜帖的,她觉得穆家这样的人家,她根本就是可以随时随地的来,人家都得将她捧上天去,她根本不屑于向这样的人家下什么拜帖!

    可这次来了等这么长时间,想发脾气却硬生生被一句“没有下拜帖”给堵回去了,宋三夫人怎么有种打碎了牙只能自己往下咽的错觉?

    正在僵持之际,便见一个小丫鬟进来福了福身道:“我们夫人请宋三夫人去东暖阁呢。”

    宋三夫人这才狠狠的瞪了书兰一眼,转身气冲冲的出去。

    书兰吐了吐舌头,轻哼一声,也跟上去了。

    东暖阁里,丫鬟婆子们正在准备茶水点心,心禾坐在一个垫着绵软的软垫的大圈椅里,随意的喝着茶。

    宋三夫人怒气冲冲的进来,心禾便抬眸看向了她,勾唇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宋三夫人远道而来,来人,快给宋三夫人看座。”

    宋三夫人被眼前这个女人的粲然一笑给看的一愣,险些没缓过神来,她没想到,这个被自己的女儿咒骂的贱人,还生的如此美貌。

    宋三夫人很快回神,看着季心禾的眼神又多了一抹不屑,果然是个狐媚子东西!跟三老爷院子里的那群莺莺燕燕没两样!

    “穆夫人真是好礼数啊,让人在外面巴巴的等了这么半天,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拿着多大的架子呢。”宋三夫人阴阳怪气的道。

    心禾却是一副无奈的笑意:“这也实在是不巧啊,宋三夫人没有提前下拜帖,我一时没有准备,这会儿府中正好有要事要忙,便也只能耽误了宋三夫人一会儿了,若非是宋三夫人今日到访,而是旁人贸然登门的话,我怕是都不会见的。”

    宋三夫人磨了磨牙,所以这话的意思,是她没下拜帖,所以这个女人就要故意整她?还这么正大光明的整?!

    “不过宋三夫人今日特意登门,可是有什么要事找我?”心禾问道。显然是不像和宋三夫人再做什么虚伪的寒暄,直接进入正题。

    宋三夫人冷哼一声,坐直了身子,似乎想要先把气势给壮大起来,连音量都拔高了许多:“我这次来,的确是有点儿事情找你。”

    “不知是何事?”心禾声音依然清淡的很,或许是因为怀了孩子的缘故,她现在也少了许多强势,反而有些柔和的味道。

    她就这样斜靠在圈椅里,闲散的唠家常一般的态度,对于宋三夫人刻意增强的气势视而不见,像是孙氏一拳打进了棉花里,很是无趣。

    孙氏脸都皱了皱,显然对于眼下两人的气势很是不顺眼,却还是清了清嗓子道:“我听闻穆家是做小本生意的,不过好歹也算有些家底,却是不知道穆夫人你······是什么背景?”

    心禾挑了挑眉,孙氏这话算是闹哪出?怎么无缘无故的,关心起她的家底来了?

    不过心禾眸中也只是一闪而过的古怪,随即笑道:“我娘家是杨罗湾人,因为是农家,所以宋三夫人大概是不晓得的。”

    孙氏倒是没想到这季心禾这么坦然,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就尖酸了几分,嗤笑一声道:“我当是什么人家原来才只是个农家女,也难怪了,你夫君至今也只是个做小本生意的小门小户,娶了这样一个对他无用的妻子,自然也只能走下坡路了。”

    心禾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眨了眨眼:“那宋三夫人有什么高见呢?”

    孙氏生生梗了一下,她故意提起这个,就是为了羞辱季心禾,她甚至已经做好了看着季心禾羞愧又卑微的面色,却没想到,这女人如此不要脸的面不改色不说,还问她有什么高见!

    孙氏瞪着季心禾,脸色千变万化的变换着,却是硬生生梗不出一句话来,显然是有些跟不上季心禾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